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家上市银行贷款拨备率仅农行华夏建行达标

2011年09月06日02:29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肖怀洋
 字号:

  16家上市银行贷款减值准备金距离监管要求总缺口约为826.63亿元

  编者按:今年中期,上市银行的业绩增长无疑十分强劲,但是业绩增长的背后也并非全无隐忧。本报特从上市银行的贷款拨备率、资本金储备以及成本收入比等几项指标入手,分析其成长性、资产质量以及监管达标门槛等,帮助投资者客观理性认识银行业的现状。

  ■本报见习记者 肖怀洋

  随着16家上市银行公布半年度数据,各家银行贷款拨备率和拨备覆盖率也都浮出水面,这是银监会今年发布《中国银行业实施新监管标准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以来,上市银行贷款减值准备金数据首次完整呈现,使得投资者对上市银行备战新监管标准有更加清晰直观的认识。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今年上市银行半年报数据统计,贷款拨备率只有农业银行华夏银行(600015,股吧)和建设银行达标,贷款拨备率分别为3.64%、2.67%和2.53%,五大行拨备率普遍较高,而股份制商业银行则略低,16家上市银行贷款减值准备金距离监管要求总缺口约为826.63亿元;而16家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则全体达标。

  五大行拨备率指标

  好于股份制银行

  16家上市银行贷款总额为36.18万亿,贷款减值准备金余额总值为8860亿元,总的贷款拨备率为2.45%,虽然总体拨备率接近2.5%的监管标准,但是各家银行具体情况参差不齐。

  工、农、建、中、交五大行贷款拨备率均在2%以上,其中农业银行以3.64%位居首位,建设银行为2.53%,工商银行为2.47%,中国银行为2.17%,交通银行为2.1%。股份制银行当中华夏银行贷款拨备率较高,达2.67%,其余各家分别是:光大银行(601818,股吧)2.41%,南京银行(601009,股吧)2.31%,招商银行(600036,股吧)2.13%,民生银行(600016,股吧)2.1%,北京银行(601169,股吧)1.96%,浦发银行(600000,股吧)1.9%,深发展(000001,股吧)1.67%,中信银行(601998,股吧)1.48%,宁波银行(002142,股吧)1.46%,兴业银行(601166,股吧)1.33%。16家上市银行仅有农业银行、华夏银行和建设银行三家达标,本报记者粗略计算,13家未达标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金缺口总额约826.63亿元。

  今年4月,银监会发布《指导意见》对银行业贷款拨备率提出了2.5%以上的要求,新标准自2012年1月1日开始实施,系统重要性银行应于2013年底前达标;对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部门将设定差异化的过渡期安排,并鼓励提前达标:盈利能力较强、贷款损失准备补提较少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在2016年底前达标;个别盈利能力较低、贷款损失准备补提较多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在2018年底前达标。业内人士指出,《指导意见》对新标准过渡期的安排,显然是考虑到部分银行的拨备压力。

  上市银行拨备覆盖率

  全部达标

  本报记者对16家上市银行半年报数据统计,所有银行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都远超《指导意见》中150%的拨备覆盖率监管标准。浦发银行拨备覆盖率最高,达到452.85%,兴业银行和深发展紧随其后,分别是379.96%和379.74%,最低的宁波银行也达到210.11%,远高于150%的警戒线。

  与贷款拨备率情况相反的是,股份制银行多高于五大行的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工商银行拨备覆盖率为261.14%,建设银行为244.68%,农业银行为217.58% 中国银行为217.29%,交通银行为213.89%。

  分析人士指出,贷款拨备率=贷款减值准备金/贷款总额,拨备覆盖=贷款减值准备金/不良贷款,而股份制银行不良贷款率相比五大行较低,由于分母不同,同样数额的贷款减值准备金,股份制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就高一些。

  近些年各家银行加大了对不良贷款的整治力度,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呈现“双降”,而贷款余额总值却在增加,所以也就出现了拨备覆盖率全体达标,但贷款拨备率却只有三家达标,说到底,都是分母惹的祸。

  需从分子分母

  两方面入手解决

  《指导意见》建立了贷款拨备率(监管标准为2.5%)和拨备覆盖率(监管标准为150%)相结合的贷款损失拨备监管标准,而原则上按两者孰高的方法确定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也就是“两率”从低的原则,即便所有上市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金均达到了150%的拨备覆盖率监管标准,但大多数却无法达到拨备率下限,所以今后几年银行业面临较大的拨备金压力。

  据本报记者了解,新的监管标准对大多数股份制银行冲击较大,这是因为:股份制银行不良率和关注类贷款占比较低,容易满足拨备覆盖率监管标准;而贷款拨备率在大小银行之间存在不可比性,大银行存量不良贷款中,有相当部分是历史遗留的,而目前潜在风险主要在于近几年的新发贷款。

  国都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邓婷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监管方提出2.5%的拨备率下限,其实是出于控制信贷规模的考虑,尤其在当前信贷扩张时期有助于积累资源增加未来经济下行期的损失准备,算是一种逆周期监管。

  多家研究机构都认为新的监管标准将会对股份制银行盈利造成影响。以中信银行为例,一旦被列入系统性重要银行,将面临2013年底就达到2.5%的拨备率指标,目前中信银行的拨备率仅为1.48%,但事实上中信银行在风险管理方面还是做了不小的努力,今年中报公布数据显示,逾期贷款余额比报告期初锐减42%。

  国都证券邓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几年若要满足新的监管指标,无非是从分子分母两方面来解决:第一,减少分母,也就是控制信贷规模,但这样难免会影响盈利;第二,增加减值计提和减少核销,目前各家银行不良贷款已经降到很低的水平,今后可以适当减少不良贷款核销,以此增大分子。

(责任编辑:HN026)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