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银行扩张之痛隐现 粗放型管理敲警钟

2011年03月09日03:4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李静瑕
 字号:

  每经记者 李静瑕 实习生 梅俊彦发自北京

  城商行正在走向聚光灯下。

  从北京银行(601169,股吧)、南京银行(601009,股吧)、宁波银行(002142,股吧)上市以来,城商行上市的步伐出现了停顿,但今年以来情况出现了转折,一大批城商行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全力备战城商行上市第二波。如不出意外,今年有望成为城商行的“上市年”,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城商行的腾飞将插上翅膀。

  上市是机遇也是挑战。发端于草根的城商行,在上市标准的严格对照下,长期以来积累的问题也在逐渐暴露,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需要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刮骨疗毒的勇气。城商行如果仅仅满足于资产规模的快速膨胀和异地分支机构的不断扩张,那么很可能失去对风险控制和公司治理进行脱胎换骨式改革的决心,以致于酿成苦果后方知做大并不等于做强,越早发现问题,那么处理问题就越能够赢得主动权。

  为了全面透视城商行面临的重重问题,总结城商行成长的独特路径,反思城商行上市和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难题,我们将陆续推出“问诊城商行”系列,对主要城商行进行深度观察和解析。

  “转型、扩张、上市”,几乎在每一个排队上市的城商行身上都能够看到相同的战略路径。不过,略显不同的是,在齐鲁银行实施扩张战略过程中,一个轰动全国金融业的“金融票证伪造案”,让该行陷入了盲目扩张的陷阱。

  2010年12月底,济南市公安局网站一则通告显示,有关部门正在侦破“刘某某涉嫌特大伪造金融票证案”,多家金融机构以及企业涉及该案。该案件的曝光,齐鲁银行便置身于暴风雨的前端。

  扩张受阻

  齐鲁银行的前身是济南市商业银行,于1996年由济南16家城市信用社和1个联社改制而成。在之后兴起的城商行上市的潮流中,济南市商业银行去“城商行化”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更名为“齐鲁银行”。

  值得关注的是,经过10多年的发展,齐鲁银行的资产规模已经从初期的33亿元上升到2010年末的821.25亿元,增长近25倍;各项存款余额由起步初期的27亿元增加到2010年末的656.93亿元,增长超24倍;贷款总额由起步的18亿元上升到421.53亿元,增长超23倍。不良贷款率从初期的39.75%降到2010年末的1.12%,已经低于城商行1.3%的平均水平。

  在2010年初,原齐鲁银行董事长邱云章表示,齐鲁银行的扩张,不仅仅体现在各项资产业务的高速增长,其分支机构的发展也比较迅速。

  2008年齐鲁银行分支机构为69家。就在2008年,齐鲁银行分别在山东聊城以及天津开设分行,着力跨区域经营。经过快速扩张后,齐鲁银行的分支机构在2009年达到72家,2010年则进一步提高到80家。

  如果要跨区域经营,银行的各项指标,如资本充足率、利润、资产规模等都需要达到银监会规定的标准;同时对于风险,需要进行有效的控制。齐鲁银行涉及上述案件,凸显出了其内部风险控制的弊端。

  近日,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两会”间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齐鲁银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一段时间内是不能到外地去发展的,直到整改合格为止。”

  吸存不遗余力

  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城商行吸存的压力也越来越大,齐鲁银行也是如此。

  根据相关统计数据,目前济南市金融机构数量达到156家,同业竞争激烈。2008年末至2010年一季度末,尽管齐鲁银行在当地存款排名始终保持第四的位置,不过其市场份额却从2008年末的8.61%下降到2010年3月末的6.96%。去年一季度末齐鲁银行存款总额为518.95亿元,较年初减少5.05%,持续下滑。

  贷款方面,2009年末,齐鲁银行的存贷比为64.6%,然而到2010年3月末,存贷比上升至72.30%。贷款激增,然而存款却在持续下降,对于仍然依赖存贷传统业务获得收益的齐鲁银行而言,这种现状无疑会影响其资产业务的发展。

  “吸存压力巨大,很可能使得银行业务人员顾不上相关风险的控制。”一位银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

  目前,齐鲁银行正在积极推广“泉涌财富”系列银行理财产品,同时最新推出了为期3天的超短期理财产品“畅盈九洲7号(周末专供)人民币理财产品”。

  齐鲁银行全力揽储有了一定的效果,截至去年末,该行存款余额达656.93亿元,较2009年末增加了110.38亿元,增长20.20%。

  而将齐鲁银行卷入济南市“金融票证伪造案”的正是存款证实书。

  “我们基本上不做跨行的存单质押贷款业务,这样风险很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跨行存单审核较为麻烦;其次,如果贷款出现问题,也难以冻结存单里面的存款。”上述银行人士表示。

