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宋宇:央行四季度将出台新政刺激经济发展

2015-10-30 13:52:41 和讯银行 

北京高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宋宇
北京高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宋宇

  和讯银行消息 10月30日,由北京市金融工作局、西城区人民政府、中国金融学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主办的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分论坛“2015中国金融年度论坛”在北京召开,和讯网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对论坛进行全程图文报道。北京高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宋宇在论坛中表示,上一次央行“双降”对于经济发展就有一定的影响,并预计四季度应该还会出新的策来刺激经济增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进一步的降息,在整体经济比较弱的情况下这个政策可能就不太合适。所以讲起来四季度往下拉的因素在减少,政策往上推的空间在加大,这两方面结合在一起应该环比的增长会有一定的恢复。。

  以下为嘉宾发言全文:

  宋宇:我今天要讲的内容有两个方面,一个是长期的改革和经济结构的问题,另外就是短期的经济政策和增长的问题。昨天“五中全会”闭幕以后,最重要的是人口政策的调整,我们觉得这个调整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挑战。现在外面强调短期的消费需求增长是有利的推动,同时也会增加20年以后劳动力的供给,这个都同意。但是别忘了孩子是要有人生的,其实在中短期来讲劳动力还有一个负面的影响,话说回来孩子对经济方面做的贡献也是贡献,但是不算GDP里面。所以在中短期来讲是双刃剑,对长期来讲应该是比较好的,就会起到这样一个作用,如果不进行放松的话经济增长就会以较快的速度下滑,现在这样做下滑的过程就会更平缓一些,从社会稳定的角度来讲可能是一个好的变化。

  外面有一些负面的评价,说这个变化一个是太短,再一个是太小。我是这样的看法,晚总比不做要好吧。话说回来,现在仅仅是允许生二胎,我个人判断二胎不够,应该允许生更多,应该采取一些鼓励的措施。如果允许生三胎,我会生三胎,因为像我这一代独生子生三个孩子可能这样会更好。如果政府采取一些鼓励的措施,它其实会解决一些问题,就是我们在改革的过程里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要怎么理顺各个人群之间的利益问题。如果我们在做一个工作,要做改革,因为这个改革以后这个工作就不需要了,我需要了我们干什么?如果我没活干了,我对这个改革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要反对的,尽量不要改革的太快。

  现在有一些变化,虽然以前的政策没有了,但是我会赋予你新的责任。这样我作为某部门的领导,我的编制,我的级别,我的房子,我的车都不受影响,这样对改革的积极性就会更高一些。人口在长期经济增长里面是非常重要的决定因素,但是不是唯一的因素。过去这么多年里,如果仅仅用人口来做不管是长期还是短期的经济预测的话会错的一塌糊涂,就是用所谓的人口红利来测量。就是我们从改革的角度来讲,变化总是非常大的,也就是说虽然有的时候人多了,但是因为结构没有把人的积极性调动到对经济增长有益的方向,人多了也没有用。反过来讲,有时候发生这样的事,可能人口没有这个红利了,但是因为大家从一个组织结构上来讲,都做了一些对经济发展更有益的事。这个经验其实在15年前就发生了,现在的情况很大意义上讲,跟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那几年很像。那时候看看市场的平均预期,首先没什么太多市场,但是还是有的。从2000年到现在,对中国经济增长预期是多少?我估计没有人能预测到实际的增长率会有这么高,很多观点就是认为在那时候就会普遍下滑了。实际上这是奠定了过去所谓的黄金十年增长的基础的,所以改革还是一个更重要的事,不能停留在人口上。

  现在因为三中全会、四中全会、五中全会已经把发展改革的途径弄的很清楚了,现在主要是落地的问题。刚才讲的是第一点的落地,一定要重视各个利益相关方之间的关系这样一个问题。这个话讲完了之后,你短期再生孩子能不能把短期的经济给扭转?反正一个季度绝对是来不及了,因为还要修改法律等等,这是需要时间的。短期经济靠什么?我觉得四季度的经济环比增长要比三季度的环比增长有一些恢复,这个恢复是从两个方面来讲的,更可能发生。

