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徽商银行1600万元存款变形记

2016-07-19 10:51:52 证券市场周刊 
  本刊实习记者 申佳平/文

  身居北京的王慧(化名)近日向《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爆料称,其当初存在徽商银行1600万元的存款被挪用了,至今未还。据王慧提供的一段录音,时任徽商银行马鞍山某支行行长田某对王慧承认了存款被挪用,并表示“这是我的错”。

  在交涉无果的情况下,王慧最终在2015年年底将徽商银行告上法庭。据悉,法院已立案审理。被蹊跷挪用的1600万元2014 年年初,为了到安徽省发展业务,王慧结识了时任徽商银行马鞍山市花山支行(下称“花山支行”) 行长田某。该行以需要拉存款提高储蓄率为由,经田某介绍,王慧与该行以签署《存单保管协议》的形式先后四次向花山支行存入人民币共1600 万元。根据存单保管协议内容的约定,王慧将存款存入花山支行,银行履行“存单保管”业务,在约定的期限内,不办理网银也不取款,直接将存款单交给花山支行保管。到了存单保管的到期日,花山支行就会将存款单归还给王慧,再由王慧自行支取。花山支行在该四份协议上均加盖公章,该行行长田某和乙方王慧也亲笔签名。一切看来似乎都很合规,王慧也妥妥地相信了存单的法律效力。

  据王慧回忆,到了存单保存到期日,王慧来到银行希望取出存款。不料,田某却告知她,资金被用来给一个企业用做临时周转。经过多次讨要,田某代表花山支行提供了一份《还款计划协议》的文件。

  记者了解到,该协议包括三方主体,分别为甲方安徽中杭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杭公司”),乙方王慧,以及丙方花山支行。协议的第二条内容是:“甲方的开户行为花山支行,2014 年_ 月份该行存款额度不足,为帮助该行拉足存款,乙方经甲方介绍于2014 年_ 月_ 日在该行存入人民币_ 万元,存款账号为_。”协议还写道:“中杭公司为此笔存款作无限连带责任担保,在乙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甲方通过丙方的配合挪用了此笔存款,现因甲方的几笔融资款未能及时到账,造成资金的紧缺,甲方未能及时偿还此笔存款,经三方商议不想扩大事情的严重性造成不良后果,因此,甲方与丙方共同愿意为此笔存款做以下的还款计划……”

  接下来,协议里清楚地规划了四个还款日期, 分别为2015 年2 月15 日的三百万元整、2015 年3 月31 日的六百万元整、2015 年4 月30 日的六百万元整,以及最后到2015年5月30日把利息付清。在该协议最下方,除了乙方王慧是空白的,甲方位置有中杭公司的公章及其法定代表人的签名,同时,丙方花山支行负责人栏有时任行长田某的签字。

  纵使这份协议描述的过程非常详尽,还款计划也很清楚,王慧仍然拒绝签署这份协议。她向记者解释:“我在银行存钱,他们(田某) 却想把我的钱挪给中杭公司使用,然后再由银行与中杭公司一起还钱,这个事情我不能同意,因此我没签字。”“我想“徽商银行”董事长应该是不知情的,因此我给李宏鸣写了两封求助信。”王慧如是说。

  可王慧等来的不是徽商银行归还的欠款通知,而是一通来自徽商银行新任行长的回复电话。新任行长跟王慧说,你与该支行签署的《存单保管协议》实属田某的个人行为,与徽商银行无关;同时,田某由于私盗公章并伪造协议,已经被徽商银行开除了,因此希望王慧自己去检察院举报田某。“徽商银行就是胡搅蛮缠,他们说让我找田某,找企业方。这事情一拖就拖到了现在,所以我就起诉了。那1600万元也是血汗钱呐!”说到这些,王慧眼中噙满泪水。

  2015年12月29日,王慧通过律师向法院提起诉讼,一纸诉状将徽商银行告上法庭。这距离第一份《存单保管协议》规定的还款日期已经过去一年半的时间了。银行不良贷款引纠纷2016 年5 月12 日,银监会发布2016年一季度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3921亿元,较上季__度末增加1177亿元。同时,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5%,较上季度末上升0.07个百分点。

  作为可怕的银行“毒瘤”,不良贷款会造成银行和企业一步步走向“囚徒困境”,即无法以合作方式达到双方利益的最大化。在这种拉锯状态下,如果个人存款客户的利益也受到侵犯,那么这种博弈双输的局面就是大概率会发生的结果。储户把钱存入银行,其实就和银行形成了委托保管的合同关系。所以,在王慧看来,实实在在的《存单保管协议》和银行加盖的权威公章就足以让银行还钱。那么,是什么原因让王慧停止等待银行的调解,最终拿起法律武器呢?