  放贷冲动 风险敞口存忧

  2009年和2010年,是我国银行业信贷增速较快的两年。据此前媒体的报道,银监会对此也表示,这两年信贷投放达到监管极限。

  在经历两年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之后,银行放贷冲动已难以抑制,其中地方银行尤为突出。作为城商行中近年来发展较快的齐鲁银行,一直致力于中小企业市场,到2010年,该行的中小企业贷款占比已经达到90%。

  根据齐鲁银行2010年业绩数据,期末其各项贷款余额为421.53亿元,较2009年末增加68.77亿元,增长率达到19.49%。

  近年来,齐鲁银行不断通过诉讼、现金收回、核销呆账贷款、处置抵债资产、清收已核销贷款、债权转让等方式处理各类不良资产。根据2009年的数据显示,齐鲁银行处置各类不良资产及问题资产6.03亿元;其中,处置各类关注类资产1.15亿元、不良资产4.88亿元。

  截至2009年末,齐鲁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7.05亿元,同比减少0.13亿元;不良贷款率1.99%,同比下降0.56个百分点。但是,不良贷款率仍高于全国城市商业银行1.3%的平均水平。

  然而,到2010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直线下降0.87个百分点,达到1.12%。期间,对于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的48亿元“存款质押”贷款,齐鲁银行曾向中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按债权本金数额分别转让了16.90亿元和15亿元的该笔贷款,合计31.90亿元。另外16.1亿元的贷款,齐鲁银行已经收回。

  从数据上看,尽管齐鲁银行深陷济南“金融票证伪造案”,但是其业务数据依然保持良好。不过,从其公布的年报数据来看,齐鲁银行在贷款方面仍然存在着诸多风险。其中,行业集中度是一大风险敞口。

  去年以来,房地产行业贷款一直受到监管层的关注,并不断进行风险提示。同时,房地产行业的调控政策也越加严厉。从齐鲁银行的数据看,2009年末,齐鲁银行在房地产行业的贷款余额为25.79亿元,占总贷款余额比例为7.31%。而房地产行业、建筑业和个人住房抵押贷款占该行贷款总额的37.27%。分析认为,如果这一行业集中度不得到改善,将会使该行受房地产市场波动的影响加大。

  除此之外,齐鲁银行还存在股东及其关联贷款风险敞口较大的风险。截至2009年末,齐鲁银行股东以及关联企业不良贷款总额为5.28亿元。其中,山东三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三联集团”),关联企业贷款本金余额4.5亿元,欠息7414万元。但是到了2010年5月底,三联集团关联企业债务本金余额仍为4.50亿元,约占齐鲁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的63%左右,欠息更是增加到了0.94亿元。

  同时,齐鲁银行2009年末存在风险的表外项目有,开出保函余额为6.14亿元,开出信用证余额为3.05亿元,开出的银行承兑汇票则为185.46亿元。“开保函和信用证还有银行承兑汇票,这些业务的风险相对来说小一些。不过其风险依然是不可忽视的。”上述银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

  上市影响

  深陷金融票证伪造案 齐鲁银行上市进程或放缓

  每经记者 李静瑕 发自北京

  “齐鲁银行当初拟定的上市进程很可能受阻:根据我国对拟上市公司的要求,公司在最近3年无重大违纪行为,财务报表无虚假记载。”一位券商人士对记者表示。

  “执行转型战略、跨区域发展战略和资本运作战略”可以简化为“转型、扩张、上市”。为人一向很低调的原齐鲁银行董事长邱云章在2007年就制定出了齐鲁银行的第三个三年发展计划,并计划推动齐鲁银行于2013年上市。

  然而,一个震惊全国银行业的“金融票证伪造案”,让齐鲁银行处于漩涡当中。其上市的进程,或许只能放缓。

  资本运作路线图

  1996年6月6日,齐鲁银行前身济南市商业银行,由当时济南16家城市信用社和1个联社改制而来。

  在被“捆绑”的17家机构中,如何理顺内部运营机制,成为当时发展的重头戏。在业界看来一向低调却有着大视野的邱云章,当机立断,亲自起稿,大范围提拔人才,打破了17家城信社的组织架构。

  在邱云章的心里,成为一家“现代商业银行”才是他的目标,而不仅仅是满足于一个地方性商业银行。于是在济南市商业银行更名为齐鲁银行之时,齐鲁银行的目标已经是“立足济南、依托山东、南北拓展、延伸全国”。

  引入战略投资者,是推动企业上市的重要选择。早在2002年,济南市商业银行就提出了选择国际一流商业银行作为战略投资者的思路。2003年,邱云章就开始与澳洲联邦银行进行接触,2004年双方成功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澳洲联邦银行初期持股11%,到2009年提高到20%。

