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镇银行成高风险“重灾区”

2022-07-29 08:17:04 《小康》杂志社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郭煦

图源/hellorf

2021年四季度央行评级结果显示,农合机构和村镇银行风险最高,高风险机构数量分别为186家和103家,占所有高风险机构数量的90%以上。

整整两个月了,李女士存在银行的58万元还是取不出来。

李女士是江苏苏州人,两年前通过互联网软件在河南的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共存入58万元,银行的理财产品让她每月都有些收益。但从今年4月18日起,她存在这两家银行的钱再无收益入账,后来连本金取款也无法操作了。

和李女士一样担心存款安全的,有6家村镇银行的线上储户。4月18日和19日,豫皖两地的6家村镇银行先后发布通告称,因“系统升级”,暂停网上银行和手机银行的服务。截至目前,线上业务尚未恢复。

河南部分村镇银行“取款难”事件发酵两个月后,6月18日,河南省许昌警方、河南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多部门就此事进行回应。警方通报显示,以新财富集团实际控制人吕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涉嫌利用村镇银行实施严重犯罪,目前已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查封、扣押、冻结一批涉案资金、资产。

取款难背后的大股东

自4月18日起,位于河南、安徽的6家村镇银行的互联网存款突然提现困难,截至发稿已经历时两个月,线上储户的存款仍无法取出。

这6家村镇银行分别是河南省许昌市的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驻马店市的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商丘市的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开封市的新东方村镇银行,以及安徽省蚌埠市的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黄山市的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

上述6家村镇银行中,有5家银行的发起行和大股东均为许昌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许昌农商行)。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许昌市公安局曾发布《悬赏通告》,悬赏10万元通缉涉嫌严重经济犯罪的在逃嫌疑人孙振甫——从2018年起,孙振甫担任许昌农商行的副行长。

4月30日,针对媒体报道河南等地个别村镇银行取款难的问题,银保监会公开回应称,银保监会高度关注河南等地个别村镇银行有人涉嫌违法及线上服务渠道关闭问题,已责成当地银保监局密切配合地方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门,迅速调查核实,积极稳妥处置。

据接受媒体采访的线上储户介绍,通过互联网平台在豫皖两地村镇银行存款理财的,大多是外省人,主要来自广东、江苏、山东等经济较发达地区。虽然相关村镇银行通告称,线下网点可正常取款,但受疫情、交通等因素影响,大多线上储户仍在等待消息,没有去涉事银行网点。

此前的4月19日,作为互联网智慧银行科技服务商,君正智达(深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就已向相关部门递交书面报告,题为《关于禹州新民生银行(600016)、柘城黄淮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四家村行关闭一切线上渠道资金支付业务导致互联网平台出现大面积投诉及发生严重挤兑情况的问题反映》。“上述四家村行在各大互联网平台的存续互联网存款规模上百亿,涉及客户近百万人。”君正智达公司称,作为银行及互联网平台的合作伙伴,其已多次向四家村镇银行及其发起行许昌农商行反映情况、提示风险,对方均未给出解决方案,故向相关部门反映,希望“不良舆情及挤兑风险”得到及时化解。

受访的多名涉事银行储户称,他们在一两年前,通过度小满、京东金融等互联网金融平台,购买了相关村镇银行的存款产品,获得的利息收益比一般银行要高。2021年监管部门出台相关规定后,这些线上储户大多根据村镇银行提示,通过银行的微信小程序或APP,以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的渠道操作。

公开资料显示,许昌农商行前身是许昌魏都农商行,成立于2009年11月。许昌魏都农商行是在原许昌市魏都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基础上,经过股份制改造成立。2017年10月,该行更名为许昌农商行。

在对外投资上,许昌农商行是5家村镇银行的大股东。在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许昌农商行的持股比例均为51%;在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许昌农商行持股20.5%;在安徽的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和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许昌农商行均持股40%。

事实上,2018年1月,当时的中国银监会就颁布了《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以此规范商业银行股权管理和公司治理。也正是在这一年,许昌农商行被监管部门处罚了两次。

河南新财富集团浮出水面

与许昌农商行关系紧密的“合作伙伴”中,一家叫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新财富集团)的企业浮出水面。

相关证据显示,河南新财富集团与许昌农商行发起设立的多家村镇银行都有关联,或作为“隐形”股东间接持股。有河南银行业人士透露,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原来的实控人也是河南新财富集团,后来新财富集团退出,由河南新郑农商行控股30%;而河南新财富集团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或为商人吕某。

河南新财富集团曾卷入郑州银行(002936)原副行长乔均安受贿一案。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10月,乔均安因受贿罪被郑州中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一审判决书披露,2007年至2016年,乔均安利用职务便利,为河南新财富集团董事长吕某控制的公司在郑州银行贷款提供帮助,后向吕某索要累计2394万余元,事发后退还。

在对外投资方面,河南新财富集团是三家企业的大股东,持股均为51%。这三家企业是河南新瑞基投资发展公司、河南新汇通实业发展公司、河南新银创投资发展公司。

有些蹊跷的是,上述三家由河南新财富集团控股的公司,均在2020年7月被注销。2022年2月,河南新财富集团也被注销。

就在河南新财富集团被注销两个月后,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等6家村镇银行关闭了线上取款、转账等资金渠道。

