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南京银行140亿定增被否 资本充足率告急

2018-08-07 03:15:57 时代周报  曾令俊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

  南京银行(601009,股吧)140亿元补血计划“意外夭折”。

  7月30日晚间,南京银行发布公告,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未获得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核准通过。受此利空消息影响,南京银行第二天股价大跌4.21%。近年来,银行资本充足率下降,上市银行通过发行债券、定增、非公开发行等方式补充资本已成为常态,南京银行补血计划被否确实让外界感到意外。

  “被否无非是两大方面的原因,一是外部融资环境发生了变化,政策对这块收紧;二是银行自身的问题。”华南地区一位不便具名的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

  对于被否的原因以及对该行的影响,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南京银行董秘,但未获回复。至记者截稿时,证监会以及南京银行仍未披露原因。

  “补血”意外夭折

  南京银行的“补血”计划源于一年前。2017年8月2日,南京银行发布公告,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为五名特定投资者,分别为紫金投资、南京高科(600064,股吧)、太平人寿、凤凰集团和交通控股。所有发行对象均已与公司签订附生效条件的股份认购协议。

  根据当时的公告,本次南京银行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6.96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4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据了解,这也是该行自上市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融资计划。

  南京银行的补血计划在初期可谓顺利。去年11月初,江苏银监局同意该行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并核准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东资格。证监会官网显示,南京银行此次定增在11月7日报证监会审批,证监会于11月14日受理,并在12月中旬给出第一次书面反馈。

  而南京银行7月30日晚间突然发布公告表示:“ 7月30日,中国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对本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进行了审核。根据审核结果,本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未获得核准通过。”

  南京银行被否引发了一系列的猜想,上市公司再融资收紧、南京银行自身问题被认为是最可能的原因。

  “今年以来,农行千亿定增以及部分农商行的补血计划都获得批准,南京银行募资的金额也不算特别大,按道理政策是没有变化,而且最近也没有听说再融资政策收紧。”华南地区某不便具名的私募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在此之前,7月初农业银行刚刚完成千亿定增,如果说农业银行是国有大行较为特殊,但张家港行可转债、贵阳银行及宁波银行(002142,股吧)优先股等上市银行再融资均陆续过会。

  亦有可能是南京银行自身的问题。根据该行1月初对证监会反馈意见的回复内容,截至当时,南京银行尚未了结的涉诉金额超过3000万元、作为原告的案件共计16宗,合计涉诉金额12.12亿元,占该行截至2017年9月30日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的1.83%。

  不过南京银行认为,前述诉讼均为该行正常业务经营过程中所产生的经济纠纷,该行已针对上述涉诉贷款依据其风险特征进行五级分类并相应计提减值损失,或已对上述部分贷款进行全额核销,上述诉讼不会对发行人财务状况产生较大不利影响。

  今年1月,南京银行镇江分行违规办理票据业务领到了银监会江苏监管局开具的323万元的罚单。但在诸多银行业人士看来,两者的关系并不大。按照《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其中明确了七种情形不得非公开发行股票,被罚款并不属于其中之列。

  “被否的原因可能在于,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倒逼银行改革,银行的内生性不足,长期通过二级市场补充资本。”上述投行人士分析称。

  资本充足率承压

  事实上,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逼近监管红线,亟须补血。“对该行还是有一些影响的,需要通过更多渠道补充资本。”上述投行人士说道。

  此前,南京银行的评级连续三年遭遇下调,这三次降低评级均与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程度有关。2016年6月27日,标普宣布将南京银行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这已经是标普连续三年下调南京银行的评级。2015年6月底,标普将南京银行的长期发债人信用评级从“BBB-”下调至“BB+”,而更早的2014年6月下旬,标普曾将南京银行列入“负面展望”的名单。不过标普称,应南京银行要求,最终撤销了上述评级。

  截至2017年末,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2.93%,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3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7.99%。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6%、9.4%、8.2%。

  中信建投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表示,南京银行后续再融资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压力较大。在风险加权资产增速和业绩增长不变的情况下,核心一级资本最多只能支撑到 2019 年底,因此在无其他外源融资的补充核心资本的情况下,公司需要加大 2018 年的利润释放速度,或降低风险加权资产的增速。

  华宝证券分析师杨宇认为,在过去金融加速创新的过程中诞生了很多可以减少银行表内资本计提的监管套利途径,随着去杠杆、打破刚兑、上下穿透等监管要求的严格推进,以往被隐藏的资本占用将浮出水面,被高估的资本充足率也将回归真实。在这一过程中,银行的资本将被加速消耗,而中小银行面临的压力最大。

  事实上,南京银行这几年来频频融资。2015年6月,南京银行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80亿元;2016年1月和9月,南京银行两次成功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共募集99亿元。

  7月31日晚间,南京银行还发布了2018年半年度业绩快报。截至2018年6月底,资产总额1.19万亿元,较年初增长4.6%;不良贷款率0.86%,较年初持平。

  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134.96亿元,同比增长8.62%;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78亿元,同比增长17.1%。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今年上半年该行的营收增速创造了近两年的新高。在2017年一季度、2017年上半年、2017年前三季度、2017年全年和2018年一季度,南京银行营收同比变动幅度分别为-21%、-17%、-12%、-7%、8%。

  “对于南京银行而言,自2018年一季度开始已经告别2017年营收持续同比负增长的乏力局面,从边际改善情况来看,2017年以来营收增速已经迈入上行通道。我们判断净利息收入是支撑营收持续改善的核心动力。”申万宏源(000166,股吧)分析师马鲲鹏表示。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南京银行140亿定增被否 资本充足率告急》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