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徽商银行公众持股濒临“红线”

2018-02-08 00:14:25 北京商报 

  刚刚更换了董事长的徽商银行再度遭遇大股东“中静系”股份增持,导致公众持股比例直逼停牌线,在重启A股IPO“暂停键”的时间节点,这一事件也被认为是上市路上的“绊脚石”。事实上,徽商银行此前已经多次冲击A股上市,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同时,北京商报记者也注意到,近年来徽商银行分、支行频频违规遭遇银监会点名,内部风控隐忧、资本金承压等问题引发关注。

  公众持股比例逼近停牌线

  关于徽商银行,坊间一直流传“控股权之争”的说法,股权争夺战背后,徽商银行公众持股比例不断被稀释。近期,徽商银行发布公告称,因主要股东增持该行股份,该行H股的公众持股量从约16.92%下降至约15.65%,值得一提的是,该行公众持股比例持续低于上市规则规定最低25%的水平,直逼港交所规定的15%的最低公众持股停牌线。

  增持股份主要来源于两家由上海宋基会间接控制的公司,即Wealth Honest Limited及中静新华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其中,Wealth Honest透过场内交易合共收购934.2万股H股;中静新华香港透过场外交易拟收购该行1.3亿股H股,目前尚未完成交割。

  徽商银行董事会与大股东中静系之间的斗争颇有看点。双方多次在重大事项上对垒,包括派息水平、优先股发行方案等。对于增持徽商银行股份的原因,中静公司表示,主要是因为看好中国经济发展潜力和徽商银行的发展潜力,此前徽商银行的价格被低估,徽商银行未来具有较大价值空间,所以在价格低的时候增加投资。

  H股公众持股量常年徘徊于25%上市红线之下也成为徽商银行董事会与大股东中静系“宫斗戏”背后难解的“疙瘩”。而根据港交所的相关规定,公众持股量降至15%以下,交易所一般会要求发行人的证券停牌。为了解决上述问题,徽商银行公告中表示,将积极寻求在实际可行范围内尽快恢复本行之公众持股量的解决方案,包括建议主要股东减持其所持的徽商银行股份;继续推进A股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的项目;在充分考虑市场情况和周详计划的基础上,择机进行H股配售。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采访徽商银行寻求更多信息,但该行并未作出回应。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公众持股比例较低有可能对上市造成威胁,要想提升徽商银行公众持股比例,可能会涉及大规模的股权动作,例如通过主要股东减持其所持的股份或配售新股份等方式,以推动公众持股量回升。

  上市之路一波三折

  事实上,徘徊于A股上市门口的徽商银行迟迟没能叩响大门。

  早在2010年,徽商银行就启动了上市工作,但是在A股市场的排队名单中等待了两年多都杳无音信,于是在2013年11月转道H股上市。转战港股一年半时间,徽商银行于2015年6月再次提交A股上市方案,安徽银监局原则上同意徽商银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规模不超过12.28亿股。

  不过,徽商银行在2017年3月却突然发布公告称,已经向证监会报送了关于中止A股发行审查的申请,原因是审计服务机构面临更换。去年12月徽商银行宣布重启A股IPO,而这一时间节点距离原董事长李宏鸣辞职不到半个月。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徽商银行多番征战A股市场与其资本金承压不无关系。伴随着徽商银行资产规模和业绩双增长的则是其逐渐消耗的资本金。北京商报记者查阅徽商银行年报发现,截至2016年底,该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2.99%,较2015年底下滑0.26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79%,而2015年底这一数据为9.8%。截至2017年年中,徽商银行资本充足率再度下降至12.4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降至8.62%。

  频遭监管处罚

  在监管高压下,徽商银行近年来屡屡因分支行违规行为吃到监管罚单。

  今年1月,宿州银监分局发布行政处罚书指出,梁斌在任徽商银行砀山支行行长期间,该行存在流动资金贷款被挪用、虚增存款和商票保贴业务、信贷资金流向房地产企业的违规行为。监管部门依法对当事人梁斌给予取消三年任职资格的行政处罚。

  而去年全年,徽商银行吃到多张罚单,例如去年4月徽商银行亳州分行因贷款管理不到位导致信贷资金回流借款人账户、客户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票据业务,吃到两记罚单。同年5月初至6月初的一个月时间里,徽商银行滁州、淮北、池州、铜陵4家分行以及宿州埇桥支行接连被点名,涉及信贷资金回流借款人账户、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贷款资金被改变用途、贷款资金转存定期存单用于票据业务质押、贴现资金回流至出票人等违法行为,累计罚款100万元。

  去年7月,徽商银行亳州分行对徽商银行总行风险评估揭示出的机房配电系统严重隐患,长期未有效整改,多次发生运营中断事件,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处以20万元罚款,同年8月,徽商银行合肥分行因违规承诺理财产品收益,其主要负责人被安徽银监局罚款50万元。“2017年银监会要求银行自查,所以银行罚单集中暴露。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卿表示。不过在宋清辉来看,这也反映了徽商银行在经营管理方面存在漏洞。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银行应该是把控制风险放在第一位,但有时确实会受到一些利益驱动,为了达到一定业绩,可能会扩大放贷规模以及对贷款审核放松等。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晗

(责任编辑:刘伟 HF11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徽商银行公众持股濒临“红线”》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