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口银行真假担保谜团“贷款低价打包说”待查

2011年04月12日00:1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徐永
 字号:

  4月7日晚,汉口银行在其网站发表声明称,日前一家媒体关于该行“假担保”案件的报道与事实不符:武汉万国宝通生物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国公司”)对汉口银行的担保债务真实、合法、有效。

  声明背后,牵扯的是一宗至今十多年、汉口银行前身长江信用社发放的贷款。贷款担保真假难辨的关键,在于万国公司与债务人武汉思登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思登达集团”)间千丝万缕的利益纠葛。

  将汉口银行推上风口浪尖的,正是万国公司前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艾群策。

  发布声明后,汉口银行又对媒体表明,艾群策的核心利益是与思登达集团的股权之争,而非万国公司名下土地存在的担保和被查封问题。

  不过,4月11日,艾群策仍坚持把万国公司“被担保”的责任推向汉口银行,并进一步指责该行相关人员涉及利益输送,将5527万贷款资产以1000万打包。而对“低价打包”一说,汉口银行相关人士表示将进行核查再对外告知,截稿前该行暂未告知具体结果。

  谁在担保

  成立于1994年的思登达集团,注册地为武汉市武昌区丰收村特1号思登达工业园内,法定代表人是潘玉环,股东主要有潘玉环、郑扉、潘汉年等人。

  而万国公司最早成立于1995年8月13日,前身是思登达集团控股的思登达股份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2002年,艾群策控股的青岛万国宝通投资事务中心(下称“青岛万国”)入主后,改为现在的万国公司,大股东占比70.4%。按照艾的说法,目前潘玉环及其思登达集团在万国公司已没有股份。

  一份法院的裁定书,让这两家公司与汉口银行的担保之争浮出水面。

  2009年6月2日,武汉中级人民法院发出的《民事裁定书》显示:“被执行人武汉思登达(集团)有限公司﹑武汉万国宝通生物谷股份有限公司尚欠申请执行人汉口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路支行本金527.105万元及利息,如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可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再执行。”

  思登达集团因527.105万本金及利息的债务纠纷,在2001年3月22日被武汉中院查封位于武汉市的多处土地使用权,但该使用权因有瑕疵无法处置变现,而思登达集团无其他财产,法院执行一度中止。

  不过几年后,2004年11月8日思登达集团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按前述《民事裁定书》的说法,在执行过程中,万国公司愿意为思登达集团提供担保,但并未履行担保义务,于是武汉中院在2006年11月13日追加万国公司为债务执行人,并在2009年3月恢复执行程序。

  但之后法院再次认为,执行人除了难以变现的土地使用权外,没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于是在2009年6月20日发出了终结执行的裁定,并有了上述欠款本息的说明。

  汉口银行称,2004年11月16日,万国公司、债务人及汉口银行新路支行三方签订协议书,约定由万国公司以250亩土地使用权为债务提供担保,协议书由万国公司授权代表签字并盖章。

  不过,艾群策4月7日对记者表示,他是直到2010年7月才知道担保一事,此前并不知情,也未与汉口银行有过来往。

  按艾群策提供给本报盖章时间为2004年9月17日的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他任万国宝通生物谷股份有公司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

  艾表示,这是在其任期间发生的对外担保事项,自己竟然毫不知情,由此决定申诉汉口银行参与“假担保”。

  艾潘纠葛

  看似简单的债权债务关系,只要担保人愿意还债,债务纠纷似乎就可以得到解决。

  不过,艾群策对记者表示,当他了解到有这起担保事项后,愿意以万国公司的现金收入主动承担担保债务,以不影响公司其他对外投资进程,却在还款的时候遭到了汉口银行的拖延和拒绝,至今担保债务并未偿还。

  “我们从来没有拒绝过生物谷公司还款,艾群策虽然多次提出要还款,但并没有实际的还款举动,只是以此为借口取得和我们的谈判机会。”汉口银行相关人士表示。

  更重要的是,汉口银行对艾群策能否还款的身份提出了质疑。

  “经查,万国公司现任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并非艾群策,自2008年4月万国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后,万国公司也从未授权艾群策代表该公司处理任何事务。”

  4月7日,万国公司一位高管在电话中向记者证实,目前该公司董事长并非艾群策。

  按照一般商业逻辑,不在一家公司处理任何事务,当然无法代表公司去偿还对外担保债务。但艾群策坚称他所控股的青岛万国持有万国公司70.4%的股份,是大股东,而且根据2010年10月29日万国公司临时股东代会的决议,他又被聘任为公司法律及战略投资部的部长。

  不过,青岛万国早在2006年已被工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作为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艾群策持有的3520万股股票仍在股权托管中心。

  对此,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一位律师告诉记者,母公司没有营业执照,但实体还在,不会影响子公司的运作或与子公司的股权关系。万国公司相关人士也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主要业务是投行和投资业务,投资了几家公司准备买壳上市。

  艾群策是上世纪90年代炒作内部股的股市红人,青岛万国就是其投资运作的一个重要载体。

  当时的艾群策与潘玉环就有过交集。艾曾与万国公司的前身思登达股份公司(思登达集团持股70.4%)董事长的潘,合作运作“武汉中国光谷公司”的三板上市,后来不欢而散。

  2002年在相关人士撮合下,二人再次合作运作武汉生物谷计划,艾群策以青岛万国出资1.4亿,接手思登达集团持有的思登达股份,改名万国生物谷公司。

  银行角色

  在这场事关银行的债务纠纷中,还有很多问题待解。

  比如,青岛万国在被吊销执照后,如何保持万国公司大股东的合法地位,其持有万国公司的股权如何界定;再如,思登达集团在与万国公司已经没有股权和控制关系的情况下,如何在法定代表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运作相关文件让生物谷公司为其债务担保等等。这或许要留待艾群策与潘玉环这两个十多年的生意伙伴,进一步的关系调解。

  被卷入漩涡的汉口银行则一直表示,艾群策的核心利益是与思登达集团之间的股权之争,而非武汉万国宝通名下土地存在的担保和被查封问题。

  不过按照艾的说辞,是否参与运作“担保人并不知情的担保”,是否有意拒绝还款,并将债务低价打包解决,目前仍不得而知。

  艾群策提供给本报的由思登达集团2009年5月18日盖章、致汉口银行前身武汉市商业银行的还款协商意见书显示,思登达希望汉口银行对原贷款进行减免,将原债务以1000万元打包,最终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按照艾的说法,思登达的整个债务金额达5527万。不过这一数据并未得到汉口银行的确认。

  艾告诉记者,万国公司成为担保人后,思登达的原有质押土地就已解封,并运作了地产项目,获利9000多万。他认为思登达公司完全有还款能力,之所以至今不还款,就是为了做成银行坏账,由银行承担资产损失,但相关经办人员与企业获得利益。

  不过,这一说法并没有得到汉口银行和思登达集团的认可。

  思登达的一位高管只向记者强调了艾目前在万国公司没有任何职务,其余的则未多谈。

  汉口银行则在声明中表示,有关汉口银行利用黑社会威胁债务人、婉拒万国公司还款、设局将5500万元债权以1000万元打包处置等说法,纯属恶意污蔑、中伤,毫无事实依据。

(责任编辑:HN027)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