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全球政治不确定性因素增强 新兴市场整体充满投资机会

2019-03-21 07:01:04 金融时报 

本报记者刘燕春子

今年全球经济依然延续了2018年末呈现的不确定性趋势,并且已经出现增长放缓的迹象。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均面临着不同程度的风险与挑战。全球大环境发生改变,地缘政治风险层出不穷,投资者难以放松紧绷的神经。

那么,全球经济在2019年将会面临哪些重大挑战?各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前景如何?国际大宗商品市场走势又将受到哪些因素影响?将呈现哪些特征?带着一系列市场关注的热点话题,《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FXTM富拓货币策略和市场研究全球主管贾米尔·艾哈迈德(JameelAhmad)。

《金融时报》记者:目前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趋势明显,您认为2019年全球经济前景将会面临哪些重要挑战?

贾米尔·艾哈迈德:当前世界整体的大环境正在发生变化,很多发达国家的政治环境非常不确定,这是很多人之前没有遇到过的,会导致金融市场对此出现不同的反应,同时也反映到宏观数据当中。

例如,英国“脱欧”前景的不确定性,接下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又要做什么或者说什么,以及欧洲之后可能会面临的其他风险,这都反映出政治上的不稳定性。因此,很多投资者在观察市场时,每天都需要关注政治上的变化,而不像以往那样会将更多精力放在宏观数据上。

我们预计,未来发达市场经济增长会放缓,而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会更加强劲,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经济增长率的差距可能还会进一步扩大。所以,2019年很多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和其股票市场都出现了大幅反弹。我们预计,美国今年经济的增长应该还会比较强劲,但将低于3%的增长水平。另外,即便是考虑到“脱欧”的影响,英国的经济表现也还不错,但是日本和欧洲的经济应该会不及预期,可能也就1%左右。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在2019年会产生哪些变化?是否会再次进行加息或者是降息?

贾米尔·艾哈迈德:预计在今年晚些时候美联储会有一次加息,但同时我们认为,美联储对全球经济整体增长的观点可能不会那么乐观,因此也会影响到其政策前景。美联储的态度基本上应该是会和其他国家央行的表态一致,也就是今年的经济会面临很多挑战,可能会对全球的经济增长带来威胁,同时也可能会影响到美国经济的增长。由于美国的经济增长应该还是会超过2%,所以,美联储有理由在今年再加息一次。

另外,如果说美联储对前景不那么乐观,可能会为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带来一定的货币政策操作上的空间,像印尼央行或者马来西亚央行也有可能会考虑降息从而刺激经济,不用紧跟美联储的加息步伐。

《金融时报》记者:美元在2019年的走势能否保持强势?主要影响因素有哪些?强势美元是否如特朗普所说威胁到美国的经济?

贾米尔·艾哈迈德:美元还会继续走强,但可能不会如去年那么强劲。预计美元指数今年可能还会上升1%至2%,一是因为当前美国的经济增长没有去年那么强劲;二是因为美联储已经基本上放弃了强劲加息的态度。今年美国的经济增长不会高于3%,而且美联储也不会像去年一样继续加息3至4次,而去年美元大幅上涨就是因为这两个因素的激励。

至于强势美元会对美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的说法,从表面上看似乎有道理,但是其实美国经济主要还是依赖国内消费,将近三分之二的GDP是靠国内消费支出来推动的,美元走强不会影响到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对美国经济并不构成负面影响。

但是为什么说特朗普的这些评论会对市场造成影响,这是因为不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虽然美元走强不会对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带来正面的影响,但也不会像特朗普所说会影响到美国经济的基本面。

《金融时报》记者:您如何看待欧元区2019年的经济表现?是更偏向于悲观还是更偏向于乐观?欧洲央行今年还存在加息的可能吗?

贾米尔·艾哈迈德:应该说是悲观的,因为欧洲面临的外部挑战比较多,而且它自身在政治方面也有很多风险,在经济结构上本身也有一些挑战。此外,欧洲央行货币政策的灵活性很小。

今年欧元区的经济增长肯定是不尽如人意的,而且今年年底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就要离任,所以,未来会有很多的不确定性,而欧元现在的币值就反映出了这种不确定性。

在加息方面,应该说2019年和2020年欧洲央行大概率不可能加息,除非市场环境发生实实在在的变化。同时,我认为,欧洲央行也不会降息,但是它可能会更鼓励银行去贷款给消费者。但这对欧洲的银行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银行本身就已经存在很大的贷款压力了。如果考虑到欧洲这些银行的压力,以及欧洲的政治风险和意大利高企的债务,就很难保持一个乐观的心态。

《金融时报》记者:您觉得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是否会在6月延长减产协议?沙特俄罗斯之间是否在减产问题上存在分歧?

贾米尔·艾哈迈德:延续到年底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因为OPEC希望重新达到市场平衡,但是OPEC在原油市场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弱,所以,需要依赖OPEC之外的其他产油国的协助,因此,沙特和俄罗斯现在的意见都非常重要。

像沙特、尼日利亚或者委内瑞拉这些国家希望油价能够高一些,以支撑国内的财政,但对非OPEC国家的俄罗斯而言,油价低一些依然还是可以盈利的。因此,虽然说大家一致的利益当然是希望油价能高一些,但是油价的涨幅可能不会太快。

然而,我们知道特朗普并不希望油价太高,这是因为他认为油价低一些对于美国的消费者有好处。因此,由于决定油价的因素有很多,所以,未来很难说到底什么样的因素会导致油价上升。

《金融时报》记者:2019年初,国际金价表现相对疲软,尤其跟去年第四季度相比。您认为后期金价是否还具有上行动力?如果有的话,主要的支撑因素有哪些?

贾米尔·艾哈迈德:目前金价可能与历史相比还是比较疲软的。对于支撑金价的因素来说,主要是政治风险以及经济增长面临的挑战。但是如果说金价要回到1320美元/盎司、1350美元/盎司甚至是1370美元/盎司的水平,那么可能需要未来美国对于利率的态度更加悲观。而美元走软对金价的支撑是最有利的一个因素。而从避险角度看,黄金和日元更加会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金融时报》记者:您刚才说比较看好2019年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表现,那么您认为,新兴市场经济体在2019年可能会面临的风险有哪些?

贾米尔·艾哈迈德:新兴市场最大的风险是如何让其经济更加依赖于国内消费。今年全球经济面临的挑战令其不能再像以往那样去依赖发达国家的需求,所以,就需要更多地依赖于国内的消费,这就要求新兴市场要进行结构性改革。然而,由于新兴市场经济体还处在发展中的阶段,进行财政或者是政府改革比较困难,所以,央行的操作空间可能会大一些,通过降息减少对于海外市场的依赖,促进国内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的新兴市场国家的表现差异会比较大。个别新兴市场的风险可能还比较大,如阿根廷、土耳其南非巴西这些经济体。但是对于大多数的新兴市场国家来说,其财政状况和条件都是要比去年有所改善。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