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盛京银行新掌门的难题:不良突变与经营结构之困

2017-06-19 00:06:29 北京商报  崔启斌 刘双霞
银监会的一纸批文结束了盛京银行董事长一职长达8个月的空缺。6月13日,盛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辽宁银监局已核准张启阳担任盛京银行执行董事及董事长的任职资格,任期已自6月9日开始。但前任董事长留给他的局面却有些严峻:除了陷入“贿选门”带来的声誉影响外,八年A股梦碎后的重新筹备、资产质量下降背后的经营结构问题以及区域产能过剩的转型难题等都成为张启阳这位新任掌门人的难题。

  银监会的一纸批文结束了盛京银行董事长一职长达8个月的空缺。6月13日,盛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辽宁银监局已核准张启阳担任盛京银行执行董事及董事长的任职资格,任期已自6月9日开始。但前任董事长留给他的局面却有些严峻:除了陷入“贿选门”带来的声誉影响外,八年A股梦碎后的重新筹备、资产质量下降背后的经营结构问题以及区域产能过剩的转型难题等都成为张启阳这位新任掌门人的难题。

  难题一:

  八年A股梦难圆

  对于张启阳来说,摆在眼前最大的难题、也是盛京银行多年的心愿便是回归A股。

  早在2009年,盛京银行就启动了A股上市计划,但受股东人数过多、A股市场IPO暂停等诸多因素影响,难以成行,无奈2014年绕道H股上市;但盛京银行并不甘心,又在2015年杀回A股,同年11月其上市申请被受理,在申请上市期间,董事会核心成员及股权结构的变动让盛京银行回归A股之旅又遭变故。

  截至去年2月底,中国恒大累计斥资38.92亿港元,收购3.24亿股盛京银行H股,占已发行股本总额的5.59%。

  去年4月28日,中国恒大再次斥资近百亿买入约10亿股盛京银行内资股,占已发行股本的17.28%。这意味着,中国恒大当时已经合计持有盛京银行27.24%的股份。而不到10天后,中国恒大再发公告称,向华人置业出售盛京银行5.77亿股H股,作价69.26亿港元。通过这笔交易,中国恒大合计持有盛京银行的比例迅速下降。

  盛京银行2016年年报披露的股权结构显示,中国恒大持有盛京银行17.28%股份,位列第一大股东;沈阳恒信持有8.28%股份,为第二大股东。这表明,盛京银行A股上市在审期间股权发生变化,恒大取代了原来的控股股东。

  盛京银行已于今年3月31日宣布主动撤回A股IPO申请,撤回原因是“董事会核心成员及股权结构出现变动”,4月17日证监会终止对盛京银行的IPO审查。

  对此,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具备稳健经营的能力是公司上市成为公众公司的前提,股权结构不稳定、重要高管离职,这些都将对公司持续稳健经营的能力形成影响,并进而影响公司上市进程。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股权结构的变化以及人事方面的变动是IPO的一大硬伤,不少企业折戟于此。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盛京银行申请主动撤回上市申请是比较明智的举措。他指出,盛京银行A股上市正好赶上证监会要求加强上市公司质量审查的时点。相关的资产质量问题、持续盈利能力等问题,都会成为关注的焦点。撤回的话,理论上说对后续上市影响比较小。经过一段时间的整改调整,对相关的问题有一些解决方案或者有一些积极的变化,对于后市再次提出上市不会有本质的影响。如果被否的话,下一次再整改面临的监管问题可能会更多一点。

  从张启阳的履历来看,他以银行业监管部门为主,此前长期在央行任职,有近30年的金融领域从业经验。在任盛京银行董事长之前,张启阳担任央行沈阳分行党委书记及行长和外管局辽宁省分局局长,并无城商行管理经验,更没有带领具体银行上市的经验,在宋清辉看来,盛京银行此次撤回A股,对于其之后A股上市影响较大,监管层依然会对其“紧盯”,而这种紧盯无意将考验张启阳的智慧。

  “更重要的是,大股东对于张启阳的态度是什么,对盛京银行的态度是什么,虽然是董事会选举结果,但是目前第一大股东中国恒大对于盛京银行要怎么用、在其整个金融版图甚至集团布局中的地位是怎样的,还不得而知,一旦大股东对于盛京银行的态度生变,未来盛京银行再次发生股东变化、管理层变化的可能性都很大,而这恰恰是埋在盛京银行上市过程中的一颗雷。”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强调了这一风险点。

