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圆桌二:刘卫东、杨博钦、徐大公、王以刚等租赁大佬探讨租赁业如何与实体经济共同发展

2017-09-13 09:10:49 和讯银行 

圆桌“通用航空租赁的机遇与挑战”
圆桌“通用航空租赁的机遇与挑战”

  和讯银行消息 9月12-13日,由新金融联盟、阿曼波&哈勒戴联合公司、民生金融租赁、中民投租赁集团主办的2017(第四届)全球租赁业竞争力论坛在天津召开,此次论坛的主题为“新监管与新机遇:租赁业进化论”,和讯网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对论坛进行全程图文报道。中民投租赁副总裁刘卫东航天科工金融租赁总裁杨博钦、建信金融租赁首席市场官徐大公、农银金融租赁总裁王以刚、中关村(000931,股吧)科技租赁总经理何融峰、新加坡太平船务(中国)副总经理招蔚、熊猫绿色能源融资部总经理谭湘益参加圆桌“通用航空租赁的机遇与挑战”的讨论。

  以下为讨论内容:

  主持嘉宾:

  Amembal&Halladay董事长兼CEO Sudhir P•Amembal;

  讨论嘉宾:

  中民投租赁集团副总裁刘卫东;

  航天科工金融租赁总裁杨博钦;

  建信金融租赁有限公司首席市场官徐大公;

  农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总裁王以刚;

  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总经理何融峰;

  新加坡太平船务(中国)副总经理招蔚;

  熊猫绿色能源融资部总经理谭湘益;

  Sudhir P•Amembal:租赁业怎么帮实体经济。请问一下刘总,您的公司是怎么想去支持实体经济的。

  刘卫东: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是老生常谈的问题,金融是经济的血液,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是必然的。结合中民投的实践谈一下我个人的体会。

  从产业选择来看,中民投租赁确定了自己的战略定位,我们利用股东战略优势,中民投确定的战略就是走产融结合的路。我们用金融的思想做产业,围绕产业布局做金融。中民投确定的几大产业,融资租赁怎么围绕中民投确定的产业开展我们的租赁业务。

  从我们如何实施股东的产融战略,我们确定了实施路径,专业化运营、投资并购双轮驱动的发展模式。专业化经营我们围绕中民投的产业设立了四家专业子公司,清洁能源、建成产业租赁、物流租赁、通航大飞机,围绕四个产业的产业链布局我们的租赁业务。

  我们的商业模式,就是产业链租赁或者产业链金融的模式,专业化经营一定是深入到产业,深入到产业一定要进入到产业链,围绕一家核心企业的上游、下游,只有深入了才能了解这个产业运行的一些规则,特别是经营性现金流的规律以及物流的运行规律,只有掌握这些规律和规则,从风险控制的角度来讲也是很好风险控制的模式。一个好的商业模式一定是一个好的风险控制模式。

  支撑体系,我们要招到这个产业最优秀的人才,如何招到好的人才?有一个保障就是机制,中民投好的机制就是合伙人的机制。公司内部我们有内部合伙人,公司外围我们也建立了外围合伙人机制来发展租赁业务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Sudhir P•Amembal:对比银行的传统信贷,我们现在有什么优势能够满足企业的金融需求呢?以及我们怎么样提供一些定制化的服务。

  王以刚:我们一直在思考租赁业的特点是什么,怎么能够更好的为企业提供针对性的金融服务?租赁业务确实是非常好的金融工具,特点有几个。

  有一个很好的税收优惠政策的支持,比如我们通过直租赁,企业给我们交付的租金,本金和利息都是可以享受增值税抵扣的,在传统的信贷业务中是没有的,税收的筹划和安排可以直接为企业带来融资成本的下降。

