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揽储妙招还是饮鸩止渴?互联网存款将迎监管整肃

2020-11-25 17:21:52 财联社 

财联社(北京,记者 姜樊)讯,尽管当下监管暂无进一步动作,但市场已有预期,涉及近百家银行互联网存款市场监管政策正在酝酿中:监管层近日发声剑指互联网存款,直言一些高风险地区银行过度依赖互联网存款或导致负债资金的不稳定,无异于饮鸩止渴。

财联社记者翻阅多家热衷于互联网存款的银行财报发现,一些揽储渠道较窄的中小银行凭借着互联网平台的银行揽储,存款余额一路飙升,甚至出现数倍的激增,但揽储成本却高于线下。

“这与此前同业业务等主动负债具有类似之处,如果过于依赖,则可能导致这类存款的不稳定性。”国家金融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互联网存款可能未来将控制规模、限制利率,其规模或可参考同业业务的相关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依靠互联网存款渠道的银行已经开始自建渠道。一位民营银行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互联网平台确实能够快速揽储,也可以为银行快速拓展新客户,但后续在规模和利率上肯定会监管。“虽然不会放弃互联网存款的渠道,银行后续也将加大自营平台的建设。”

互联网之下小银行存款迅速攀升

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银行加入了互联网存款的行列,这些在全国知名度不高的中小银行已经从互联网存款中尝到了甜头。

据财联社记者统计,在京东金融、陆金所、度小满等3家头部平台上目前可见的项目共有190个,共涉及32家银行。这32家银行中,如达州银行、富民银行、振兴银行等多家银行在这三个平台上均有互联网存款项目。

在已披露业绩的银行中,无一例外在去年出现了存款总量的大幅上涨。一些银行在2018年存款曾出现负增长,但随后的2019年年报中,存款则出现了20%左右的上涨。而一些银行的存款增长更是出现翻数倍增长,一家地方银行的存款余额更是从2018年的14.36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70.77亿元。

一家民营银行的数据显示,从去年就已经尝到了互联网存款带来的快速增长。2019年年中业绩报告中提及,与存款合作平台的合作,对银行存款增长,特别是品牌推广产生了良好的推动效应。而去年半年时间,其存款总额相较于2018年全年总额增长177%。而今年三季度末,改行与京东金融等13家平台进行存款业务的合作,而其来自外部平台存款占到总负债中的38.4%。

不过,在互联网风生水起的同时,一些中小银行选择了更加激进的办法,在一些互联网平台上给出的利率高于其官网披露的执行利率。

以北京中关村(000931,股吧)银行的5年期的存款为例,其在官网上公示的5年期整存整取的执行存款利率为4.40%,但在互联网平台上5年期储蓄存款利率则为4.875%。而哈密银行在互联网平台上利率为4.875%的5年期存款,也同样存在比官网公布的4.85%的利率略高的现象。

抓住互联网存款的揽储稻草

“目前银行还没有暂停互联网存款的打算。”一家互联网存款的银行内部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虽然他也预期监管即将到来,但互联网存款确实对银行带动了银行存款的上涨,快速补充银行存款,而银行也没有其他更多更好的揽储渠道。

一位地方银保监局的人士也表示,当前,银行通过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销售存款产品,原因在于一些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揽存压力加大,为确保存款规模保持一定增速而采取的应急之策。

值得注意的是,这也让一些银行过度依赖于互联网平台吸储。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此前讲话中举例道,有的中小银行从今年4月才开通互联网平台存款业务,短短几个月时间已吸收存款200多亿元,占其各项存款的比例快速攀升至25%。某银行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总额甚至占到其各项存款的70%。

“部分高风险机构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有的占存款的比例已达70%。这些高风险机构自身抵御风险能力较弱,互联网平台存款占比过高进一步增加了其负债资金的不稳定性,饮鸩止渴,流动性隐患突出。”孙天琦表示。

财联社此前统计的36家参与互联网存款的银行中,最新的整体信用评级普遍从AA-到AA+,仅有2家银行为AAA级,但也有一些银行评级仅为BBB+。

“最主要问题在于这类资金的不稳定性。”曾刚表示,与同业业务等主动负债相似,在市场化下竞争高价获得的资金稳定性较差,如果过度依赖着资金来源,在市场出现波动的时候,就很可能导致银行流动性出现问题。

实际上,2013年资金市场“钱荒事件”就是很好的例证。当年6月,由于市场传某大行出违约消息,市场恐慌导致资金骤然紧张,同业拆借利率瞬间飙升,许多银行加入“抢钱大战”。而一些过度依赖同业业务的银行曾短暂出现流动性风险。随后,监管出台文件,限制银行同业业务规模。

而孙天琦也指出,部分银行依靠平台存款弥补流动性缺口,一定程度上替代了同业融资。部分问题中小银行资产流动性和负债流动性同时受到挤压,依靠互联网平台存款使其得以维持存量负债周转或支撑资产扩张。

与此同时,孙天琦表示,从更深层次看,这种模式一定程度上是对同业融资的替代,实质上银行与银行间的同业关系,变成了异地储户与银行的直接关系。“但是,同业风险识别能力高,储户风险识别能力低。”

存款突围或遭监管升级

孙天琦的发声,被业界解读为监管正在酝酿。

孙天琦曾表示,对于这类传统金融的新业务模式要深入研究,需要明确该业务准入条件、风险管理等要求,根据监管评级、经营情况、资本金及风险管理能力等设定业务门槛及业务规模上限,尤其需要明确哪类银行不能做该类业务。

一位地方银保监局人士还表示,要给银行机构设置门槛,明确允许开办网上揽存业务的银行应该具备的条件,以及哪种类型的银行能够准入,并设定存款规模上线。同时,也要给互联网平台设置准入门槛,严禁银行机构与管理不规范、风险问题突出的第三方平台进行揽存业务合作。

而在市场看来,控制规模、控制利率将是必然动作。曾刚认为,针对互联网存款的限制,可以参照同业业务的相关规定。

根据2014年发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单家商业银行对单一金融机构法人的不含结算性同业存款的同业融出资金,扣除风险权重为零的资产后的净额,不得超过该银行一级资本的50%。

不过,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对于互联网存款,不易“一刀切”。

浙江大学金融硕士学术主任 陈弘益认为,互联网存款利率如果显超出市场行情,则将有可能造成金融系统的不稳定,也才是真正需要监管的部分。互联网存款其实能够成功,不仅是因为高利率而已,其直观便利的操作界面,更能够受到年轻用户的青睐。而数字化也是未来银行发展的大势所趋。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也认为,监管思路应避免“一刀切”,考虑“分层监管”,按照所涉及风险高低进行监管,在控制风险的同时,也可为中小银行留出揽储渠道。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中小银行曾尝试多次突围存款难的问题。从大举进军同业存款,到保本理财,再到结构性存款;从最初起源于腾讯推出的“智能+”存款,靠档计息,最终均被监管。

然而伴随着些创新而来的则是一次又一次的监管升级:在2013年因同业业务导致“钱荒事件”之后,相关业务规模被限制,同业业务被大量压缩。而资管新规则让保本理财推出历史舞台,随即也对保本理财替代品的假结构存款,重拳出击。

在互联网存款方面,监管叫停并限制以靠档计息、随存随取为主的“智能存款+”及类似产品,在去年监管还发布了《关于全国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规范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有关要求》的通知,今年3月央行再度下发《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要求整改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等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