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浙商银行民企股权排序暗流汹涌 万向系对标安邦系 回归A股或引变数

2017-12-01 14:14:33 投资时报  田文会

  浙商银行民企股权排序暗流汹涌 万向系对标安邦系 回归A股或引变数


  浙商银行老股东通过七次分红外加H股上市出售部分老股总计获利约111.35亿元,但五次增资加上2004年重组成立时的投入,共计注资约268.55亿元,较已兑现收益仍高出约157亿元

  文 | 《投资时报》记者 田文会

  在中国的银行界,持有大把股权的民企老板总是引人注目又特立独行的一群人。随着浙商银行回归A股市场的时间点迫近,市场的焦点再次转向这个中国东部最富庶的地区,和那些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的常客。

  如果说1996年成立的民生银行(600016,股吧),让一批先知先觉的中国民企老板首次有了实现金融梦的天赐良机,那么8年之后成立的浙商银行,则让更多实力派的浙江民营企业家能在自己的大本营得偿所愿。

  不同于民生银行起步时因实验性质完全倾向在民间筹资,由于浙商银行的领舞者是国资,那些本地民企股东之间的厮杀自然不如前者那样刀光剑影。不过,在静水深流背后,庞然大物们的各种算计和角力同样故事多多。

  在银行梦的照耀下,即便在宏观经济低迷期间,这些民企股东仍紧紧把住自己在浙商银行的排位。其中最亮眼的当然是万向系,和与安邦系关系密切的旅行者汽车集团—直到2017年,双方一直并列该行民企第一大股东。历次增资(除2013年定向国资)中,旅行者汽车集团以唯一一家公司出面默默增持,而万向系则通过旗下多家公司增持,且股权往往在这些公司之间辗转腾挪。

  随着目前银监会关于银行股权新规意见出台,在金融领域广泛布局的旅行者汽车集团和万向系在浙商银行的股权是否受到影响,开始受到广泛关注。

  更值得关注的是,民企股东多年来的收益状况。浙商银行成立时的“玉琮”标识代表着财富。恐怕超乎很多人意料,十多年来,浙商银行各方股东投入的资金事实上远大于其所获分红回报—如果不计所持股权价值,目前账面仍亏损上百亿元。

  数据显示,浙商银行老股东先后通过七次分红加H股上市出售部分老股总计获利约111.35亿元,但其中五次增资外加2004年重组成立时的投入,共计注资约268.55亿元,较已兑现收益仍高出约157亿元。

  虽然目前浙商银行0.94倍静态市净率(BP)与多家A股股份制银行相差无几,但如果浙商银行老股东希望通过减持获利,可能会方便很多。而且由于A股更大的融资能力,浙商银行未来可能不再依赖老股东补血,老股东们亦可以安心享受分红。

  万向死磕安邦系

  浙商银行股权排序总体而言较稳定,尤其在2016年3月H股上市之前,当然这可能与其第一大股东浙江省国资的看护有一定关系。

  今年11月10日,证监会披露浙商银行A股IPO招股书,其中列出截至今年10月27日的股东名单。浙江省国资迄今仍为第一大股东,并通过浙江省金融控股、浙江省能源集团控制更多股份,不计H股,占19.47%,计H股,占23.07%。

  旅行者汽车集团稳居第二大股东,持有13.47亿股,占7.5%。万向系在计入通联资本的情况下,为并列第二大股东,在不计入通联资本的情况下,通过民生人寿持8.03亿股,占4.47%。

  恒逸系和横店系皆持12.43亿股,占6.92%,仍并列第三大股东,但广厦系和原轻纺城(600790,股吧)实控人精功系则已跌出并列第三,其中广厦系目前位列第四。

  那么,当浙商银行第一次亮相时,股权结构又是如何?2004年8月18日,原1993年成立的中外合资“浙江商业银行”正式改组成“浙商银行”,成为全国第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而自成立伊始,浙江国资就是最大股东。

  浙商银行创始股东共计15家,其中,浙江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旅行者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三者股权占比并列第一,浙江广厦(600052,股吧)股份有限公司、浙江中国轻纺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04年时大股东为精功集团有限公司)、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横店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四者并列第二。