  第一个,三季度的经济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从6月份一直到9月份,10月份之前这一段时间,经济里面出现了很多偶然因素,也有一些不那么偶然的因素。有股市的调整,天津的爆炸影响了外贸,汇率滞后的调整,开世界青年锦标赛以及阅兵带来了一些投资工地的关停,这几个事对经济增长来说都是负面的影响。而它们之间会有一个作用,就是会有1+1>2的效果。在这样的房间里,一个柱子看起来不太稳定,这是一种感觉,可能会找一个人修一下。如果修的时候第二个柱子、第三个柱子也开始动了,这时候大家什么反应?肯定我会往外跑。那后面的人看到前面的人往外跑了,看到柱子动了,那他也会跑,这就会造成互相影响扩大的影响,这对长期的投资信心预期会有影响,也会影响到短期的资本流动。因为你一旦对系统产生怀疑的时候,会影响到资产配置决策,也会影响到当期的外汇流出。

  索性在过去两、三个月里,政府采取了一些措施,股市看起来起码是稳定住了,外汇这一块的流动都是趋于稳定。因为阅兵本来就是一次事件,天津港(600717,股吧)的事也是一次事件,这就造成了三季度经济往下拖有这样一个压力,现在这样的压力在逐渐减少。

  第二个,实际上现在政策是处在比较困难的时期,市场很希望多出一点政策,但是政策受到很多方面的限制。其中一个限制就是虽然经济比较差,但是通货膨胀还在往上走,你说它水平高吗?其实也不是很高,最高点也就是2.0%,但是毕竟是往深走的,一定程度上是制约了政策放松的空间。讲起来KPI,说KPI代表了中国价格指数,这是半开玩笑的。但是从高频的食品价格,还有猪肉供给的情况来看,KPI现在下滑的趋势应该已经明确了,这跟经济基本面偏弱基本上是一致的。这种情况下,四季度的通货膨胀如果能降到1.3%,甚至更低的水平的话,那我们以后可能还有进步的空间。

  上一次的“双降”就有一定的影响,四季度应该还会出新的政策,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进一步的降息,在整体经济比较弱的情况下这个政策可能就不太合适了。所以讲起来四季度往下拉的因素在减少,政策往上推的空间在加大,这两方面结合在一起应该环比的增长会有一定的恢复。外汇流出比较多的时候,一些地下钱庄是帮助一些企业和个人把外汇贷出去的,这个过程里面其实对他们有一些打击,这个打击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里面会带来一些风险,就是这些机构它所帮助的人,不仅仅是要把国内的钱贷给国外,还有一些企业之间、个人之间的接贷。你把它整个停了之后肯定会有影响,有一些企业本来可以紧急的借这个钱,这个渠道减少了之后,实际上要政策更宽松一些才能补偿这一块的情况。所以M2和社会融资总额增长看起来比较高,但是因为通货膨胀的因素影响,实际上并不高。

  经济增长可能会有一定的恢复,同流动性的角度来讲倾向于放松,对市场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但是这里面有自循环,经济受政策的影响,政策又受经济的影响。股市向知道政策怎么变,政策突然变了之后吓了股市,吓了市场一跳,市场反应又很激烈,又把投资者吓到了,这当然不仅仅是我们国家发生的,但是在这个过程里面,相关的决策机构还是要更注重对市场信息的沟通,这样就避免了过一个墙角,两个人互相看不见,吓一跳的情况。

  明年的增长我们还是预测是比今年略低的,今年是6.9%,到四季度也会是6.9%、6.8%的增长。去年四季度实际上比三季度要高,所以今年能维持也就不错了,明年的经济增长还会小幅放缓,估计会是6.5%、6.4%的水平,这跟未来五年要达到的目标也是基本符合的。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如果你的目标是这样的,你上下游是这样的空间,而明年实际的增长是这样的,从目标制定的角度来讲应该适当的低一点,预留出来一些改革的空间。所以我们也是希望明年的目标能够跟今年有一个下调,这样的话一方面进行一些政策性的放松,同时更重要的是在改革方面不停歇,改革方面不停歇会直接影响到市场的表现。因为市场表现比较好的一个逻辑就是改革,现在经济不好了停止改革,反过来讲这个逻辑可能就没有事实的支撑了,市场不好就会相互影响,总得来说我们现在是持这样一个相对来说,认为经济会平稳下滑的一个观点。

  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