  2009年,齐鲁银行发行了7亿元次级债券,同时新增21.49亿元的股本资本金,以提高资本充足水平。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6月末,随着注资的全部到位,公司资本充足率和核心资本充足率达到15.25%和12.70%,分别较当年年初增加3.59个百分点和4.16个百分点。

  “资本运作战略本质上就是择机上市。”2010年初,邱云章坦言,上市是齐鲁银行的战略目标。

  内部风控之殇

  原本,按照上述齐鲁银行的资本运作路线图,在利润保持一定增速的基础上,或可能会在2013年实现上市计划。然而,目前该计划面前却横着一起因为内部风控而引起的案件。

  今年1月初,原齐鲁银行行长郭涛就表示,其总行营业部总经理赵连成已经被公安机关协助调查。

  除了被确认协助调查的赵连成,一位总行营业部的“明星经理”也被指牵涉该案。郭涛还表示,一位支行行长也牵涉该案调查。

  在公开资料中记者注意到,齐鲁银行为强化集中管理,将总行部门分为营销线、风控线、运营线、支持保障线四条线。据记者的实地调查,齐鲁银行总行营业部就在齐鲁银行大厦的一层。上述银行业分析师认为,近在咫尺的部门,齐鲁银行尚且未能够有效完成严密的风险控制,可见齐鲁银行在内部风控上面仍然存在问题。

  “因为目前案情还没有具体透露,哪个细节出了问题还不好判断。不过,在内部人员的监督制度当中,必要的程序是不可少的。”该分析师称,很多银行信贷流程都是上一级不再审核原始单据,其中包括上述案件中的存单质押融资等。因此,他表示,内控机制首先是让机制来监督人,同时在具体业务中,也可以实现相互监督。

  自然人股东数量不明

  “上市现在是要拖一下了。起码也要等到这个案子处理清楚,暴露的损失覆盖完成后,才会重启上市。”作为原来持有齐鲁银行法人股的一位企业人士告诉记者,“除了涉及票据业务的60亿元,还有其他问题存在。”

  其中,员工持股问题依然是齐鲁银行待解的谜。上述企业人士于2009年将其持有的3000万股齐鲁银行股权转让出去。他告诉记者,目前齐鲁银行的自然人持股基本上都是内部职工持股。但是具体有多少比例以及详细情况,该人士称并不知情。

  财政部联合“一行三会”出台的《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内部职工持股的通知》明确规定,“单一职工持股数量不得超过总股本的1‰或50万股 (按孰低原则确定)”。

  齐鲁银行2009年报显示,在当时29位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中,有11位人员持有齐鲁银行股份,持股总规模达到163.23万股。2009年末,齐鲁银行的自然人股同比增加了58.98万股,占总股本的8.14%。而到2010年6月末,自然人股比例下降到了5.74%。不过,对于上述职工股和自然人股东人数不超过200这一红线的要求,齐鲁银行的自然人股东个数,并没有明确披露。

  监管反思

  城商行风险累积地方金融监管承压

  每经记者 李静瑕 发自北京

  3月7日,齐鲁银行在其网站上发布公告称,该行第五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决定于2011年3月22日上午9点30分,在济南市顺河街176号齐鲁银行大厦三层第一会议室召开201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

  3月2日,济南市委组织部公告,建议罢免邱云章等三位齐鲁银行高管,同时任命四位新高管。上述会议议题除了通报齐鲁银行有关情况之外,还将审议关于增补齐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的议案。

  公司治理改进滞后

  济南市委组织部一纸公告,任命了王晓春等四位高管。

  当地一位银行业内人士称,王晓春与胡晓蒙等上任,本身就有临危受命之意。当市场行为已经转换成政府行为,从大的方面讲则是考虑整个济南金融市场的稳定。

  2004年,齐鲁银行引进国际战略投资者澳洲联邦银行(以下简称澳联银行)。到2009年末,澳联银行总计持有齐鲁银行20%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而济南市国有资产运营公司持股比例大幅升至17.84%,成为第二大股东。

  “引资”未“引制”的争议,一直伴随着齐鲁银行的经营过程。直到2009年11月份,齐鲁银行董事会通过了澳联银行的欧恩陶为副行长并参与董事会。除了澳联银行,其他的一些股东例如三联集团、济南中金投资有限公司等民营股东,并未入席董事会。相关媒体将这些问题看成是齐鲁银行的“股东问题”。

  据了解,2009年以来,济南市政府显著增强了其在齐鲁银行中的股权地位。通过济南市财政全额控股的投融资平台收购、受让齐鲁银行的股权以及向齐鲁银行进行大额增资。截至2010年6月末,济南市国有资产运营有限公司在齐鲁银行的股权占比上升至17.84%,国家股权占比由2007年末的3.3%激增到23.54%,济南市财政持股比例实际超过了第一大股东澳联银行。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齐鲁银行国有法人股占比(包括山东省和济南市国资委下属国有企业所持有的国有法人股)在2010年6月末较2009年初增加了20.51个百分点,济南市财政和国有企业共持有37.03%的齐鲁银行股份。