随着事件不断发酵,这几家村镇银行存款事件的重重疑点不断浮出水面。

根据许昌市公安局发布的通报,2022年4月19日,许昌市公安机关依法对河南新财富集团涉嫌重大犯罪立案侦查。

许昌市公安局称:“该案涉嫌犯罪行为持续时间长、参与人员多、案情十分复杂。公安机关将进一步加大案件侦办力度,不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逃避惩罚,进一步加大追赃挽损力度,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并适时发布案件侦办阶段性进展情况。”

6月18日,据河南省银保监局官网通报:针对近期个别村镇银行线上服务渠道关闭问题,河南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各级金融管理部门密切配合公安机关开展调查,禹州新民生等村镇银行线上交易系统被河南新财富集团操控和利用的犯罪事实已初步查明,相关资金情况正在排查。

“河南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责成相关村镇银行紧紧依靠当地党委政府,积极配合公安机关侦办案件,做好资金信息登记和后续处置工作,依法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同时,提醒相关群众配合做好信息登记工作。”上述通报称。

《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查阅相关系统后发现,河南新财富集团成立于2011年7月,注册资本1.16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余泽峰,经营范围为实业投资、企业投资与管理,由余泽峰、林恒森共同持股。

虽然在公开信息中关于吕某本人及其发迹的资料并不多,但在河南的金融圈,吕某却是一个经常被提及的“人物”。吕某真正的第一桶金,来自高速公路。2003年9月26日,河南兰考到沈丘的兰尉高速正式奠基,建设方兰尉高速开发有限公司背后的实控人,正是吕某。

据调查,以实控人吕某为代表的河南新财富集团,参股了至少6家农商行及村镇银行。河南新财富集团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资金掮客等方式,涉嫌转移资金达397亿。通过银行和关联公司的交易,河南新财富集团可能借道广州农商行及渤海信托,转移了巨额资金。

据了解,目前吕某已逃往境外,并以“久安电视国际传媒集团”理事长的名头公开活动。案件正在侦办中,涉及近3000名储户、超过12亿存款。

村镇银行监管难题待解

村镇银行取款难事件屡受关注,也将村镇银行经营问题推向了公众视野。

有关专家指出,由于目前已刑事立案,客户理论上成为了刑事案件中的受害者,得等刑事案件走完侦查、起诉、审判的整个流程,最后由法院作出刑事判决书并生效后,才能确定受害者的具体人数、金额,统一由责任方赔偿。

“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新财富集团,我们只是把钱存进了合法的银行,怎么就因此参与了非吸?”这是来自一名村镇银行储户的疑问。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中国现存的村镇银行数量1649家。截至2021年3月,村镇银行在中西部占比65.8%,县域覆盖率71.2%。农户和小微企业贷款占比始终保持在90%以上,单户500万元以下贷款占85%,户均贷款为30.5万元。

事实上,村镇银行有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就是高风险。风险的一大来源是股东。村镇银行股东通过直接贷款、股权质押、理财产品、信托计划、保险产品投资等方式,大量占用金融机构资金的情形时有发生。

村镇银行成为了一些问题股东不受限制的“提款机”。中国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此前发布的《关于金融风险“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的几点思考》一文中就指出,“2021年处置的两家高风险银行,其中一家银行总资产约1500亿元,93%的贷款给了控股股东,另一家类似规模的银行80%的贷款也给了控股股东。”

2021年四季度央行评级结果显示,农合机构和村镇银行风险最高,高风险机构数量分别为186家和103家,占所有高风险机构数量的90%以上。

此前引发热议的辽宁63名中小银行一把手被查一事便是例证。目前整个辽宁的中小银行数量也只有76家,被查一把手的比例超过80%,风险的普遍性可见一斑。

一位村镇银行人士表示,村镇银行因为是放开银行成立条件后的创新产物,部分村镇银行确实存在股东复杂、实控人不清晰的状况。村镇银行因为数目众多,监管上有难度,从经营层面看,部分村镇银行经营披露并不透明,确实存在一定的经营风险,且因为村镇银行规模和资本有限,其承受风险和化解风险的能力较低。这些都是潜在的风险,需要后续通过加强行业监管和村镇银行自身加强治理逐步改善。

实际上,监管部门也预见了这一风险。目前全国的农商行、城商行均已开始推进改革。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指出,农村中小银行股东“小、散、弱”情况普遍,一些机构仍然存在内部人控制、外部人操纵、违规关联交易等问题。农信社省联社定位模糊,履职越位与缺位问题并存;有的村镇银行主发起行履职不到位。高管人员专业能力不足,缺乏有效监督。

针对此次事件,银保监会表示,下一步将持续加大监管力度,完善股东监管制度机制,严格股东准入、压实股东责任、强化股东约束、优化股权结构,严厉打击违规持股、操纵机构正常经营、利用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等突出乱象,加大对违法违规股东的教育惩戒和公开披露力度,进一步提高股东违法违规成本,切实提升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水平,增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能力。

对银行来说,信用是核心,而相关风险事件之所以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本质是因为冲击了市场对村镇银行的信用信心。

北京瀛和律师事务所资本证券中心负责人王晓燕律师表示,村镇银行的风控问题是基于村镇银行特有的治理机制、客户类型等综合因素长期形成的普遍问题,而加强风险管理是一项基础性的、长期性的、系统性的工作,是村镇银行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

7月11日,这一事件有了最新进展:河南省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当日发布公告:对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账外业务客户本金分类分批开展先行垫付工作。7月15日开始首批垫付,垫付对象为单家机构单人合并金额5万元(含)以下的客户。单家机构单人合并金额5万元以上的,陆续垫付,垫付安排另行公告。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2年7月下旬刊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