  难题二:

  不良突变与经营结构之困

  除此之外,张启阳在经营层面将要面临的便是不良率的突变和这突变折射出的经营结构之困。

  证监会在6月9日公布的35家终止审查及18家未通过发审会的IPO企业情况中指出,盛京银行在审核中存在的主要问题除了银行自身公告的“董事会成员与股权结构出现变动”,还有“发行人贷款风险分类的判断依据和执行情况以及不良贷款的划分是否谨慎存疑”。

  王智斌表示,监管部门的表态,表明监管部门对其贷款业务的合法合规性存在疑问,无论盛京银行是否继续申请上市,这些问题都应由银监会进一步核查并处理。他认为,撤回上市申请并不会对盛京银行再次申请上市形成法律上的障碍,但预计该银行短期内不会再考虑上市的问题。

  证监会对盛京银行不良贷款的质疑并非没有根据。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盛京银行去年的资产质量有大幅度变化。该行去年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末及2015年末止,该行贷款总额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4%及0.42%。对比可以发现,盛京银行去年的不良贷款率相比上年大幅上涨1.32个百分点,相当于一年上涨3倍有余。

  而该行另一衡量资产质量的指标“拨备覆盖率”也有大幅变动。年报数据显示,去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为159.17% ,想较于2015年的482.38%下降323.21个百分点。

  盛京银行在年报中解释,原因在于不良贷款集中在制造业以及批发和零售业,主要由于东北地区产能过剩行业信用风险集中暴露导致。在贷款结构上,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以及房地产业是盛京银行贷款的最大组成部分。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及2015年末,盛京银行向上述四个行业的公司客户提供的贷款余额分别为人民币 1756.34亿元、1399.09亿元,分别占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74.6%及71.7%。

  对于盛京资产质量的大幅变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苏宁金融特约研究员李虹含指出,目前,东三省经济情况并不是很好,盛京银行可能会存在把拨备覆盖率还有一些其他指标调高的嫌疑,盛京银行前两年较低的不良贷款率也有悖于常理。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如果盛京银行过去真的将拨备覆盖率等指标调高,张启阳需要解决的问题将更为严峻。

  难题三:

  区域产能过剩的转型困扰

  虽然与其他城商行一样,过分的区域内部发展禁锢了盛京银行的扩张,但区域产能过剩和经济形势的下行,却让盛京银行面临的问题更加严峻。这一点,盛京银行在年报中也予以承认。

  “经营问题跟东北地区经济环境有很大的关系,东北地区结构转型过程中,涉及到钢铁产能过剩、制造业产能过剩,对盛京银行资产质量会有很大影响。”王剑辉认为。

  宋清辉对北京商报记者指出,盛京银行总体风格较为激进,其中制造业是其不良贷的重灾区,银行资产质量隐患初显。证监会指出的这些问题,可能有希望盛京银行知难而退的意味。在经济增速下行压力下,东北地区产能过剩行业的信用风险正在集中暴露,这是盛京银行面临着的客观危机。当前,盛京银行亟须通过升级转型和加快业务创新管理等措施,逐渐“走出泥潭”。

  北京商报记者就资产质量、上市计划等问题给盛京银行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对于盛京银行此类区域性银行的转型,受访人士也给出了相应的建议。王剑辉表示,从客户层面,银行在经济转型过程中至少不能落后转型的趋势,从原来重度依赖传统产业、依赖国企,逐步转向消费等相对有增长潜质或者调整之后有发展机遇的国企转型。在经营理念层面,对银行信贷的发放,过去都是以资产为抵押,以资产质量来保障信贷质量。但实际上,资产质量也是相对的,资产质量发生变化后,也会影响到信贷的质量。银行以信贷为主的经营理念,要由以资产导向性转变为信用导向性,更多地关注贷款人的信用历史和信用前景。

  李虹含建议道,盛京银行首先要顺应发展大势,从零售方面来讲,要发展私人银行以及财富管理及资产管理业务。从同业角度,要做大众金融市场业务以及同业业务,在对公业务方面,要淘汰落后的产能,积极扶持新经济新常态下支持的节能环保以及其他朝阳产业。此外盛京银行还需加强资产负债以及财务预算等方面的管理。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刘双霞/文 宋媛媛/制表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盛京银行新掌门的难题:不良突变与经营结构之困》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