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银行理财回表冲击波:有银行利润预计下降数十亿

2021-03-18 16:48:57 第一财经  杨佼

  资管新规过渡期将在2021年底结束。

  处置不良贷款、存量理财资产产生的损失,正在对一些银行的业绩,产生巨大冲击波。

  哈尔滨银行3月16日披露,预计2020年净利润同比下降约60%至80%。而另一家H股上市银行广州农商行早前公告,预期去年净利润将同比下降35%。按照上年度数据计算,两家银行去年净利润最多将减少28亿元左右。

  两家银行利润大幅下降,原因有相似之处。哈尔滨银行称,去年利润下降,主要原因是增加资产减值准备计提、加大不良资产处置核销力度、向实体经济让利等;而广州农商行除了向实体经济让利,利润下降原因还有按照监管要求,处置存量表外理财业务,导致资产减值损失增加。

  央行曾在2020年7月底发布通知,将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到2021年年底,目前时间已所剩无多。公开数据显示,提前完成非标回表的平安银行(000001,股吧),计提、核销的理财资产规模分别达到272亿元、315亿元。

  不良贷款、理财资产回表,对银行的冲击究竟有多大?

  两家H股银行利润大降

  哈尔滨银行3月16日披露业绩预报称,2019年该行净利润为36.35亿元,这预计该行2020年净利润将只有7.5亿元~14.7亿元,同比减少规模则在21.6亿元~28.9亿元。

  此前的一年,哈尔滨银行利润就出现明显下降。2019年,哈尔滨银行在营业收入小幅增长至150.94亿元的情况下,净利润从上年的55.74亿元,大幅下降19.39亿元至36.35亿元,降幅达34.79%。

  2020年上半年,哈尔滨银行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61%,但18.5亿元的净利润仍同比下降了16.1%。按照业绩预告测算,进入下半年之后,该行利润下降幅度进一步加大,可能已经出现了数亿元至十亿元左右的亏损。

  无独有偶,同在H股上市的广州农商行,净利润也出现了大幅下滑。该行3月12日披露,预计2020年净利润将同比下降35%。而在2019年,广州农商行净利润为79.1亿元。据此计算,该行去年净利润可能在50亿元左右。

  对于利润下滑,哈尔滨银行解释称是增加了资产减值准备计提,加大了不良资产处置、核销力度,根本还是近两年资产质量出现下降。另一方面,向实体经济让利,主动降低融资成本,为经营困难的客户减轻财务负担。由于调整了资产负债结构,负债成本抬升,导致利差水平下降,对盈利造成了一定影响,预计业绩将企稳回升。

  最近两年来,哈尔滨银行资产质量一直在下降。2019年、2020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下滑就与资产质量下降有关。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该行不良贷款余额52.5亿元,不良率1.99%,同比上升0.26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89.04亿元,同比增加19.3亿元;截至去年6月底,该行不良率上升至2.39%,同比上升0.4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116.7亿元,比上年底增加27亿元以上。

  数据还显示,2019年,哈尔滨银行核销不良贷款31.04亿元,资产减值损失为51.8亿元,同比增加27.5亿元以上,增幅达到110%左右。去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35.86亿元,同比增加34.79%。

  广州农商行的情况与之类似。该行称,去年净利润下降,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受新冠疫情影响,向企业减费让利的优惠措施,导致利息、中间业务手续费下降,二是根据监管要求,处置存量表外理财业务历史包袱,资产减值损失增加所致。

  截至2019年底,广州农商行不良率为1.73%,同比上升0.46个百分点,计提资产减值损失70.8亿元,同比上升18.72%;改行2020年6月底的不良率进一步上升至1.84%,计提信用减值损失49.76亿元,同比上升40%。

  广州农商行的表外理财资产风险,在去年上半年就有所暴露。2019年,该行计提的非信贷资产减值损失为12.14亿元,同比增加5.22亿元。而去年上半年这一项已攀升至13.1亿元,超过上年全年。

  理财回表冲击波

  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哈尔滨银行投资资产余额2352.2亿元,其中信托、基金、资管计划合计1592.5亿元,计提的其他资产减值金额6.84亿元。而在2019年底,该行投资资产总额2337.26亿元,不良贷款余额39.8亿元,关注类余额26.99亿元,减值准备39.95亿元。