  作为租赁金融工具来讲,传统的信贷相比,固定资产的投资建设和购买方面,大家可以基于融物的特点,基于资产对风险缓释作用的特点,首付款零,100%融资都可以。可以根据企业现金流的特点,切合现金流的流动的状况,可以灵活设计期限的结构。充分发挥租赁金融工具的优势,与客户的实际需求紧密贴合,设计有针对性的产品。

  租赁业未来转型发展的方向不是靠单一产品的单一环节,实际上它可以延伸服务链条,比如说向它的下游延伸,我们可以发挥资产管理的功能和作用,可以把企业从烦琐的资产管理当中解脱出来,跟企业、厂商,我们可以整合对设备的后续的资产管理服务,这也是我们的优势,围绕我们的产业链条延伸金融服务。

  作为金融租赁公司,作为农银租赁来讲,我们不会把租赁产品作为一个单独的产品向客户推荐,或者只给客户推荐一个单一的租赁产品,我们的想法是这样,我们始终站在对客户服务的角度,与我们本身集团的多元化的金融服务功能相结合,我们是把租赁的产品和服务与我们本身所拥有的传统的(包括信贷、投行)金融服务融合起来,形成围绕客户全方位、综合金融需求的一揽子金融服务方案。我们也正在加快这方面的探索。

  只有把租赁业务本身的特点、特长发挥出来,并且融入到我们综合金融服务里面来,才能发挥它更大的价值,也才能够更好的为客户提供个性化的、有针对性的金融服务。

  Sudhir P•Amembal:谢谢,当你谈到租赁业相对优势的时候,我想起来很多年以前,我刚开始进入美国的租赁行业的时候,第一天研讨会的时候就和观众交流,有40多种不同的好处,这都是租赁行业能够给客户带来的好处,而银行的产品可能没有办法提供。下面请徐大公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徐大公:我是一年前才才加入租赁行业,在建设银行工作了25年的时间,刚开始到这个公司的时候,我的感觉也是不是叫类信贷的业务,经过一年多市场的磨合我对这个有了一定的了解。

  目前中国金融租赁行业当中我们确实有很多类信贷的产品,刚才我们有些嘉宾在演讲当中或者讨论当中也提到要回归到租赁本业,租赁业本业到底是什么?事实上我觉得就是租赁物,符合条件的租赁物。租赁物有没有交易价值?能不能在市场上顺利的实现交易,这是区别租赁业和银行业本质的东西,如果我们把我们业务主力方向过多放在把租赁物只是当作一个道具的业务模式,我们的竞争力,租赁公司的生存空间就会非常小。

  建信金融租赁公司是建行的全资子公司,在建行集团当中我们也一直是在跟我们的客户提供全方位的综合金融服务方案,我们是让我们的客户进行选择的,如果你没有差异化、没有这种特征,你就没有生存的空间,同时你没有这种差异化,你跟我们的分行之间就没有很好的一个合作的空间,就不是一个共融发展的生态环境,而是一个竞争的关系了,所以从我个人的这两年上千亿资产的接触当中,我有这么一个体会。

  天津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是南开毕业的,我在这里特别希望给东疆保税区一个建议,做租赁物的交易是不是有一个市场,东疆保税区能不能在租赁物交易市场上有一点着力,我们建议租赁公司目前在天津市政府的支持下在东疆保税区全力申办一个交通板块的子公司。

  回到刚才那个话题,诸国能够建立一个影响力覆盖面比较大的租赁资产的交易市场,也依托于我们前期做的很好的铺垫、这么好的融资业务资源,东疆保税区,前进租赁行业在国内领先的地位就很难被打破了。

  Sudhir P•Amembal:谢谢徐先生,同样的问题问一下何先生,怎么能够服务实体经济,当你的产品要和一些传统银行融资相比的时候,怎么区分你的产品?

