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自然灾害导致不良率激增 中小银行如何应对

2019-03-22 07:10:42 第一财经日报 

  继夏天海参热死、猪遇疫情,大连农村商业银行不良率翻倍之后,另外一家农商行也因为自然原因不良率激增。

  近日,甘肃康县农商行披露的2019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不良贷款18383.41万元,不良率7.90%,较上年末上升3.13个百分点。

  康县农商行解释称,受“8·7暴洪”及气象灾害的影响,作为区域主要农产品(000061)的核桃、花椒、天麻等经济作物产量下降,部分乡镇出现绝收,农民收入出现缩水,致使部分客户不能按期归还贷款利息,导致不良贷款大幅上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对第一财经表示,银行对自然灾害是很难规避的,特别是农商行。农商行的业务受区域限制,一般在一个县或者一个区内开展,另外,客户主要集中在三农客户、小微企业,风险集中度比较高。

  核桃、花椒绝收,不良剧增

  截止到2018年9月底,康县农商行不良贷款18383.41万元,不良率为7.9%,较上年末增加3.13个百分点,较2018年初上升幅度为66%。

  康县农商行称,为加强贷款质量管理,全面夯实不良贷款数据,压降不良贷款偏离度,按照农村信用社贷款五级分类实施细则,对利息逾期360天(含)以上贷款进行了全面分类认定,并调入不良。

  “因我行信贷资金大量投向农户,农户生产生活基础条件差,收入来源单一,大部分农户收入来源全靠劳动力输出打工赚钱,外出务工人员春节回家时才能还本付息,按季结息较为困难。加之受8·7暴洪及气象灾害的影响,作为主要农产品的核桃、花椒、天麻等经济作物产量下降,部分乡镇出现绝收,农民收入出现缩水,致使部分客户不能按期归还贷款利息。”康县农商行称。

  再者,是不动产管理登记的影响。甘肃省被列为不动产登记管理试点县,由于90%以上的房产无土地证,试点前该行一些客户用房产证办理了他项权证,按照新规不予换发不动产登记证、不办理他项权证登记,致使部分房产抵押贷款因一时找不到新的抵押物,从而贷款无法办理续贷,导致贷款逾期。

  大额不良贷款也是不良率加大的原因之一。康县农商行称,自2017年起针对大额不良贷款采取了诉讼,目前诉讼9笔,涉及金额3149.26万元,其中只收回一笔,涉及金额30万元,其余虽都已胜诉,但还未到执行阶段或执行尚未结束。

  此外,该行的不良率还受国家政策因素的影响。康县农商行表示,受国家加大环保政策落实的影响,部分中小企业因设备落后,致使生产成本不断增高,盈利水平持续下降,导致不能按期归还利息或本金。

  中诚信国际出具的2018年康县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报告显示,该行采用展期的方式控制不良贷款增长和缓解贷款客户还款压力,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展期贷款余额为3.93亿元,该行将展期贷款划入正常类。逾期贷款方面,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本金或利息逾期贷款在总贷款中占比9.01%。逾期贷款和展期贷款占比较高,未来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农商行不良率依然高企

  这不是第一起由于受自然灾害影响不良率激增的农商行。3月11日,大连农商行披露的2019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该行不良贷款率已经高达9.95%,为2018年年初的2.01倍。

  大连农商行解释称,这主要是受近两年大连地区自然灾害影响:2018年夏季百年一见的持续高温,使圈养海参、其他海产品大量死亡绝收;入秋之后非洲猪瘟疫情,则导致部分地区2018年生猪养殖出栏率降至零,当年新增海产品、生猪不良贷款3.4亿元。

  大连农商行的多项指标也开始告急。数据显示,2018年9月底,资本充足率已降至9.25%,一级资本、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6.82%,拨备覆盖率只有56.02%,比2016年底大幅下降106.17个百分点,比2017年底也下降了47.84个百分点,大幅低于监管红线。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对记者表示,就涉及农业风险的防御问题,完全靠银行是承担不了的,并且这种风险很难通过现有的贷款技术完全降低。

  “当下,农业风险的防御是通过农业保险或农业担保来进行风险的分担,国内现在政策性农业担保和政策性农业保险都在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但是由于风险实在太高,需要建立一个长期、稳定的体系来承担。例如,财政持续的支持、政策性担保、融资担保、政策性保险等。”曾刚表示。

  其实,从农商行整体上来看,随着宏观经济的变化,2018年以来,不少农商行不良率高企,资产恶化。例如,安徽桐城农商行在2018年末的不良贷款率由年初的3.03%升至12.25%,大幅上升了9.22个百分点;淮南通商农商行在2018年11月末不良贷款率为7.37%,较年初的3.01%大幅上升了4.36个百分点等。

  董希淼表示,农商行要加强内部管理,提高风控水平,扩大业务的行业分布,降低客户集中度,做小、做散,规避风险。同时,要借助金融科技的一些手段加强贷前预测、贷前监测、贷后的总结。

  “当下中小银行的不良压力特别大。虽然不少农商行都把处置不良放在重要位置,不过与大型商业银行相比,由于规模小、腾挪的空间小,处理不良贷款的渠道比较有限,难度也更大。监管应对于中小银行,特别是一些小型城商行、农商行在不良贷款的处置上给予支持,设置一定的过渡期、缓冲期,不要一刀切。”董希淼称。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