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上海融资担保业之殇:不良率破11% 六成公司趴下

  • 字号
2014-10-28 01:42:0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夏心愉 洪偌馨

  夏心愉 洪偌馨

  只有四成融资性担保公司还能正常经营,今年前6个月担保余额骤降18%,不良率飙过11%,这还没算上已经核销掉的坏账。从《第一财经日报》独家获取的上海担保行业截至6月末的官方统计数据来看,行业困境不容小觑。

  是哪类担保公司无力支撑?数据显示,到今年上半年末,上海共有持有许可证的融资性担保公司72家,但还能正常经营的只剩30家左右,即只剩四成公司还“活着”。

  一名资深担保业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现在还在经营的多为政策性融资担保公司,民营融资入境担保公司除少数股东背景较强的外,大多数已"趴下"。”

  是“市场”的原因导致了担保行业困境吗?一样面对小企业“市场”,上海银行业的小微业务还在升温,6月末的贷款余额还较上年同期增逾10.84%,但担保行业却已骤冷。

  在这个行业的寒冬,上海的担保业,正经历着什么?

  不良高企

  瑞银担保、融真担保等,这些曾是上海担保行业协会会员单位翘楚的行业互助性担保公司,已因钢贸危局而一损俱损。《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日前走访了这两家公司,只见人去楼空,外聘管理层和客户经理团队已经解散,仅余下一两名留守人员,工作亦主要为应付银行的诉讼、追讨担保商户的欠债及其他清盘工作。

  上海24家钢贸行业性担保公司已经全线被代偿压垮,不过被代偿压顶的并不止他们。截至6月末,上海担保行业不良余额28亿元,不良率已经飙升超过11%,这还是刨除了已核销坏账后的数据。

  一家非钢贸类的民营担保公司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就忙着为各家资金链断裂的担保客户找资金下家,公司的代偿也逐渐频发,经营已经乏力。在这个风险的爆发期,公司总经理开始了反思。“其实从一开始,优质贷款客户可以直对银行,怎么会需要担保公司增信来加一道融资成本呢?所以我们这个行业天然就不是针对优质贷款客户的。”该总经理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正是因为风险的存在,他做了不少房产“二押”(余值抵押)模式的担保生意(银行一般不接受余值抵押)。然而,这一看似低风险的业务模式,如今已然漏洞百出。他给本报记者打了个比方:假设贷款客户一套价值500万的房产抵押给银行,已经贷出400万;客户还需要100万融资,就把100万余值“二押”给他。然而,这一当时看起来很安全的担保融资模式,眼下遇到的问题是,当客户出现坏账后,其一,客户必须先还清“一押”的银行欠款400万;其二,他可能发现房产不值500万,当时评估价是被高估的,房产只值450万;其三,即便不是三次流拍,拍卖的价格往往低于房产的市场价,很可能成交价只剩410万~420万了;其四,客户还需要支付银行贷款的罚息,加上拍卖费用、律师费用等各项开支,这样一来,剩下的10多万也可能耗尽。

  换句话说,担保公司采取的房产“二押”控制风险敞口的模式,到头来很可能是竹篮打水。“这还算是好的,更扯皮的情况是,客户的民间债主先来查封房产,或者客户转移了其他房产,称抵押的这套是他的"唯一住房",这样我们连主张追偿都很困难。”上述担保公司总经理说。

  模式之困

  自代偿率上升后,上述担保公司总经理就开始疲于与各家留有授信的银行分管部门的业务人士吃饭应酬,以求得到银行继续支持。但这一切,都收效甚微。“虽然银行对我的授信额度还保留着,但这就是个"空架子"。单笔业务还要上贷审会,现在这个情况,贷审会哪里会通过民营担保模式?”上述担保公司总经理埋怨道。

  《第一财经日报》就此向本地一家擅长中小业务的银行小贷部门人士求证,得到了类似的答案。该人士表示,事实上,在风险“水落石出”以后,从银行的视角,会认为“民营融资性担保已经不是哪家公司有问题,而是整体在模式上就有问题”。

  从行业分析数据来看,目前民营担保公司的担保费率已经降到2.5%甚至2%以下,虽然国家规定的担保放大倍数最大为10倍,但沪上银行业出于风控考量,还能勉强合作着的担保公司最高倍率不过3倍。

  “这样的担保能力和收益,已经很难覆盖风险了。”上述银行小贷部门人士对本报表示,“说白了,我们现在再选合作的担保公司,只看它的股东背景了,股东实力雄厚才能担保得起,运作也更规范一点。”

  上述担保公司总经理也表示,如果只做主业,担保这笔账无论如何算都是亏本的。“我们公司1个亿的注册资金,别说银行已经不愿意合作了,就算还肯合作,我也只能放3个亿,担保费率2%,一年最多赚600万,出一点风险利润就被吃光,我的经营成本、租金和人员工资,都覆盖不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多数民营担保公司长期以来有利润补贴秘诀,比如资金拆借放息,比如对客户担保贷款进行一定比例的“抽头”等,这已是行业里公开的秘密。

  “越是生态不佳,担保公司主业外经营越是猖獗,这两年担保公司自己放息收不回,经营情况就更差,银行就更不愿意合作。”一名监管层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恶性循环,整个行业生态链越来越差。”

  6月末,上海辖内融资性担保公司担保贷款余额245亿,比年初减少了整整55亿。而同时期,在沪银行类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为9043.73亿元。担保公司存在的最大意义是助力小企业贷款,但是上述两个不成比例的余额数据,侧面显示了担保公司的助力能力已经很弱。

  P2P借壳新活法

  不过,虽然民营担保“趴下”者众,但一名资深担保业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政策性担保公司还是经营得很不错。”

  比如,上海一些有各区政府背景的融资性担保公司,针对一些符合政策导向的高新技术园区等客户进行担保,这些高科技小企业很可能因为轻资产、刚开始运营的一两年里财务数据欠佳,但符合政府“孵化”要求,因此由园区合作的担保公司进行担保,而政府也可能从税收等方面给予公司补助。

  除此以外,如本报《谁能在融资担保业大洗牌中剩下?》报道,本报记者近期在京、沪、粤三地担保公司采访获悉,“小而专”且行业没有发生系统性风险、多元化、集团化运作,也可能是一些担保公司生存下来的路径。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当整个行业泥沙俱下,有些担保公司尤其是非融资性担保公司,找到了一条求生的灰色路径:被P2P借壳。

  一些P2P公司为了迅速开展业务,会到市场上收一个或入股一个担保公司的“壳”,成为担保公司实际控制人,事实上相当于自己给自己做了个担保,只是外界看不出来。

  “现在P2P一个个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担保"壳市场"就开始走俏。”上述资深担保业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银行精品推荐
特色数据库:银行网点 理财产品 信用卡 精品栏目:银行今日导读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