  何融峰: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怎么服务实体经济,一个是讲租赁跟信贷的关系。我们今天谈的这个事,租赁与信贷差异的时候,一定要把服务对象放开来看,如果我们的服务对象是大企业的时候和中小企业是不太一样的,租赁公司是以中小企业为服务对象的时候,首先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的难题,中小企业在中国是很难从传统金融机构得到融资的,通过租赁的方式能够很好的解决它购置生产设备、厂房所需要的资金问题。

  采用租赁,可以降低它的融资成本,增值税是有17%的抵扣,也意味着它的融资无形之中下降了17%。可以为中小企业做很好的现金流管理,现金流的管理是中小企业最难的。还能够显著改善中小企业现金流的状况,中小企业也有产品。中小企业中更多体现这一点,在中小企业与信贷相比展现的优势会比较明显。

  怎么服务实体经济?要扩大生产,为它提供设备,就是一种支持实体经济,运用租赁的方式促进产品的销售,这也是支持实体经济,这也是租赁两大最核心的功能,一个是融资,一个是促销。

  Sudhir P•Amembal:你提到了中小企业,在美国我们可以举这样的例子,中小企业方面的数据是难以知信的,这些中小企业可能都不到500名员工,99%的美国企业都是中小企业,而且它占了我们GDP贡献率的50%,出口方面贡献了60%,在美国基本上国家的每一个地方,出租行业都要完全考虑到中小企业的情况,在之前的闭门会议中我就提到了,考虑到客户,确实有两种类型的客户,非常简单,那就是需要钱的客户,比如说中小企业需要钱,另一类就是想要钱,比如说大企业,它们想要从出租行业中获得更多的利益,它们并不是需要钱,它们只是想获得更大的收益。所以你要符合中小企业的利益,这也是你要考虑的。

  请问一下谭先生,你觉得出租在企业发展中发挥怎样的作用?租赁发挥怎样的作用?

  谭湘益:本来今天这个分享应该是我们的首席财务官CFO李宏跟大家分享,他临时有安排,所以由我给大家做个分享。

  我是熊猫绿色能源公司的,在公司中负责融资工作和融资租赁公司的相关运作。我的职业经历也有三次租赁公司工作的经历,我对租赁公司和实体经济的结合还是有一些体会的。

  熊猫绿色能源前称联合光伏,是在香港上市的一家公司,主要关注于绿色能源、清洁能源的投资,资产形态是电站,前期以光伏电站为主。我们发展很快,2013年开始港股借壳上市,发展到今天总资产规模260亿,各种类型的电站已经有42座,总的装机容量将近1.5G瓦。

  从我们资产的分布来看,光伏占了绝大部分,也是分布在全国各个主要地区以及海外,都有我们的电站,我们的资产方面也经历了不同的升级,一开始我们介入是以并购为主,从并购慢慢开始对这个行业有认识,介入自己建设电站,包括光伏领域比较知名的领跑者计划,以及我们在海外英国也开始并购电站,也已经并购成功一个80兆瓦的电站,而且我们现在也在结合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推进我们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熊猫电站的计划,这个计划也于今年成功纳入了中国政府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一揽子“一带一路”项目库中,今年首个熊猫电站也已经并网。

  我们这种资产模式是非常重的资产模式,对资金的需求是非常强烈的。我们更多的模式是一手资产,另外一方面就是资本的对接和推动,或者是资金的对接和推动,股权方面我们现在的主要股东有招商局集团、中国华融、日本欧力士、亚洲开放银行等知名的投行。债权方面,我们一方面通过传统的银行融资,项目贷款是最常见的,在海外、境内都进行发债,各个品种都有尝试,也已经发行成功了。

