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瞄上山西煤改大蛋糕:融资需求催生投资机会

2010年09月04日08:26   作者:秦丽萍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光山西煤改可能需要的资金就达1000亿~2000亿元,还不说未来陕西、内蒙古、新疆的煤改。”日前,中信信托创新研究部总经理李峰表示。

  李峰最近很忙碌,马不停蹄做客了好几家门户网站,畅谈中信信托7月至现在发行的两款投向山西煤炭企业的信托计划。

  今年7月,中信信托推出“中信-聚信汇金煤炭资源产业投资基金Ⅰ号集合信托计划”,并在此基础上推出了该基金Ⅱ号集合信托计划,两期融资总规模大约35亿元。

  8月31日,李峰介绍说,这两款产品销售情况都很好,截至当日,Ⅰ号已经超额认购,原计划募资24亿元,但认购达到了30多亿元;Ⅱ号募资10亿元,8月31日已募集了7个多亿。

  煤改大蛋糕

  这个故事的源头在于2008年开始的山西煤改。

  自2008年开始,山西省开始了大规模的煤炭资源整合和煤矿兼并重组。

  目前,山西煤改已接近收官阶段,经过筛选后,山西省政府从2200家煤炭企业中选择保留了130多家煤炭整合主体,由它们去收购兼并其他2000多家煤企;此外还有1000多家矿井保留主体,单井生产规模在90万吨/年以上,但很多需要进行技术改造后才能达标投入再生产。

  “一是并购主体里,山西煤企130多家融资需求是最多的,他在收购别人的时候要支付并购价款。二是技术改造,投入新的矿井,投入新的生产设备,这都需要生产资金的。第一轮整合告一段落以后,未来1000多家单独保留矿井之间的整合,包括并购主体之间的整合可能在近几年里还会出现。”李峰表示。

  大同证券煤炭行业分析师于宏对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表示,山西煤改前期的融资需求可能达到几千亿元,现在收官阶段的资金缺口无法统计。按照山西省的政策,大企业要收购其他煤企,要么对被兼并方支付现金补偿,要么让对方以矿入股。以矿入股则不需要支付现金,收购方的压力小一些,但现金补偿方式的话,收购方的压力会大一些。“很多兼并整合的双方合同都基本签约了,但补偿资金还有部分未到位,肯定存在一些企业资金不足的情况。”

  比如,山西宏盛能源开发投资集团公司作为柳林县五大民营整合主体之一,就向中信信托提出融资需求,主要用于该公司年产270万吨、保有储量约1.5亿吨主焦煤生产矿井的基本建设、技术改造及公司的日常流动资金周转。

  融资需求催生各路资金投资机会

  既然山西煤改存在巨大的融资需求,金融机构当然不能放过。

  据悉,中信信托“聚信汇金煤炭资源产业投资基金”集合信托计划的Ⅲ号和Ⅳ号产品也已进入前期尽职调查阶段。而中信信托并不是第一家瞄准这块大蛋糕的金融机构。

  “山西煤改,银行和政府都很支持,特别是大的煤炭企业,银行都抢着要给它们设计信贷方案。就我向山西数一数二煤炭企业了解的情况,其整合其他煤企的量是最多的,金融机构都把这块的信贷当成蛋糕,谁都想分一块。包括在山西当地经营的一些外资银行,也主动找大煤企要给它们贷款。”山西某熟知煤炭企业的人士对《财商》表示。

  吉林信托曾在今年三四月份发售过针对某山西煤炭企业的融资信托计划,吉林信托内部人士对《财商》表示:“山西很多煤企在我们这里都做融资,不仅那一款信托计划。”其介绍,某国有大行总行将山西煤改的融资需求打包给该信托,做过很多信托贷款。

  但银行融资的门槛让很多民营煤企望而却步。一家民营煤企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山西煤改整合主体中的民营企业约占30%,与整合主体中的国企相比,这批民营企业从银行获得的授信额度并不能满足其较为迫切的巨额资金需求。一些民营煤企的融资缺口达二三十亿元,但银行授信一般不过三五亿元。

  这给信托和股权投资基金等其他金融机构带来了机会。单就信托公司而言,外贸信托从去年11月到今年8月就发行了三款为煤炭企业融资的信托计划,此外,有消息表示平安信托也在考察山西煤改项目。

  信托计划设计和风控

  中信信托发行的两款“聚信汇金煤炭资源产业投资基金集合信托计划”,都将资金融给山西的民营煤企,当然都是130家整合主体之一。信托计划给予投资者的收益也不低,一款达8%~11%,一款达9.5%~11%。

  这两款产品都采取分层设计,将投资者分为优先级、中间级和一般级。当然,优先级的收益最低,但风险也最小。优先级主要是社会大众投资者,中间级客户主要是企业的管理层以及能承担点风险的投资者。优先级投资期为2年(可延长至3年),中间级3 年,一般级10年。

  据李峰介绍:“通过优先级、中间级、一般级这样的结构安全,把股东、老板的股权纳入到我们的信托计划里来,企业来承担最终的风险;另一方面投资者获取煤炭现金流的时候优先分配,优先级、中间级、一般级实际上也是风险承担顺序,风险承担是老板先承担,投资者后承担。这是一个风险保障措施。”

  除了分层设计之外,中信信托这两款产品对于融资方煤企的“控制”也非常严格。根据产品简要说明,以Ⅱ号信托计划的融资方宏盛集团为例,宏盛集团母公司100%股权需过户至信托计划名下,信托计划同时享有宏盛集团现有5个在产矿井、2个洗煤厂及整合后的2个煤矿、未来投资建设的2个洗煤厂的所有收益权。

  而Ⅰ号信托计划的融资方普大集团,也要将49%的股权过户、51%的股权质押给信托计划。“股权评估价值172.24亿元。交易对手违约成本高,违约的可能性小。”Ⅰ号信托计划如此表述。用李峰的话来说,就是一旦发生意外状况,优先级投资者先分配资产,如果甩卖这172亿元的资产,只用25亿元就能先满足优先级投资者,当然中间级和一般级投资者会损失更多,但煤企则分文拿不到,对一家企业主来说违约成本极高。

  但投资的风险并不是没有。就煤炭行业整体来看投资风险的话,李峰表示主要在于市场变化和安全生产的风险。所谓市场变化,比如2008年市场供大于求,直接影响煤企利润,甚至亏损。而安全生产风险就在于,如果发生事故,“煤炭企业的安全生产许可证是要没收的,要组织拍卖这个煤矿,或者对煤矿进行技术改造,很可能导致这个煤矿价值大大缩水。”

(责任编辑:汪升兰)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