  联合资信在去年7月份的一份评级报告中提示,哈尔滨银行持有信托、资管计划规模较大,加大了该行信用和流动性风险管理压力。

  在业绩预告中,该行没有提及与表外理财业务相关的内容。3月17日,第一财经记者致电该行投资者关系部,了解其资产减值、拨备是否包含表外业务,该行工作人员表示,相关情况以公告为准,除此之外没有额外事项需要说明。

  哈尔滨银行对媒体称,该行不良资产以2017年以来新形成的居多,以民营企业为主,但大多提供了有效抵质押担保,最终形成的损失有限,而且该行目前已主动做实资产质量,增加拨备计提,加大核销力度,调整经营风险偏好,严防新增业务风险。

  相较于哈尔滨银行,除了表内贷款,广州农商行还面临表外资产质量压力。去年下半年以来,广州农商行多笔理财业务发生风险,而且金额巨大。

  ST中捷11月4日公告称,收到广州农商行函件,因25亿元信托出现违约,广州农商行要求各债务人承担偿付贷款本金25亿元、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等责任。

  2017年6月,广州农商行与国通信托签订协议,设立规模25亿元的信托,预计期限48个月,信托资金随后用于向华翔(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翔投资”)发放贷款,ST中捷则为此签订差额补足协议。贷款发放后,借款人未偿付任何债务。

  此后,*ST德奥、新潮能源(600777,股吧)两家上市公司,同样因为华翔投资融资提供差额补足担保,而被广州农商行起诉。其中,新潮能源被追索的金额达35.8亿元。但在相关公告中,三家上市公司均否认与广州农商行签订协议,这让该行的追讨难度变得更大。

  在业绩预告中,广州农商行没有披露2020年理财资产减值损失、利润的具体金额。而根据利润变动比例测算,该行去年净利润最多可能将减少近28亿元。

  不仅是城、农商行,即便是大中型银行,也同样面临表外资产质量压力。

  平安银行年报显示,2020年,该行总体核销资产约909亿元,同比增加425亿元,规模前所未有,其中包括贷款核销约595亿元;核销理财回表等非信贷不良资产315.76 亿元、同比增加306.82亿元。

  同时,平安银行还进行了大额计提,总规模达704亿元,同比增加 108.91 亿元,其中计提非信贷资产减值损失272.7亿元,同比增加 210.31 亿元。其中,非信贷资产核销、计提,主要来自非标理财回表。

  非标理财回表时间所剩不多

  在业绩发布会上,平安银行表示,通过大额计提、回表,已经提前完成非标理财全额回表,表内外的风险资产已经基本全部出清,风险抵御能力进一步加强。

  作为资产规模和利润规模都较大的全国性股份制银行,非标理财回表、贷款大额计提、核销,并未明显影响该行的盈利表现,反而实现了全年利润增速的由负转正。

  过渡期原本在2020年底正式结束的“资管新规”,已经延长到2021年底。去年7月底,央行发布通知,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规范转型面临较大压力,因此将过渡期延长到2021年底。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监管还与部分银行以窗口指导的形式,沟通过部分难消化老资产的解决期限问题,如果超过2021年底资管新规过渡期尚未处置完,可采取“一行一策”的措施,最晚放宽到2025年。

  这意味着,银行理财、非标资产回表的压力,已经有所减轻,紧迫性也有所减缓,为何部分银行仍在2020年对理财不良资产进行集中处理?

  “各行回表时间不尽相同,但回表是必须要做的,监管也要求今年要完成非标资产回表和处置。”华南某城商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既然回表避免不了,还不如一次处理完毕。一次完成回表的好处,是减轻了以后的压力,以后的报表也会好看。

  广州农商行也在公告中称,处置存量表外理财业务,是根据监管有关要求进行的。银保监会去年5月曾表示,过渡期结束后,由于特殊原因而难以处置的存量资产,可由相关机构提出申请和承诺,经金融监管部门同意,采取适当安排妥善处理。

  “如果一次性回表压力太大,就走一步看一步,采取分期分批的方式处理。”某股份制银行人士说,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后还继续延期的,估计主要是缺乏流动性、难以消化的资产,剩余的大量资产还是在过渡期结束前回表,而目前剩余的时间已经不多。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已经暴露风险、产生损失的非标理财资产,选择在2020年还是2021年回表、处置,区别不是很大。对于以前风格较为激进的银行来说,非标资产回表会对业绩产生较大影响。

(责任编辑:邱光龙 HF05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