  在资本的结构之中、资金的结构之中重要的环节是融资租赁,我们的合资伙伴给予我们的支持,租赁来讲,我个人的理解,融资租赁跟其他金融机构的最大的特征就是,金融领域里面最懂产业的,它本身租赁物的有形天然属性,也有租金收益权这些演化,最终还是跟实体结合得非常紧密的,我们跟租赁的合作过程也经历了这么几个阶段,我们从2014、2015年开始快速成长,跟租赁领域有很多我们自己的第一,包括有一些也是我们合作租赁公司的第一,比如说我们的市场化融资的第一个光伏电站项目融资就是跟中国康复租赁进行合作的,这也是康复租赁的第一单,包括跟中信租赁,这也是比较常见的光伏电站的资产。后来我们也开始建造电站,参与了第一批领跑者计划,第一个介入的租赁公司,也是整个领跑者计划介入的租赁机构也是租赁公司,我们在英国脱欧以后的海外并购第一单,也是中民投租赁给我们提供的支持。

  这么几个阶段,为什么能有这么多第一?我的理解,因为跟实体的紧密结合,我们现在的融资形态,从探索到深化,现在到深入,我们做租赁公司跟各位还是有差异的,我们为什么做这一块?我们觉得既然立足于对产业的理解,租赁能够占得这么多先机,和银行相比是因为它更懂、更了解这里面的风险所在,刚才光大的也提到了,风控,对风险的定价是核心竞争力,就在于此,我们现在介入到租赁这一块,也仅仅是我们的资产跟租赁有限的,我们上游的很多企业有融资需求,在我们看来,我们完全可以一起来参与,来打造光伏的、绿色能源合作的生态圈,把跟我们合作这么好的租赁业的合作伙伴一起引入这个生态圈,大家一起来做,把我们对产业的理解与租赁业做交流。

  这是我的一点体会和看法,还是总结到一个观点,租赁业的产业是最强的,现在金融监管也是加强的,也有去杠杆,现在租赁行业成长为5万亿以上比较大的金融行业,必然会迎来一个强监管的,现在也有很多消息,包括证券市场也是,重组新规、定增新规等等,最近刚刚还出的一个新规。这些新规最终监管都是回归到金融行业脱虚向实的监管要求。我们立足于产业,包括租赁合作伙伴,本身都立足于产业,这一块未来会有更好的发展,渗透率也会有一个跨越式的增长。

  Sudhir P•Amembal:谢谢你的介绍,你也跟我们分享了你的公司所擅长的一些项目和行业。下面还有一个问题,租赁业在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方面有什么样优势,请招先生回答一下。

  招蔚:在座各位嘉宾中我是唯一一个来自实体经济的,我们是太平船务,太平船务目前是全球第九大航运公司,自有的船差不多有150条,总的船舶数量超过180条,从2000年以后我们在国内各大船厂下订单下了80多条船,出来之前也看了一下,大部分还是靠直接融资,通过金融租赁方式取得运力的比例是非常小的,所以从侧面来讲,金融租赁对于我们的支持力度还是可以非常大的,这个是一方面。

  刚才主持人也提到了,实体经济跟金融租赁的关系,我刚才也想了一下,实体经济是租赁业的载体,租赁业最终还是要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不管中间有多少的衍生产品,最终还是要落多实初的。

  从另外一方面来讲,租赁行业应该也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今天早上王董事长也提到了这一点,我非常认同,从我们公司发展的历程来看,也是非常需要金融业的扶持,航运业是非常明显的这起性行业,前几年市场比较好的时候,波罗的海指数可以到2万多,最差的时候可能只有200多,这个变动的幅度是非常大的,这其中对于从业者来讲,最低谷去年三季度,20箱,从上海运到南北西岸全程需要40多天,每个箱子的运费只有50美金,打个车从上海市中心到码头都不只50美金,这种行业形式对金融压力、金融成本比较高、财务成本比较高的企业来讲是非常大的,反过来讲,在那个时候比较有眼光的金融租赁公司提供财务支持,目前来讲同样的20箱从上海运到南美的运价已经到了2400美金了,这个变化非常大。

