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坏账回表 宣城皖南农商行不良率超8%

2018-08-11 10:46:16 中国经营报  杨井鑫

  随着监管加大对掩盖不良贷款违规查处后,农商行的坏账正在逐渐浮出水面。

  部分银行通过不良资产的挪腾将坏账移至表外粉饰报表,但是这类资产时下难以消化。同时,监管要求中小银行充分暴露坏账,以致有的银行不良率坏账回表大幅上升。

  据《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了解,安徽宣城皖南农商行2017年披露的不良率超过了8%,其原因之一就在于不良资产回表。尽管该行年报中称压降了不良贷款,但是“历史包袱”的暴露仍给银行的资产质量带来了较大压力。同时,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仅为78.79%,也远远低于监管120%的要求。

  出表掩盖坏账

  据宣城皖南农商行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总资产151.4亿元,较2016年的138亿元增长9.7%;实现净利润8386.69万元,较2016年的增幅也达到了83.62%。但是,不良贷款率却达到8.08%,与2016年的3.76%相比明显大幅上升。

  该行称,2017年在信贷资产质量全部真实反映的基础上,银行全年实现不良信贷资产净下降1.65亿元,不良率下降3.13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较2016年上升了30个百分点。剔除回表的不良转让信贷资产因素,银行年末不良率为5.19%,低于省联社核定5.44%目标任务。

  实际上,宣城皖南农商行的不良资产回表与监管的趋严密切相关。2017年7月,宣城银监分局曾因非真实转让不良资产和提供虚假或隐瞒重要事实的报表为由对宣城皖南农商行开出了一张50万元的罚单。

  值得关注的是,宣城皖南农商行2017年的不良率统计口径为8.08%,而2017年不良信贷资产净下降1.65亿元,不良率下降了3.13个百分点。这也就是说该行2016年的不良率超过10%,而报表显示数据仅为3.76%。

  同时,记者发现该行的贷款集中度较高,前十大贷款客户的贷款余额占到银行资本净额的79.16%,前6位客户的贷款余额均超过银行资本净额的8%。

  记者就此联系了宣城皖南农商行,但是该行以领导出差为由拒绝了采访。“由于银行业绩与经营团队的业绩直接挂钩,所以对于掩盖不良的冲动比较强。实际上,不良贷款的出表多是以时间换空间,不少机构都寄希望于经济形势和行业经营环境的好转来逐步消化不良。”一家农商行人士认为,中小银行新生不良贷款的速度有所提升,而存量的消化目前也很难。

  “2016年到2017年间,银行相互代持不良的情况非常多,甚至专门成为了一种生意。一些银行将不良资产打包后出具兜底函,承接资产的资金方投资收益率能够达到年化8%,而作为通道业务的银行也能够有不菲的收益。”该农商行人士表示。

  重拳整治违规

  商业银行采用各种方式掩盖不良已成为一种“潜规则”,而监管和市场也对银行真实的贷款风险比较担忧。由于银行业资产质量进入到下行通道,监管在防止系统风险发生的前提下对不良进行了摸底和“揭盖子”。

  在2018年监管的一系列专项检查中,对于掩盖不良和违规处置不良的惩处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在年初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中,监管对掩盖不良的行为进行了分类,其中有五类被重点关注,包括资产质量分类失真或人为调整分类掩盖不良;违规通过重组贷款、虚假盘活、过桥贷款、以贷收贷、签订抽屉协议或回购协议等掩盖资产质量;通过各类资管计划违规转让等方式实现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或虚假出表;利用空壳公司或者设立其他平台于关联账户融资承接不良贷款;将正常和关注类贷款与不良资产一起打包处置,或附带回购协议打包处置的不良资产。 在2018年监管的一系列专项检查中,对于掩盖不良和违规处置不良的惩处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在年初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中,监管对掩盖不良的行为进行了分类,其中有五类被重点关注,包括资产质量分类失真或人为调整分类掩盖不良;违规通过重组贷款、虚假盘活、过桥贷款、以贷收贷、签订抽屉协议或回购协议等掩盖资产质量;通过各类资管计划违规转让等方式实现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或虚假出表;利用空壳公司或者设立其他平台于关联账户融资承接不良贷款;将正常和关注类贷款与不良资产一起打包处置,或附带回购协议打包处置的不良资产。

  在经历了监管“三三四十”专项检查后,今年7月一批中小农商行的违规行为也陆续“吃到”罚单。

  7月11日,河南周口银监分局对河南太康农商行罚款100万元,原因为“存在违规出具借款保函,违规对外提供担保,违规出具付款保函,违规通过同业为他行投资提供通道,非真实处置不良贷款”;同一时间,河南安阳商都农商行也因“作为通道、违规接受其他银行不良资产包”被安阳银监分局罚款20万元;另外,山东滨州银监分局7月5日对山东惠民农商银行也罚款315万元,理由同样为“违规发放贷款、同业融出超比例、违规处置不良贷款等”。

  “对银行的违规检查通常针对资金、保函等比较敏感的地方入手,主要是资金、资产和风险三个方面考量。”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称,掩盖不良的出表交易资金量会比较大,资产质量则较差,往往具有兜底函和回购函。

  该人士称:“目前监管方面是希望机构能够充分暴露不良,便于监管掌握实际情况。已经有地方监管要求,银行金融机构将逾期超过90天的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同时贷款客户只要有逾期的就进入关注类。”

  记者了解到,在监管加大检查和充分暴露不良的要求下,近期不少农商行的账面不良率都有明显上升趋势。

  东方资产于7月份发布报告称,2018年商业银行账面不良贷款率普遍被低估。报告显示,受访者所在地区的银行类金融机构真实不良贷款率可能达到3%~5%。商业银行出于业绩考核和监管要求,存在粉饰财务报表、掩盖不良贷款方面的动机,有可能会采取借新还旧、资产置换、虚假出表、降低评级标准等方式,有的甚至可能公然造假,对真实不良贷款进行隐藏和缓释,降低当期不良贷款压力。

  “不良资产的非真实转让并不能减轻机构的压力,甚至可能会加重机构负担。但是,业绩与收入、晋升挂钩,这就需要经营管理人员有所权衡了。”上述农商行人士告诉记者,有的股份行对掩盖不良就深恶痛绝,总行内部规定一经发现严惩,并鼓励内部揭发。

(责任编辑:王曦晨 HF06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坏账回表 宣城皖南农商行不良率超8%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