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多家分行一把手闪电免职 广发行“正常人事调整”画风突变

2017-03-24 22:20:00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蓝姝 广州报道

  一朝天子一朝臣,进入国寿时代的广发行最近“闪电”免职多家分行行长,被称为“正常的人事调整”,与花旗时代相比,似乎画风突变。作为中国金融改革对外探索的一块留下诸多感慨的试验田,广发行历经沧海桑田:从经历黄金十年的花样年华渐入传统金融业困境,从被国际大牌金融机构花旗教养过的孩子,喝过几口试图市场化的水后,又回到国企大股东时代,不管广发行能否快速适应气候变化,在国寿的金融控股棋局中,广发行充满悬念。

  行史研究老将赴任天津背后

  近日,广发行内部核心层消息人士透露,该行4家一级分行和1家二级分行的一把手于近期被“闪电”免职。所涉分行分别是广发银行南京分行、苏州分行、天津分行、惠州分行,以及南京分行所辖的二级分行南通分行。免职发生在1月份,目前新的接任者已经着手初期工作的理顺,而对除惠州分行行长以外的3家分行行长的离任审计即将进入尾声。

  惠州分行原行长张中华因涉“萝卜章”事件,正接受司法调查;其他天津分行、南京分行、苏州分行一把手突然“闪电”换人,“连回旋余地都没有”。有消息人士称很可能与其内控或授信业务出现问题有关。广发行公开回应这是“正常的人事调整”,相关人士称其关注相关消息,“今年以来,我行围绕"功能完备、业务多元、特色鲜明、同业一流"的战略目标,以推动业务发展、夯实管理基础、强化内部控制为重点,逐步推进组织架构、人力资源、风控体系等改革,全行各项经营管理工作正常稳健开展,干部员工队伍保持稳定,经营业绩稳中有进”。

  从几家分行的地位来看,天津、南京是一级分行,苏州分行虽然是二级分行,但相对南京分行业务独立。天津、苏州分行均是2010年才开

  业。苏州分行行长张广勤代表广发花旗时代新开二级分行的“一面旗帜”,其开业当年存款突破100亿元,深受广发行原主要领导器重,在总行也很有话语权。

  尽管天津是直辖市,地位堪比上海、北京,但广发行直到2010年才获得天津分行开业牌照,成为广发行第29家分行,但其开业规格很高,

  时任董事长董建岳、行长辛迈豪等领导和天津市市委常委、副市长崔津渡均出席了开业仪式。时任行长辛迈豪还代表广发行与天津市国资委签订了《金融战略合作协议》;天津分行也与当地大型企业签署了授信合同。如此仪式和规格亦表明当时的天津分行是受到广发行高层最为看重的一家分行,行长也是由其钦定。

  耐人寻味的是接任者是59岁的行史研究项目组负责人黄更青,本报记者向广发行内部多位人士了解求证,行史研究是一个算不上正式部门的边缘化岗位,一般是用来安置即将退休的或者内部调整没法安置的员工,59岁的黄更青本来等待退休了,黄是一位老广发人了,此前是广州分行主管信贷的副行长。

  1997年开业的南京分行地处经济发达的江南一带,堪称广发行贡献利润的一线现金奶牛,其小微金融业务的“小企业金融中心”模式还一度被总行宣传和表扬。行长李兴智也是一位老广发,此前曾多年任职郑州分行,李也是广发银行比较高调的分行行长,其曾对外宣扬郑州分行的“从小客户中寻找大市场”的成功模式,履新南京分行之初,曾放言争取利用3年的时间,实现资产规模翻番,成为千亿分行。

  广发行之于国寿棋局的内涵

  分行是银行的前沿重地。长期以来,分行作为利润核算主体,分行行长基本上是一方诸侯,把控地方一线人事、财务、业务收支各项大权。尤其是一些金融发达地区的分行行长更是拥存款自重、权倾一方,随后银行在类事业部制的探索中,也试图用此来对一线分行进行削藩,但大多效果不理想。

  对进行了新股东更换的银行来说,业内人士有“得分行者得天下”的说法。早在董建岳空降履新广发行初期,就推动了大规模的人事改革,以对调、轮岗和竞聘上岗等名义更换了20多家分行行长。以分行行长更换为开端的人事改革揭开了董建岳主政广发行时期人事改革的序幕。

  这一轮中国人寿(601628,股吧)时代的分行行长更换,可能也仅仅只是人事调整的开始。《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就传言所言的国寿清洗前领导嫡系人马所涉及到的几位主要人物进行核实,发现目前其仍然在原工作岗位。另有传言称广发行前领导履新某大型民企金融集团带走不少亲信,不过实际上人数也不多。

  在广发行高层管理团队中,花旗方面派驻的行长利明献、副行长罗杰及周卫华应股权变更离开,中国人寿方面则增派了刘家德任行长;尹矣任副行长。从目前广发行官网消息,其他均保持不动,其中有代表老广发系统的副行长郑廉明、王桂芝,纪委书记符风云;代表外来空降派的副行长王兵、宗乐新

  对于分行发生这些人事调整,相比外界的惊诧和关注,广发行内部倒是很平静,内部最引起震撼的一次人事波动是2015年底在广发行工作了28年的元老、时任零售业务总经理吕诗枫的请辞。吕诗枫从1995年主管广发行信用卡部门,一手把广发行卡部从小到大到引领行业。吕的离职对老广发人来说震动最多。

  对发生股权变更等重组的企业来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股东一朝战略”是大概率事件。花旗时代初期曾试图将广发变成配合其中国战略及布局的一个分行,早在十多年前就布局,一直希望将银行业务纳入金融控股版图的中国人寿,历经十年终于在广发行身上实现多年夙愿,理应“好好珍惜”,妥善布局。

  就广发行本身而言,作为中国金融业改革对外开放和探索的一块试验田,其自身发展步伐令个中人难免诸多感叹唏嘘,沧海桑田,中国银行业已经走过了高歌猛进的花样年华,利润下滑、坏账增多成为不争事实,互联网金融等诸多新的金融业态又在冲击和瓜分银行们的奶酪,银行们不再是众人仰望的香饽饽,无论从资本市场估值还是预期上来说,银行已经处于下坡路阶段。

  就在最近,当初不惜重金从外资新桥手中收购平安银行(000001,股吧)(原深发展)的平安集团的高层们还在年报发布会上纷纷抱怨,平安集团的估值在保险行业偏低,分析师们透露内情是因为平安银行的估值权重整体拉低了平安集团的估值。同理,广发银行之于中国人寿,广发行不再是当初的花样年华的广发,被国际大牌金融机构花旗教养过的孩子,喝过几口试图市场化的水后,又回到国企大股东时代,不管广发行能否快速适应气候变化,在国寿的金融控股棋局中,银行的发展取决于同样作为金控集团的中国人寿本身的战略与定位。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责任编辑:冉一方 HN058)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多家分行一把手闪电免职 广发行“正常人事调整”画风突变》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