  在采访中,王慧提供的一段她与田某的聚餐录音震惊了记者。在这段录音中,田某说:“我现在只要银行不良贷款不上升,就是正常经营的。比方说,马上再给它(安徽中杭股份有限公司)贷5个亿。”

  “这个企业已经产生许多不良贷款了,欠银行3.5 个亿贷款都没了。你们为什么还要再贷给他们5 个亿呢。你们怎么解决这个事情把钱还给我呀?”王慧在谈话中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田某回答道,“徽行高层命令分行继续贷款5个亿给这个不良企业,它拿了这5个亿,还要配合银行,(5个亿中)拿3.5个亿还银行的不良贷款,还要留出1个亿用来还利息,另外,还有5000万元就用来解决我们这些遗留问题。”田某还透露,像王慧这样的储户存款总额高达7000万元。王慧听后非常震惊:“这是他们银行的解决方案,一家拟上市银行的业务如此不顾及老百姓(603883,股吧)存款安全性,甚至还要继续贷款给风险极高的企业,(银行)内部业务管理太混乱了。”

  这起案件简单来看是徽商银行无法按期归还王女士的存单所引起的,但深究原因令人唏嘘不已——徽商银行某支行为何无法按期还款?为何挪用王女士的1600 万元给企业方?该企业方已经欠款3.5 亿元,为何徽商银行还会有再追加5 亿元的贷款计划?这都有待徽商银行给出进一步的解释。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就上述问题多次致电徽商银行董秘办公室,希望得到求证,但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同时,本刊记者还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任何回复。待本刊记者再次致电徽商银行马鞍山分行,一名自称是办公室文员的女士对记者的采访内容进行了详细记录, 并声称会反映给上层领导。此外,在要求

  记者向该分行邮箱再次发送采访函之后,对方声称“您发了函以后肯定会有人跟您联系的”。然而,截至发稿,本刊记者仍未收到徽商银行的任何回应。时隔多日,再见王慧,其一脸憔悴:“这(1600 万)是我们家族的钱,我和亲戚生活精神上都非常痛苦。希望大家关注尽早把血汗钱拿回来。”1600万元不是全部2015 年5 月,徽商银行董事会、股东大会先后通过A 股发行方案,并计划申请A 股上市。作为全国首家计划A+H股上市的城市商业银行,徽商银行的盈利状况一直都受到业内人士和媒体的诸多关注。

  记者查看徽商银行2015 年年度报告时发现,徽商银行坦陈2015年受外部经营环境变化的影响,其资产质量受到了严峻挑战。2015年,徽商银行资产减值损失36.57 亿元。当年不良贷款率为0.98%,较2014年上升了0.15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总额为23.98亿元,比上年末增加了5.71亿元;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为250.49%,比上年末下降4.78个百分点。

  其中,徽商银行不良贷款增量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房地产业、商业和服务业。从地域上看,不良贷款分布区域主要集中在安徽和江苏两个省。有意思的是,挪用王慧1600 万元的安徽中杭股份有限公司在这两点上恰恰都符合。事实上,同样在排队A 股上市的其他城商行与徽商银行在不良贷款数据上的“双升局面”基本一致。

  截至2015 年年底,重庆农村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总额为26.30 亿元,较2014 年年末增加7.43 亿元;不良贷款率0.98%, 较上年增长了0.20 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420.03%,较上年下降39.76 个百分点。同样筹划“二次上市”杀进A股的重庆银行2015年年末的不良贷款余额为12.10 亿元, 较2014 年增长4.78 亿元;不良贷款率与其他几家农商行并无二致,比2014年上升了0.28个百分点,达0.97%。近年来,银行的不良资产率上升主要表现在信用风险的暴露上,面对数据骇人的不良率,监管层对这些存在于银行和企业之间的“矛盾疙瘩”的处理就显得尤为重要。如何采取不同方式尽快处置不良资产?如何利用市场的自身优势,让银行呆账、坏账在市场内部“消化”掉?这些都需要引起监管层的关注和探索。在2016 年3 月“两会”期间,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答记者问时就曾指出,要提升银行市场化、多元化、综合化处置不良资产的能力。不良资产这几年每年都是有所上升的,应提升化解不良风险的能力。中国作为世界上居民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中国老百姓有一个普遍的共识,那就是把辛苦赚来的钱存进银行才是最安全的理财方式。如果银行的不良贷款已经深深地影响到一般储户的财产安全,那么,这极有可能就会成为压垮银行与储户之间“信任大桥”的最后一根稻草!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