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开年辽宁兴城农商行等多家农商行变老赖 巨额担保业务背后存隐忧

2021-01-22 20:10:39 财经网 

开年1月,多家农商行变成“老赖”,各自均面临着数十亿上下的执行标的。更有农商行,被执行标的乃1年净利润6倍余。

这几笔巨额被执行标的,银行作为担保人,祸起于数例金融借款纠纷。

面对着巨额担保业务遇损,专家分析称,“部分中小银行业务匮乏,展业风格粗放,多依靠‘人情往来’而没有重视市场化路线。”而未来,这类成为“老赖”的中小银行,“内部因素看,需要完善公司内部治理;外部因素看,需要对担保业务充分尽调,遵循担保业务的基本风险原理原则”。

多家银行开年被列为被执行人

1月18日,天眼查信息显示,辽宁兴城农商行因与劳动合同纠纷,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仅为10804元。这已是1月起,该行第75次被列为被执行人。而在此前,天眼查显示,1月8日和1月11日,该行累计有74个案件被列为被执行人,合计被执行标的约6.91亿元。

据财经网(博客,微博)金融发现,该行注册资本仅为10亿元,被执行金额占该行注册资本的69.1%。wind数据显示,2019年该行净利润为1.07亿元,这几笔巨额标的系该行一年度净利润的6倍余。

值得一提的是,这6.91余亿的数额,出自于74个案子。这些案件中,执行法院相同,被执行人相同,每笔金额上在500万-900万不等,合计累成了一笔6.91余亿的“大山”。

除此之外,2021年开年1月,卷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被列为被执行人的,不仅兴城农商行,还有白山江源农商行,武威农商行。而这三家银行涉及的案件中,各类纠纷角色基本一直,慧金公司作为上诉费,追偿债务。银行作为担保人,连同借款公司成为被告。

财经网金融梳理发现,1月5日,白山江源农商行被白山中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达6.05亿元,1月6日,该行被南昌铁院列为被执行人,标的达12.03亿元,合计被执行标的金额达18.08亿。

1月13日、14日和15日,武威农商行被列为被执行人,合计标的达9.58余亿元,执行法院同样为南昌铁院。

此类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子中,执行法院相似、仅被告不同、标的金额不同。具体来看,据江西省高院披露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被告均为“南昌网诚慧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慧金公司”),据悉,慧金公司涉及的4个项目,皆为当地公司与出借人在一投融资平台上借款,而当公司无法还债时,出借人将对借款公司的债权转让给慧金公司,此后慧金公司受让债权,一连着起诉连几家还不起钱的公司。而银行作为此类公司担保人,负有连带清偿责任。

祸起数例金融借款纠纷

在兴城农商行6.91余亿巨额担保的背后,同样坐在被执行人席位的除了该行,还有中建明茂、万方控股两家公司及其法人。

据文书披露,2018年12月7日,兴城农商行向江西银行投融资平台“金e融”的全体投资人出具《担保保证书》。担保的主债权为:以中建明茂签署的《借款协议》、《投融资平台服务协议》等主合同及其修订、《补充协议》之约定为准。同日,中建明茂与该平台全体实名投资用户签订《借款协议》。(编号为【江银明某网借字xxx】)

简言之,在这数例巨额金融借款纠纷中,兴城农商行作为担保人,万方控股、中建明茂作为出借人,3方均被诉成为“老赖”,均面临合计6.91余亿执行标的。

值得注意的是,辽宁兴城农商行担保的“中建明茂”背后也有万方控股的身影。天眼查信息显示,万方控股高层或通过控股万方普惠、万方餐饮这2家公司与中建明茂法人徐强构成关联关系。

巧合的是,在白山江源农商行案子中,其出任担保人,背后出借人也与万方控股相关。据裁判文书显示,同样与白山江源农商行列为被执行人的还有万方控股。值得注意的是,在白山江源农商行的企业关系中也显示,万方控股参股白山江源农商行。

而对于上述中小农商行卷入担保事件,陷入金融借款纠纷,成为被执行人现象,银行业资深研究人士苏筱芮分析称,“一方面,部分中小银行漠视尽调流程,没有充分预估到担保业务存在的底层风险;另一方面,部分中小银行业务匮乏,展业风格粗放,多依靠“人情往来”而没有重视市场化路线。”

摆脱“老赖银行”任重道远

而据财经网金融梳理,上述农商行摆脱“老赖银行”或许任重道远。

天眼查信息显示,辽宁兴城农商行,注册资本仅仅10亿元的银行,被执行金额约占其注册资本69.1%,wind数据显示,该行2019年净利润为1.07亿元,如今要还1年净利润6倍余的欠款。

此外,白山江源农商行,注册资本22亿,被执行金额达18.08亿,占该行注册资本82.18%。武威农商行,注册资本12.16亿,被执行金额达9.58亿,占该行注册资本78.78%。

对于巨额的被执行标的,银行业资深研究人士苏筱芮分析称,从财报角度看,机构对外提供债务担保,如果已被判决为败诉,需要根据判决结果及时确认为负债,并计入营业外支出;如果已被判决为败诉但正在上诉的,也需要合理预估损失金额并计入负债。

北京乾成律师事务所律师曲桐对财经网金融表示,“可看银行名下有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比如其固定资产、股权等。”

财经网金融多方查找,并未找到上述银行近几年披露的财务报告情况。财经网金融就上述事项致电上述银行,但截至发稿时为止,暂未收到任何回复。

针对这类中小农商行成为“老赖”后的未来,苏筱芮称,“内部因素看,中小银行需要完善公司内部治理,在内部人员管理、流程审核等方面夯实根基;外部因素看,中小银行需要对担保业务充分尽调,遵循担保业务的基本风险原理原则,运用市场化手段做业务,而不是靠‘人情关系’”。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