  不过,浙江省交通投资集团和另一小股东浙江省国际信托投资实控人同为浙江省国资,两家合并持有14.29%,实为第一大股东。

  至于民企股东公司的大佬们,则多名声显赫:中国万向控股所在“万向系”实控人为鲁冠球(已逝)和鲁伟鼎;旅行者汽车集团所在安邦系背后大佬为吴小晖;浙江广厦股份所在“广厦系”实控人为楼忠福;浙江中国轻纺城集团当时所在“精功系”的实控人为金良顺;浙江恒逸集团所在“恒逸系”实控人为邱建林;横店集团控股大股东是横店社团经济企业联合会,掌舵人为徐文荣、徐永安父子。

  十多年来,虽然浙商银行民营股东排序相对民生银行稳定很多,但众股东历经2008年、2009年、2010年、2013年、2015年五次增资,其间还遭遇全球金融危机后低迷的外部经济,甚至部分实控人的人生命运亦经历大变故,大部分股东仍致力于维系自身在浙商银行的话语权。

  凡事都有例外,比如精功系。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最深重的时候,精功系于当年11月协议将手中持有大部分中国轻纺城集团股权(占15.64%)转让给绍兴国资控制的绍兴县中国轻纺城市场开发经营有限公司,并于2010年完成交割。因精功系拟转让的轻纺城0.97亿股中的0.92亿股已质押,不得已在股价跌至脚脖子时割肉。

  在浙商银行所有民企老股东中,最稳定的当属旅行者汽车集团,更引人瞩目的是,它同时为安邦保险集团股东。

  巧合的是,安邦保险集团也于2004年成立,当时的名称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11月更为现名)。据天眼查信息,旅行者汽车集团是创始股东之一,目前持股3.74%,位居安邦保险集团第二大股东。

  浙商银行另一家著名的民企股东是万向系。

  浙商银行成立十多年来,万向系股权在其控制公司之间发生了多次转移,但一直不让旅行者汽车集团专美。该系出面持有浙商银行股权的公司包括: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万向财务有限公司、民生人寿保险,以及原属万向系现关系不明的通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通联资本今年才进入浙商银行股东名单,受让中国万向控股所持全部5.44亿股。浙商银行A股招股书未将民生人寿和通联资本合并计入持有5%以上股权的股东。

  安邦系股权临考

  对于钟情银行的民企来说,今年11月16日银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是一大考验,浙商银行主要民企股东也将面临新规拷问。

  《办法》规定: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入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制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持有商业银行股份总额百分之五以上或持有股份总额不足百分之五但对商业银行经营管理有重大影响的股东,为主要股东。

  目前持有浙商银行5%以上股权的民营股东包括:旅行者汽车集团占7.5%,万向系占比不明确,恒逸系和横店系皆占6.92%,广厦系占5.31%。

  其中,恒逸系、横店系、广厦系则暂未查到持有其他银行股权的情况,此前也鲜见它们持其他银行股权的报道。

  旅行者汽车集团除了是浙商银行主要股东之外,也是安邦保险集团的第二大股东,持有其3.74%股权。而今年三季末安邦系三款产品共计持有民生银行15.54%股权,为第一大股东。三季度末,安邦系一款产品持有招商银行(600036,股吧)10.72%股权,为第二大股东。2016年末,安邦财险持有成都农商行35%股权,为第一大股东。

  旅行者汽车集团与安邦保险集团是否为关联方或一致行动人呢?

  上述《办法》称对“关联方”和“一致行动人”作了界定,其中“一致行动人”情形多达十二条。

  旅行者汽车集团是安邦保险集团的创始股东,据天眼查显示,其在2008年增资后占14.86%,为安邦保险并列第二大股东,2011年增资后占比19.32%,为单独第二大股东。

  旅行者汽车集团一直被业内认为是安邦系企业。据此前报道,旅行者汽车集团1998年由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创立。

  本报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和天眼查后获悉,目前其实控人为蒋金声,蒋氏通过控有99.5%股权的深圳祥隆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持有旅行者汽车集团。深圳祥隆股权投资管理公司另一股东为林国香,占0.5%。2016年7月4日,深圳祥隆股权投资管理公司由蒋金声持有100%变更为蒋金声持有99.5%,林国香持有0.5%。2014年11月27日,该公司由林海100%持有变为蒋金声100%持有。