  3月3日,在齐鲁银行召开的新党委班子见面会上,山东银监局局长廖平之就提出了“理顺关系,理清思路”的具体要求。

  严拷地方金融监管

  齐鲁银行出现问题其实早有苗头,而有监管之责的地方银监局却并未及时发现。

  根据大公国际的相关评级报告,齐鲁银行2007~2009年财务报表由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进行审计,2007和2008年审计报告均为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然而在2010年4月24日,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无法对齐鲁银行第三方48亿元存款质押信贷资产的合理性、第一还款来源的充分性以及第二还款来源的合法性获得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对齐鲁银行出具了保留意见的2009年审计报告。

  据了解,在上述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报告当中,明确提出了由担保人的存款质押合法性的疑问。值得注意的是,面对持“保留意见”的报告,齐鲁银行并没有选择重新面对审计报告中的保留意见,而是撤换掉了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换了一家新的审计公司。

  值得怀疑的是,山东省银监局对上述持“保留意见”的2009年审计报告的内容,是否起到了监督的作用。根据银监会相关规定,地方银监局对于地方的监管每年度应有现场检查和非现场监管两个方面。

  其中,在非现场监管方面,当地银监局负责向银监会提出对股份制商业银行法人机构的中长期(包括年度)监管建议等。在现场检查方面,当地银监局负责制定对股份制商业银行法人机构及其所在地分支机构的年度现场检查计划等。

  不过,对于齐鲁银行涉案件相关风险提示,记者并未在山东银监局网站上找到任何公告,并且当案件发生之后,山东银监局仍然对记者表示,当前山东省各金融机构运营正常,并且各项指标都符合监管。

  分析人士指出,地方金融监管的缺位与地方商业银行国有持股之下其公司治理的问题,很多都具有捆绑的性质。如何有效地提升地方金融监管,要推动的还是商业银行更加市场化的公司治理结构。

  专家建议

  对话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

  城商行风险内控 公司治理最重要

  每经记者 李静瑕 发自北京

  对于齐鲁银行“金融票证伪造案”所折射出的城商行管理中的缺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

  以上市促公司治理改革

  NBD:日前齐鲁银行涉及的“金融票证伪造案”,相关监管机构已经作出了一些新的调整。对于整个银行业而言,特别是近年来发展较快的城商行,对于风险的内部管控,您有怎样的建议?

  郭田勇:齐鲁银行涉及的“金融票证伪造案”为银行业的发展敲响了警钟。一些城商行发展速度确实比较快,然而管理水平却难以跟上,所以出现风控漏洞可以说是一个必然。

  我认为,在城商行内部风险控制方面,专业的人才培养以及机制完善非常重要。人才是要培养的,不过从金融危机的经验来看,人才的学历与道德水平不一定是成正比的。因此,内部控制机制、制度也需要不断完善。

  目前银行最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是城商行的公司治理,如果银行具备有效的公司治理,其运营体系才会明确,也能够提升对风险管控的认知。其实城商行上市就是一个推动其公司治理改革较好的机会。

  NBD:目前很多城商行排队等上市已经好几年了,您对城商行上市有怎样的看法?

  郭田勇:推进城商行上市是一个方向。现在大的银行差不多都上市了,并且未来银行再融资压力也比较大。再说,现在城商行的发展也比较好。

  对于推动城商行上市,我有个建议,就是不要单一考核银行业绩、规模等,建议考虑经济发展的平衡。也就是在推动城商行上市的过程中,要考虑到东西部平衡。东部的城商行发展可能相对会好一些,这种区域优势不同,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兼顾均衡发展,而不是说谁的业绩好就先让谁上市,同时也要兼顾中西部。

  激烈竞争中求差异化发展

  NBD:很多分析都认为,齐鲁银行涉及上述案件,是其盲目扩张导致的一个结果。不过,大多数城商行均急于扩大规模,尽管这是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不得已的选择。发展与风险管理,在扩张中体现出一种博弈关系。您怎么看待这种博弈关系?

  郭田勇:其实,银行发展中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城商行肯定是需要发展的。目前城商行主要定位于中小银行与居民服务,其中也会与股份制银行有定位重叠的部分。因此,城商行在发展中要注意差异化,纵横两个方面的发展都很重要。

  除了横向的规模扩张,纵向的业务深度也都需要加以重视,即差异化发展。随着经竞争越来越充分,城商行的发展,不是要去追求“大而全、小而全”的概念。其差异化的发展思路,是在业务上体现专业性,要根据自己的特色发展。


  【稿件声明】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如需转载或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官网:http://www.nbd.com.cn
(责任编辑:HX014)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