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交行:银行不良增速继续放缓 2016信用风险仍承压

2016-02-16 14:57:49 和讯银行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

  一、 2015年不良贷款增速较快,季度增幅呈回落态势

  2015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延续近年来较快增长态势。根据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15年末,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2744亿元,不良贷款率1.67%,拨备覆盖率181.18%,贷款拨备率3.03%。总体来看,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水平与国际同业相比仍处于相对低位,且资产质量情况与我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宏观环境相匹配,整体稳定可控。

  全年企业不良贷款增长继续主导了商业银行资产质量的变化趋势,余额共增长4318亿元,比2014年多增1813亿元;不良贷款率则较2014年末上升0.42个百分点至1.67%。同时,关注类贷款也大幅增长7869亿至28854亿元,占比达3.79%,继续创近年来的新高。虽然不良贷款总体增长较快,且各季度不良增幅均明显高于往年同期水平,但在一季度出现1399亿的增幅高点后,不良增长开始逐季回落,至四季度仅比去年同期多增124亿,显示在商业银行进一步加大不良贷款的处置和化解力度,并采取一系列防控措施后,行业资产质量持续下滑的势头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遏制。

交行:银行不良增速继续放缓 2016信用风险仍承压

  资料来源:银监会,交行金研中心

  商业银行拨备提升幅度基本与不良贷款的增长保持同步,风险抵补能力并未受到不良贷款较快增长和盈利增速大幅放缓的影响,在保持平稳的同时略有提升。年末,商业银行在持续加大贷款核销力度的基础上,贷款损失准备余额仍较去年同期增加3537亿元至23089亿元。虽然拨备覆盖率因不良贷款的快速增长继续被摊薄,由年初的232%下降至181.18%,但反映整体拨备水平的贷款拨备率较年初提升0.13个百分点至3.03%。未来随着不良贷款的增加,预计拨备覆盖率仍会继续向150%这一监管要求靠拢。但考虑到不良贷款的处置通常需要经过现金清收和处置抵押品等环节后才进行核销,最终形成损失的大约占初始不良贷款余额的30%-50%。因此,目前商业银行的拨备水平仍处于较为稳健的水平,足以覆盖贷款组合的潜在损失。

交行:银行不良增速继续放缓 2016信用风险仍承压

  资料来源:银监会,交行金研中心

  二、 2016年信用风险仍难有效缓解

  2016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仍将继续较快增长,风险点也将进一步由民营小微企业向国有大中型企业、由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地区扩散,而较大的关注和逾期贷款规模将对资产质量形成持续的下迁压力,预计年末商业银行不良率将会上升至2%-2.2%的水平。具体来看,以下五个方面因素决定商业银行全年不良贷款将继续走高。

  一是小微企业仍将是信用风险高发区。小微企业规模小、经营波动大、抗风险能力弱。在经济高速发展阶段,部分企业盲目扩张产能,导致经济增速放缓时期,企业盈利能力下降,债务风险不断积累和暴露。同时,小微企业之间往往通过联保互保形成复杂的担保链圈,在风险隔断机制缺失的情况下极易造成连锁反应,对单个企业风险形成放大效应,进一步加大了风险管理难度。短期内,这些对小微企业不利的存量因素仍将存在并继续发挥不利影响,导致不良贷款的惯性增长。而随着经济下行的负面效应显现,一些处于产业链下游、核心竞争力较弱的企业仍将发生新的不良。未来除了近年来受外需下降影响较大的外向型企业外,利润率较低的贸易行业企业以及不掌握关键性技术的劳动密集型企业都将成为小微企业不良增长的重点。

  二是大型企业集团潜在风险逐步显现。以央企为代表的大型企业一直是商业银行业务拓展的重点,贷款占比也较高。与小微企业相比,虽然这些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强,但过度多元化投资也使其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宏观环境的影响。2015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下滑2.3%,亏损面有扩大趋势;而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经营业绩下滑更快,全年利润总额同比下降21.9%,为近年来首次大幅负增长。预计2016年,产能过剩治理进程加速可能进一步推动大型企业集团的风险暴露,并成为银行信用风险新的增长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去产能”列为2016年五大结构性改革任务之首,钢铁和煤炭行业已分别提出了削减1.5亿和5亿吨产能的目标,未来产能过剩行业关停并转过程中金融企业债权出现损失将不可避免。而在政府和企业财务资源相对有限的前提下,保持社会稳定尤其是分流人员的安置将成为资源投入的重点,这将导致银行债券的保障程度有所降低。由于这些行业内单个企业的贷款绝对规模较大,未来对商业银行资产质量的负面影响将不弱于小微企业。

  三是部分房地产贷款可能面临风险。2016年,房地产开发商的信用状况分化趋势将更为明显,中小开发商的生存和发展更为困难。一方面,三、四线城市前期开发量巨大,量价持续低位运行,去库存压力较大,集中在这些区域的中小开发商不可避免地面临资金回笼困难的局面。另一方面,2015年国内房地产信用债市场快速增长,大型开发商融资成本大幅降低,而中小开发商并未从中受益,造成行业内企业实力差距不断扩大,房地产行业可能会有新一轮的整合。在此过程中,中小开发商资金和运营环境更趋恶劣,其贷款发生不良的可能性也将提高。同时,随着小微企业经营风险的进一步增加,企业主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也将日趋严重,相关按揭贷款违约风险也将显现。

  四是股市波动将继续对商业银行资产质量造成潜在影响。2015年以来,商业银行通过各种渠道进入资本市场的资金规模出现明显增长,市场波动与商业银行的关系也日益密切。目前,银行资金与股票市场相联系的渠道主要有三类,包括:通过股权质押贷款等形式借贷给上市公司股东的资金,在2105年集中救市阶段,商业银行通过贷款和拆借等形式向相关机构提供的资金,以及各类理财产品直接或间接入市的资金。其中,前两类资金的规模相对明确,分别为4000和1万亿元左右;而第三类资金的总量则随着理财产品投资标的变化会出现较大的波动。虽然银行涉及股票市场的资金保障程度较高,短期内还不会有实质性风险,但随着近期市场的持续较大幅度下调,这些贷款的安全系数已经有所下降,未来的实际风险状况将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市场长期表现。

  五是存量关注和逾期贷款将推动不良持续增长。在经济下行阶段,关注和逾期贷款中的大部分可能下迁为不良贷款,这两类贷款的变动情况很大程度上能反映银行的潜在风险状况。2015年末,商业银行关注类贷款占比为3.79%,继续创近年来的新高;而从披露逾期信息的上市银行情况看,仅上半年逾期贷款和不良贷款之间的差额已经由年初的2829.72亿元扩大到7145.37亿元,逾期贷款的增加速度远高于不良贷款增加的速度。随着逾期时间的累积,这些贷款中大部分都将成为新的不良。如果未来关注和逾期贷款增速高于不良贷款增速的态势不出现转变,则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仍将较快增长。

  展望2016年,虽然经济增速放缓趋势仍未改变,尤其是产能过剩治理较大力度地推开,都将对商业银行风险状况形成持续性的压力,短期内商业银行信用风险累积和释放的过程将延续。但我国经济依然处于中高速发展阶段,财政和货币政策仍有不小的调节余地。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和改革的深入推进和宏观调控措施的陆续出台,风险暴露将得到有效控制。而商业银行自身相对较强的盈利能力和不断提高的风险管理水平也有助于处置和化解风险。总体来看,在“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虽然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下行的压力依然较大,但各项风险特征不会出现实质性的变化,整体风险仍处于可控状态。

(责任编辑:张倩 HF00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