  蒋金声与安邦的关系暂不明。蒋金声则于2015年6月5日接替林安东出任旅行者汽车集团董事长。

  但信息显示,旅行者汽车集团控股股东深圳祥隆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1%的祥隆发展(深圳)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参股10%的祥隆华泰(深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大股东为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90%。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信息显示,名称为“祥隆华泰(深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基金的状态,为“提前清算”。

  据天眼查信息,自从成立以来,旅行者汽车集团股东、股权变更发生不下10次。出现在股东名单上的先后包括8家企业股东和6位自然人股东,其中,部分企业股东同时也是安邦保险集团股东,多位自然人股东被此前媒体报道为“吴小晖的亲属”。不过安邦保险对此未予明确,并对某些报道作出否认。安邦保险集团今年6月声明称,吴小晖因个人原因暂不能履职,已授权集团相关高管代为履行职务。

  《投资时报》想进一步了解旅行者汽车集团目前股东与安邦保险的确切关系,但旅行者汽车集团工商信息里所留电话则已停机。其控股股东深圳祥隆股权投资管理公司工商信息里所留电话关机。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监管层要求安邦集团转让民生和招商银行股权,将持股比例降至最高5%。不过,安邦保险尚未对此作回应。

  神秘的通联资本

  对于浙商银行另一大民营股东万向系,由于承德银行2016年前十股东名单和传言持其股份的万向系控股承德露露(000848,股吧)的2016年年报都未能查到对方信息,目前能明确的只有持蚂蚁金服为第一大股东的浙江网商银行18%股权和浙商银行股权,银行股权新规给万向的压力似乎不大。

  尽管如此,万向系的某些动作恰好也应对了趋严的银行股权监管态势。

  据工商信息查询和天眼查信息,2014年10月8日,通联资本股东由管大源持有95%、鲁伟鼎持有5%变更为余勇文持有95%、祁堃持有5%。2015年2月15日,余勇文持股增至96%、祁堃则减至4%。2017年5月26日,通联资本股东由余勇文持有96%、祁堃持有4%变更为陈栋持有96%、祁堃持有4%。

  万向系上市公司顺发恒业(000631,股吧)于2015年1月29日公告称,该公司收到第二大股东通联资本函告,内容为:通联资本原股东已将持有的通联资本股权全部转让予第三方自然人。通联资本与万向集团已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

  事实上,浙商银行A股招股书也未将民生人寿和通联资本合并计入持有5%以上股权的股东。

  但疑点自然存在,虽然通联资本目前大股东陈栋的资料难以查询,但小股东祁堃确是万向老人,并于今年10月刚刚提出辞去万向德农(600371,股吧)董事会秘书一职,目前不知其是否还在万向系其他公司任职。

  2014年接手管大源股权担任通联资本大股东的余勇文同是万向老人。虽然顺发恒业相关人士对《投资时报》表示当时余勇文未在万向任职,但今年6月余勇文又被核准担任中国万向控股公司控股的万向信托有限公司副总裁。

  顺发恒业相关人士对《投资时报》称,持股在5%以下的小股东不构成关联关系和一致行动人。但顺发恒业2015年1月29日公告通联资本与万向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时,祁堃仍持有通联资本5%的股权。

  另外,《投资时报》采访万向集团时,对方的回应也令人迷惑。

  记者通过万向集团官网电话联系对方,接听者称通联资本还是万向下属公司,大股东还是万向集团(囿于其岗位,其说法权威性存疑)。媒体部门一工作人员则称,“不知道通联资本和万向集团的关系,要去问操作这个事的人,可能这个楼里没有几个人知道。”而总机多次帮转媒体负责人却一直无人接听。

  《投资时报》通过留在工商信息里的电话联系通联资本,对方则称是新来行政人员,不了解通联资本与万向的关系。

  银监会股权新规不知是否会引发一轮浙商银行股权暗战。

(责任编辑:刘伟 HF11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浙商银行民企股权排序暗流汹涌 万向系对标安邦系 回归A股...》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