  今天早上有嘉宾说到,未来的挑战在哪里?不同行业的跨界知识的分享,是不是真正能了解另外一个行业真正的需求,它的产业周期的波动到底跟外面大的经济周期的波动相关度在哪里?或早或晚,这也是一个挑战。在最好的时候你介入,有可能它会往下走,在最波谷的时候你介入可能是有风险,但是最后的回报也是非常丰厚的,这个是我的一个体会。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刚才我看到有一位先生是来自实体经济的,他提了两个问题,现在这些企业对金融扶持的紧迫性很明显,跨界知识的分享是要有个过程的,不是一下子就能进入进去,很容易的就是对它的商业模式有信任度、前景非常看好,这个也是金融企业的一个担心,到底我是不是能够进,愿不愿意进,我相信在座各位金融界的企业是有自己风控机制的,一定要符合这个机制才能去做。从企业本身来讲,完全走这种机制,时效性就错过了。互相沟通频度、深入性是非常重要的,今天论坛这种活动就非常好,可以让我了解到金融租赁业的发展、未来的方向,我也有很多的想法,未来怎么样跟在座的各位有更深入的合作,虽然我们跟中民投已经有非常广泛深入的合作,但是以后还是有很多的机会。

  我们最近参照“一带一路”大的国家战略,有很多项目,到非洲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当地的运输公司、物流公司没有能力运输这种货,需要一些重型卡车,但是如果有一些现成的租赁企业能够提供这些现成的设备,这些事情都是很好解决的,回报也是相当丰厚的。

  在以后来讲,实体经济跟租赁行业怎么样合作?有可能还是要看,任何一个实体经济都有上下游供应商,都有客户,怎么样把它们全部锁定,实体经济供应商的需求在哪里?客户的需求在哪里?如果能够综合起来考虑,能够一揽子提供服务,这个行业发展速度会非常快,虽然很多金融租赁是立足于本土、立足于本地,但是在国外是有很多伙伴的,在国外也有很多大的租赁公司,保险业是互通的,金融行业是不是也可以有互通性的合作,这样又可以有一些风控上的考量又可以有一些快速发展的机遇。这是我的想法。

  Sudhir P•Amembal:请问一下航天科工金融总租赁的杨总裁,请您介绍一下你们公司的优势和强势。在您的公司,您是怎么样和实体经济接轨的?

  杨博钦:一个是我们军品方面的工作,另外一个是军民融合方面的工作,主要是涉及到军转民和民参军两个方面的事情。

  航天金租,以及对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思考。

  一、金融与实体经济发展是正相关的关系,这个关系都不需要论证了,上个世纪是由世界著名的经济学家歌德做的结构金融学,对140多个国家的资料进行了充分的论证,最后结论是,金融与实体经济发展正相关。

  二、金融的功能,包括清算、支付、股权的细分,包括风险管理等,这些功能都是对经济的促进。

  三、租赁发展与实体经济正相关,这需要大片的论证,但是今天我们在座的大家已经不需要对这个事情再进行论证了。

  四、从2007、2008到现在金融危机一直在延续,金融租赁、融资租赁为实体经济走出危机出了很大的力。2009年,那个时候5575亿美元到2015年全球租赁报告里面的数据是10035亿美元,经济危机在进行,但是我们的租赁的额度在增长。7月26日时,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旗帜鲜明提出金融应该是为实体经济服务,为实体经济服务是做金融的天职,血脉相连。

  五、金融租赁怎么为实体经济服务?服务的路径应该是怎样的?我们应该是遵循坚定不移的按照国家的战略、按照监管的导向、按照市场的需求来进行。今天大家一再谈到中小微企业,我们弱势了三农经济方面,还有“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还有就是关于军民融合。

  我们的业务定位是怎样的?核心业务就是军民融合,在这个里面包括商业航天,说到行业航天的时候一定是跟火箭、卫星联系在一起。还有就是智能制造,中国2025制造就是要把先进的军工技术转化为民用的技术。还有就是智慧产业,航天科工集团除了军品以外进行了大量的事情都是军民融合。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圆桌二:刘卫东、杨博钦、徐大公、王以刚等租赁大佬探讨租赁业如...》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