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蔡锷生:一挂上“传统企业”融资能力就受挤压场来解决

2018-07-08 10:50:36 腾讯财经 
蔡鄂生,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银监会原副主席
蔡鄂生,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银监会原副主席

  腾讯财经讯 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博客,微博)、《财经》智库承办的2018中国财富论坛于7月6-8日在青岛举行,今年的主题为“探寻开放与监管新范式”。腾讯财经对本次论坛全程直播。

  蔡锷生分享了与一个企业人的 聊天,“他说我们现在,当然这个话不一定对。他讲这么一个意思,说现在你只要一挂上传统企业,如果企业出了点问题,你的资金融通的能力和你资本补充的能力就马上受到挤压;而当你说新型经济受制互联网,甚至他提到像小米这样的,它的资本会很快补充,或者按照估值,资本就进去了。”

  蔡锷生认为,这个问题得值得思考。“现在不要按着一窝蜂或者怎么样,创新发展没有问题,但是我们实体经济的支撑和新动能的产品到底是什么样的行业?我们的经济结构到底是什么?”

  蔡锷成表示,除了产能过剩以外的所有行业都要有这么一个转变,不是一个简单的淘汰,淘汰是在政策下,通过市场来解决问题。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蔡锷生:谢谢主持人,我们都是老朋友了,主持人非得让我讲这题目,好像大家又关心,又搞不大清楚的事,就让我来说。

  7月6日深化改革委开会,公开报道上说会上指出改革进一步触及深层利益格局和调整,和制度体系的变革,改革的复杂性、敏感性、艰巨性更加突出,讲了这么一段话。实际上我们亲身体会,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了改革的总体方案,十九大对改革的总体要求从我们国家的发展上和新时代的总体要求上都做了一些很具体的,而且明确的一些部署。实际上在“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发展的战略上对目标讲得很清楚。我们实际在稳中求进的总体指导下,怎么做好“三去一降一补”,现实生活中又给了我们切身感受,对这个切身感受到底怎么看?有些事情不是让你来看一个简单的好与坏,而是看这种现象和这种措施下来以后,按照这个目标,按照我们的总体要求,它是不是在往这个方面在往前进,我觉得这个可能让我们更好的判断。

  现在央行的领导,还有包括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开会,都讲了一个经济韧性和市场韧性的问题。你韧性了,就说市场本身和我们经济有很强的基础支撑才具有韧性,具有韧性的材料是合成材料,不是脆的。我们讲货币政策工具要富有弹性。这些关系怎么把它处理好,实际上我认为也是我们改革开放和完成目标所要在实践当中把它运用好的。

  因为你都讲了,要讲适度,货币政策要及时,反正这个话没有拿稿子记不清,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怎么根据这些变化来解决问题,大家说去杠杆,资金压力大,各个行业都在讲一些。但有一些理念上的东西,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

  到了青岛跟一个企业的人聊天,他说我们现在,当然这个话不一定对。他讲这么一个意思,说现在你只要一挂上传统企业,如果企业出了点问题,你的资金融通的能力和你资本补充的能力就马上受到挤压;而当你说新型经济受制互联网,甚至他提到像小米这样的,它的资本会很快补充,或者按照估值,资本就进去了。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我觉得值得思考。现在不要按着一窝蜂或者怎么样,创新发展没有问题,但是我们实体经济的支撑和新动能的产品到底是什么样的行业?我们的经济结构到底是什么?就是我们从“高速度”向“高质量”的转变,首先是指我们现在的各个基础的这些,除了产能过剩以外的所有行业都要有这么一个转变,这是我的看法,不是一个简单的淘汰,淘汰是在政策下,通过市场来解决问题。

  现在老怕这个,不是怕,就是说企业要完蛋了,没钱了,爆仓了这些问题,市场本身就是要有一个竞争和淘汰的过程。就这些问题,我们接受的程度,它这种现象和我们的目标,和我们的政策措施,它的偏离度,它的切合性,到底怎么样,我觉得大家应该有判断,特别是作为金融行业的人,你是金融服务业,你别到时候现在七千亿在债转股支持中小企业,还有不良资产,你银行不良资产最后收完以后,又能有价值出现的不良资产是什么不良资产?你让银行去收,收谁?机器设备吗?肯定不收,他收的是厂房机器设备下的土地,那个未来价值不一样。

