中行发债一箭双雕

2011年05月23日10:23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叶兰娣 孔驰
 字号: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叶兰娣 孔驰】5月17日,中国银行(601988.SH,3988.HK)开始发行不超过320亿元人民币固息次级债,票面利率为5.3%。

  据公告,次级债的期限15年,在第10年末附发行人赎回权。

  银行融资需求来得如此之快:该行在2010年刚完成了庞大的融资,我们一定会惊讶。

  2010年,该行发行了400亿元A股可转债,并通过A+H股配股募资约600亿元,而且还发行了249.3亿元次级债,并在香港市场发行了50亿元人民币债券。

  2010年并不低的信贷增长之后,这些完成了巨额融资的大行们也感到了压力。据悉,农业银行(601288.SH,1288.HK)、工商银行(601398.SH,1398.HK)均有次级债发行计划。

  只是,中行又走在了前面。

  资本无忧

  如果说中行去年的许多融资是为了满足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那么此次320亿元的次级债融资则令人陡生困惑。

  截至3月末,中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2.38%,显著高于工行的11.77%和农行的11.40%,仅比建设银行(601939.SH,0939.HK)的12.45%略低。从补充附属资本的角度来说,农行和工行应更为迫切。

  银监会对商业银行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为8%,要求基于跨周期风险参数计量资本计提2.5%的留存超额资本,同时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附加资本要求暂定为1%。这是基于正常条件下的资本要求。

  新标准实施后,正常条件下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要求为不得低于11.5%,但若出现系统性信贷过快增长,需计提0-2.5%的逆周期超额资本。也即像中行这样位于“五大行”之列的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充足率要求最高可以达到14%。

  此前媒体报道银监会提高五大行资本充足率要求也并非空穴来风。就资本充足率而言,监管层制定了所谓“法定值、触发值、目标值”三个层次的监管标准, 而且,从2011年起银监会将在大型银行中按照“一行一策”、“一年一定”的方式,应用于大型银行日常监管。

  但即便按照此前有媒体披露的中行11.7%的资本充足率监管目标值,中行仍高枕无忧。

  按照中行2011年6000亿元的贷款投放计划,参照该行2010年的贷款占总资产比重、加权风险资产及市场风险资本调整系数测算,中行2011年加权风险资产将增加约6240亿元。按照11.5%的资本充足率粗略估算,大约需要718亿元的资本。按照该行2010年1.14%的ROA水平,37%的派息率,中行2011年当年利润就能带来约为830亿元的内生资本金补充。中行的资本压力其实很小。

  从资产和负债的期限匹配来看,中行的流动性管理压力也不大。以2010年末为基点,中行需即期偿还的流动性缺口仅为3.77万亿元,而工行为6.59万亿元,建行为5.37万亿元,与中行资产规模相近的农行也达到5.72万亿元。

  截至2010年底,中行人民币业务的流动性比率为43.2%,高于工行的31.8%和农行的38.36%,仅较建行的51.96%低。

  一位银行高管表示,从计划发行次级债补充资本,到监管层最终批准放行之间的时间有很大不确定,银行并不能精确预测补充资本的时间,所以多数银行倾向于能早则早。

  资金承压

  一家银行在资本压力不大的情况下发行次级债,表明其有较大的资金压力。

  毕竟,吸收存款的成本远低于发债募资。中行2010年客户存款的平均利率为1.28%,远低于此次次级债5.30%的年付息率。

  连续几年的贷款增速高于存款增速,以及贷存比与可比同业相比明显偏高,也预示着在存款准备金率不断上调的背景下,中行面临着更大的资金和吸存压力。截至2010年末,中行贷存比70.2%,显著高于工行的62%、建行的62.47%以及农行的55.77%。在实施日均贷存比监管之后,中行压力可见一斑。

  截至2010年末,中行人民币超额备付率为2.1%,2011年以来,央行已连续5次共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250个基点。

  早在3月上旬,中行董事长肖钢表示,由于央行多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中行存在资金紧张的状况,今后上调的空间已不大。而彼时大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要求仅为19.5%,此后,央行连续3次累计上调150个基点,使大行存款准备金率达到21%的历史高位。

