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间另一场相互捧场的游戏

2011年05月23日10:23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史尧尧
 字号: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史尧尧】继相互持有次级债后,一场新的游戏又开始了。2009年8月18日,银监会下发《通知》至各商业银行,要求银行从2009年7月1日起所交叉持有的次级债将不再计入银行附属资本。

  《通知》下发前,商业银行为了提高资本充足率以保证贷款投放并提高总资产规模,曾大量发行次级债,且银行都会以交叉持有的形式相互进行“捧场”。

  据中信证券(600030,股吧)(600030.SH)当时估算,截至2009年8月,上市银行次级债发行规模约为4300亿元。假设银行间互持次级债的比例为50%,则互持次级债规模约2150亿元。

  假如从附属资本中全额扣除2150亿元,整个银行业的资本充足率有可能下降1.03个百分点至11.1%左右,影响近3.5万亿元的信贷规模增长。

  这也直接导致随后各家银行开始大规模地进行股权融资。

  进入2011年,面对管理层新的资本金要求(国有大型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1.5%、中小股份制商银行为10.5%)和仍然持续膨胀的资产规模,各家银行再次举起发债大旗(中行(601988.SH,3988.HK)320亿元、农行(601288.SH,1288.HK)500亿元、工行(601398.SH)250亿元、民生(600016.SH)100亿元(已完成)、上海银行50亿元、广发30亿元、兴业(601166.SH)150亿元)。

  虽然此次银行之间不可能再相互持有次级债,但银行间的另一场关于资产的相互捧场的游戏已进行多时。

  虚胖的资产负债表

  在央行持续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和银监会要求日均贷存比为75%的综合作用下,银行以传统信贷投放拉动规模增长的方式受到了严格制约。

  为此,上市银行多以同业资产、负债规模增长拉动规模增长作为代替,以此保证收入的持续增长。

  表1为对上市银行资产负债表进行合并后计算出的同业资产在盈利资产中的占比和同业负债在付息负债中的占比,同业资产和负债占比在过去5年持续提高,2011年一季度的占比已经是2005年的两倍。

  具体看,同业资产、负债占比上升最快的是2011年一季度,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的占比明显较高,要大幅高于国有大型银行的平均水平。

  在所有银行中,农行、兴业、光大(601818.SH)、华夏(600015.SH)和宁波银行(002142,股吧)(002142.SZ)的同业资产占盈利资产的比例尤为突出。

  而在负债资产中,中行、交行(601328.SH,3328.HK)、兴业、光大、华夏、深发展(000001,股吧)(000001.SZ)、南京银行(601009,股吧)(601009.SH)和宁波银行的同业负债占付息负债的占比较高。

  各家银行的高同业负债水平成为推动银行业规模增长的重要驱动因素。从2010年至2011年一季度,上市银行中除了招行(600036.SH,3968.HK)和中信银行(601998,股吧)(601998.SH,0998.HK)以外,中小型股份制银行同业负债均有大幅增长,它们的同业负债同比增速分别达到了41%和114%。

  对此现象,国信证券认为,中小型股份制银行的同业资产增长较快,同业资产和负债的虚胖明显提高了其资产规模增速,表明提高准备金后中小型银行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

  据此判断,目前规模增长仍是收入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因此银行不能随意降低增速。为此,各家银行只有想尽办法来尽早获取规模增长的原动力资本金。

  对于银行间相互大量持有资产,银监会相关部门人士向记者表示,“现在银监会对于银行间持有同业资产的比例暂没有限制,我们认为这些资产风险并不高。”

  虚高的资产负债表,使投资者有充分理由对银行的当季盈利能力及持续性表示怀疑。

  资产与收入不匹配

  从2011年一季度银行业绩增长的驱动因素与2010年对比看,仍是规模、息差和费用收入比三个。平均计算下来,息差推动的幅度下降,业绩更依赖于规模的驱动。

  同业资产负债业务的大幅扩张背后,是国有大型银行、中小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三类银行中各家银行资产、负债结构的趋同(见表2)。

  投资者较为关注的是,2011年一季度息差没有出现预期中的大幅上升,而是有所下降。

  大行里中行和交行的净息差表现较弱;而中型股份制银行一季度平均息差下降幅度相对较小,主要得益于它们当中的招行、中信和深发展的息差明显上升。其他银行表现一般,兴业银行(601166,股吧)甚至有明显的下降。

  因此,在信贷紧缩的大环境下,并无显著经营特色的银行受到市场整体影响的风险更大。

  从上市银行在过去五个季度的报表中看到,净息差与净利差之差在0.1%左右。“随着银行间相互持有资产、负债的余额不断上升,资产负债期限结构的趋同是必然的结果。”一位分析师感叹道。

  “面对虚胖的银行资产负债表,再低的估值也只是浮云。”这是记者在两场银行股东大会上听到四位机构投资者的看法。

  “在我个人看来,一些银行的总资产与营业收入并不匹配。”一位银行人士表示,“将各家银行的总资产和经营收入进行对比,这一点表现得比较明显。”

  以华夏银行(600015,股吧)为例,其第一季度总资产为1.12万亿元,而经营收入只有73亿元。与股份制银行中的佼佼者招行相比,后者总资产为前者的两倍,而经营收入却是前者的三倍两者的差距显而易见。

  再看兴业与光大,两者总资产相差2300多亿元,而经营收入却只相差5亿元。

  而中信和浦发(600000.SH)这两家以对公贷款为主的银行,它们资产负债结构相差不大,两者的经营收入也相差甚少。

  “这些都很不正常。对于投资者来说,如果无法区分其中的差异,那么只有看流动性的多少来决定是否购买银行股了。”上述银行人士表示。

  对此,齐鲁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认为,虽然各家银行的总资产收益率(ROA)现在还没有达到极限,但国有大型银行已经很高了,中型股份制银行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差距其实就在中间业务,中间业务占比如果能达到20%以上盈利就能上去,同时还可以降低成本,但现在对很多银行来说又不现实。”上述分析师坦言:“随着银行间业务竞争的加剧,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好的银行更好,差的更差。”

银行间另一场相互捧场的游戏
银行间另一场相互捧场的游戏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