  这些现象和问题需要我们在新时代下,按照十九大的要求,怎么由创新思维解决这些问题,因为我们现在是深层利益格局和体制形势的问题,你用老的思想去看“三去一降一补”去解决问题的话,我们自己的信心到底怎么样?现在的金融委开会,包括总体调子也讲,稳中求进,经济整体向好,另外,去杠杆的功效和总体成绩已经取得初步成效。总体成效下的好的方面下,不可能没有新的问题产生,不能说现在光是一种思维,好像这块取得的成绩,是不是底下就没有问题了,我觉得这不是我们对待一个事物发展过程中,一个正确的面对现实的看法。我们老讲底线思维,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但是从思维方式来讲,我认为是两句话,底线思维,还有问题导向。

  底线思维的问题就是说我们通过思维,通过这个底线是什么呢?就是可能出现的现实,我们要面对,我们认这个问题,而不是不认这个事。如果是底线思维就是说我不认为它可能发生这种事,就不叫底线思维。底线思维我认为它可能发生事,而且我要面对,是这样才能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力量。因为你认为这种东西可能就是我未来要面对的现实,你就必须想怎么办?怎么办呢?问题导向,问题是什么呢?问题才是我们创新发展的一个驱动,因为你看到了它的问题,通过我们的措施来解决才行。所以现在我们对这个市场看,实际很多经济生活中面临问题就是这样。我在其它论坛讲过,我们的改革开放和我们的企业发展,金融支持相当部分是信贷支持这个高速增长的,这一点我觉得大家不应该有什么怀疑吧。

  但是你新支撑的高速增长的企业状况是什么呢?我们企业改革过来的状况是什么?最开始资本金不足,你资产负债表脱退比较严重,我们的资产质量也不是很高,在这种情况下,这张表是这样,杠杆率一去这张表就出问题。去杠杆过程中,怎么让资本有所增加,你的资产负债表怎么有所改善,关键你怎么提高你的资产质量,这个时候我们的杠杆率,你的企业发展和国家实行的“三去一降一补”的政策措施就慢慢变为融合的东西。所以我们在实际的过程中,能不能向这方面推进去走的。

  刚才我讲了,现在还有人和我说,说你现在银行的贷款到底给谁贷?实体经济,就是我们脑袋里的实体经济,在银行里有些观念里头是什么搞不清楚?不是搞不清楚,就是我们现在政府平台,由于政府债务、政府平台这块不能贷款。政府推动经济的冲动和市场的结合到底怎么办?真正要通过创新思维改善金融服务,强监管,如果说认为强监管,原来我老说不能把监管和创新作为对立面来看,它的是一个整体来看,可能好一点。不要强监管下,就好像压抑我的创新和我的企业的发展。而这种所谓的强监管的东西,它的政策措施,监管本身也要改革。监管是促进银行,昨天我们周亮副主席讲的,银行怎么转轨向高质量发展,第一条就是让你服务实体经济,所谓回归本源。所以你的这些东西向这个方面作用力,而不是简单的在利润冲动下做事,可能会有所变化,或者处理现实生活当中的问题,可能就会比较柔和一点。

  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真正还是要解决创新思维问题,你光说创新,你思想不解放,思维方式没有变化,谈何创新,无非是新技术的研制。但你对社会发展和我们总体目标的实践作用怎么样,结构变化怎么样。

  所以这两年我们肯定需要在这种新时代和整体转变下,结构调整下,完成向高质量、高效益转变的情况下,是要看到很多的利益格局。就是说我们切实的一些格局是受到冲击,而这种冲击你不能认为是伤害了我,而这种压力、这种东西是不是我们地方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是不是有正向的。这样可能我们的心态就会好很多,我们的信心就会大增,从人的角度讲,我们就会坚韧不拔的、脚踏实地的,毫不动摇的去落实十九大提出的各项目标、任务。谢谢。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蔡锷生:一挂上“传统企业”融资能力就受挤压场来解决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