  而到了4月19日(第四次调准之后),肖钢再次公开表示,央行多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使银行资金来源波动加剧,考验银行流动性管理水平。

  相比其他大行,中行还面临着更大的拨备压力。截至2010年末,中行在中国内地的贷款拨备率为2.45%。但如果算上海外业务,中行整体的贷款拨备率为2.17%,较2.5%的监管要求仍有一定距离。2010年末工行贷款拨备率为2.46%,建行为2.52%,农行甚至达到3.40%。

  在银监会就四大监管新工具征求意见时,中行曾提出国外并没有拨备率的要求,能否国内和国外资产分开计算。考虑到国外没有拨备率要求的规定,如果拨备只能在总行提,但是利润体现在当地,执行起来对总行压力较大。

  中行董事会提交2010年度股东大会资料显示,拟发行金额不超过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总资产值1%的普通金融债券(不包括次级债、可转债等补充资本金性质的公司债券)。记者按照中行2010年末的总资产匡算,总金额约为1046亿元。而截至2010年末,中行现存除次级债券和可转换债券外的普通债券余额(主要为在港发行)为50.74亿元。

  虽然1000亿元在中行一年6000亿元的信贷投放量中占比并不是很高,但这也预示着,中行开始了主动负债的尝试。毕竟,即便与一些中小银行相比,中行的存款压力也并不小。

  通过债券募集资金发展业务的好处在于,在计算贷存比时,发债募集资金发放贷款的部分可以扣除,一定程度上可以减轻贷存比压力。虽然发债成本比存款付息率高,但是考虑到存款竞争的隐性成本,通过发债融资有较大好处。特别是在香港发债成本较低,中行2010年在港发行的人民币债券2年期债券利率为2.65%,3年期为2.9%。

  但是,发债显然会带来资金成本一定程度上的提高,至少在短期内不可避免,那么,中行如何最大程度减小负债成本以保障息差?

  先发得利

  央行于5月18日年内第五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后,市场士认为此举稍超预期。三年期央票重启与存款准备金率上调的同时使用,无疑会扭转此前市场对资金面的预期。5月16日,货币市场各期限拆借利率大多上涨,指标品种7天质押式回购利率大幅上行106个基点至4.66%,创这一指标近3个月新高。

  兴业银行(601166,股吧)(601166.SH)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货币市场自今年2月底来的宽松局面基本结束,资金面从5月后半月到6月份可能都将相对较紧。

  上海某银行交易员称,今年以来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不断提升,14天理财产品收益率从2.6%上升到3.1%。反应出银行揽存成本的提高。导致不少中小银行越来越依赖于在货币市场拆借资金。而央行的连续货币紧缩政策令两家原本提供资金的大行也被迫转为资金拆入方,导致货币市场流动性紧张。

  在资金面承压之下,中行曾有过“爆仓”经历。在今年1月20日上缴存款准备金日,由于有多家银行资金过于短缺,甚至难以缴足存款准备金。央行被迫出手向包括中行在内的多家银行实施3500亿元逆回购暂渡难关。

  彼时正值2011年首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达到19%。而第五次上调后,大型金融机构已至21%的历史高点。

  此次中行15年期次级债利率确定为5.3%。落于5.0%-5.4%申购区间的上端。“再晚些发行,利率还将上行,”一位保险公司固定收益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目前趋紧的资金面以及通胀压力加大,导致原本减弱的加息预期再次强化,次级债的先发优势在于早发则意味着相对较低的利率可以少付息。

  据上海一交易员测算,如未来基准利率再上行25个基点,本期次级债发行利率应上行16个基点,中行每年将多支付利息5120万元(320亿元×0.0016%)。

  除了已成功发债的民生银行(600016,股吧)(600016.SH,1988.HK)、深发展(000001,股吧)(000001.SZ)、上海银行和徽商银行,中行、农行、工行发行计划已逾千亿元,其中农行300亿元15年期次级债发行跃然纸上。一个大胆的猜想是,当大行新一轮长债融资成功后,加息或将如影随形而至。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