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投资出口剧烈收缩 中国经济形势不容乐观

2011年11月18日15:12  来源:和讯银行 
 字号: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

  和讯银行消息 由和讯网主办的“金融谋变:后危机时代逆势转型——2011银行业战略发展峰会暨银行行业财经风云榜颁奖典礼”,于11月18日在北京昆泰嘉华酒店举行。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出席会议并发表主题演讲,他指出目前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其中投资需求与出口需求都在剧烈收缩,且幅度在10个百分点以上,而明年的消费市场并不会好。王建表示对于未来中国经济形势并不乐观。

  王建:咱们这个会叫“金融谋变:后危机时代逆势转型”,我觉得我们不能理解为危机以后,后危机时代是不是危机以后呢?我始终不同意这个看法。2007年以后我一直坚持说这场危机没有过去,2009年美国的复苏是短暂的,我在之后曾经说过,2009年没有问题,2010年也没有问题,2011年开始有问题。

  2011年什么时候有问题呢?7月份有问题。去年底我在中证报年终专稿里讲得很清楚,中国经济三年下行,世界经济同样也是。到2013年西方国家的危机,就是美国、欧洲他们的危机是最深重的,那时候可能是中国经济才能够触到最底部。2011年7月以后,美国的次贷危机会再度爆发。我觉得今年以来世界经济、美国经济的表现实际上印证了我所说的情况,我觉得我还是说对了。有人说你为什么老是说不好?包括一些外国朋友来,前两天朋友到我那里去,说“我们认为王建先生是中国学者里对形势看法最悲观的”。我说人看问题,形势不是说成悲观的,而是说思想要尽量地贴近实际。如果实际趋势不太好,如果你要是看不到,你尽看到好的那方面,甚至过大地放大了好的方面,就没有危机感,就没有预警机制,最后栽跟头的还是自己。所以,思想符合客观实际。实际是什么样的?我们能够认识到它,通过纷纭复杂的这些现象,通过现象看本质,我们能够把握未来的发展方向。

  我之所以说这么多,就是说我又要说不好,我今天还是要说不好,特别对于我们银行业要高度关注这些不好的情况,这些不好的情况现在暴露的苗头越来越多,不是一两个数据,而是一组一组的数据在说明中国经济朝着发生大问题的方向在走。世界经济讲一点,但不是讲很多,主要讲讲中国经济目前的问题。我讲这个数据有的可能是我们金融机构,像券商、基金或银行业研究部门的朋友不见得特别关注的。

  第一,投资方面的表现,投资需求的变化。

  我讲的投资需求和现在一般统计局说的,和大家讨论最多的投资不是一个投资,我所关注的是施工项目总投资,施工项目总投资它代表的是一个现实存量的投资需求。因为我们一般所讲的投资是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是一个投资指标,但它应该说是一个投资的滞后指标,因为当把这个数据报出来的时候,这个投资需求已经不存在了。或者说,我更倾向于把它看成是一个供给增长的指标,因为在固定资产投资当中,有6成是要转变为新增固定资产的。所以我们在看到投资高速增长的时候,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生产能力的高速增长,而是一个投资需求在大量消失的过程。

  我们看现实存在的投资需求应该看施工项目总投资,这是一个存量的投资需求。前十个月,如果看投资额24.9%,增长的很快,但是你要看施工项目总投资是多少呢?它的增长只有19.8%,如果扣掉同期6.8%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实际投资增长是多少呢?就只有12%了。这个下降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剧烈的收缩。因为在去年前十个月,我们扣掉投资价格指数以后,实际的施工项目总投资的增长率是22%,从22%收缩到今年前十个月的12%,它掉了10个百分点。可以说这个收缩是非常剧烈的收缩,10个百分点的收缩,它比GDP的增长率就仅仅高出2、3个百分点这么多了。

  我还关注一个指标,我看很多的分析学者或机构说的也比较少,叫做“新开工住宅面积”。我们政府从事房地产调控已经有两年了,到现在我们终于看到了房地产价格的拐点开始下降。但是另一个方面,新开工住宅面积的增长率大幅度降下来了,降到多少呢?今年头十个月降到5.2,其中10月当月降了21%,也就是说它主要是在7月、8月以后新开工的住宅面积在明显下降。我们还关注到今年是政府在上保障房的年代,住建部说我们前一阶段的保障房已经开了,开了一千万套,这一千万套是多少呢?如果按60平米/套房子的话那就是6亿平米,也就是说今年新开工的住宅面积当中有6亿平米是政府的保障房。那么到今年前十个月新开工的住宅面积是多少?12亿平米,保障房就占了6亿平米。如果把这个因素剔除掉的话,前十个月新开工的住宅面积负增长是负52%,住宅房地产在大幅度萎缩。我不是反对房地产调控,房地产调控非常有必要,这么高的房价对中国人来说是撑不住的,是不公平的。房地产泡沫如果这么继续下去,对金融业、房地产业本身不是一个特别健康的发展势头。

  我主要讲的是商品住宅的投资,比如2010年是3.9万亿,2010年商品房的销售面积是4.9万亿,它既是一个投资的大头,也是一个消费的大头,如果把它压下去的时候,带来的一个结果是投资也要掉下去。现在我们看到投资的增长相当的一块还不是经济发展本身的企业性质的投资,如果我们把企业性质的投资单独考察,就是刚才我所讲的房地产投资,就是新开工的住宅面积已经大幅度地出现了负增长。这是我们在投资领域里应该关注到的一个情况。

  另一个是我比较关注的,是出口需求。

  出口需求在前十个月增长了22%,这22%我们要注意的是什么呢?一是今年在外界压力下人民币的升值速度很快,全年有可能升值6%,但到10月底有可能到4.6%;二是美国不断放出货币,所以全球通胀形势愈演愈烈,愈演愈烈的通胀形势就使中国出口价格指数上升的很快。今年是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增长率很高的时候,增长率就没有那么高了,前十个月的价格增长指数是9.9%,再把前十个月人民币升值的4.6%扣掉,这22%里有多少呢?实际出口就只有6%。实际出口6%就已经大大低于前三个季度9.3%的GDP的增长率了,出口对经济增长已经不是一个强劲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需求,它已经没有给中国经济增长提供持续的,像过去那样的动力了。

  现在出口的22%和过去不同,和过去百分之二十几不一样,过去扣掉通胀指数和汇率指数以后,它是这样的情况,2011年的出口增长率是31%,可是2010年如果我们要剔除通胀因素和汇率因素呢?去年的实际出口增长率是23%,去年实际出口增长率大大高于经济增长率,实际出口增长率是剔除掉了价格因素的,所以你做比较的时候也应该把出口方面的汇率、出口因素剔除掉才能看得清楚,出口需求对中国经济增长提供了动力还是其它的情况。所以我们说,从出口来看,实际的出口增长从2010年的23%已经下降到了现在的只有6%,它是不是也是一个强烈的收缩呢?投资是强烈收缩,出口又是个强烈收缩,而投资和出口一直都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

  现在我们还可以看看第三个方面,就是消费需求。

  消费需求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增长最快的需求,如果我们把2008年以来三大需求增长率和以前做一个比较的话,比如和“十五”时期或2008年以前的五年做一个比较的话,出口的增长率,2008年—2010年这三年当中它和过去比提高了4.5%百分点,接近5个百分点,出口的增长率是下降了1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这几年的需求结构变化,应该说消费的增长是最快的,因为毕竟保持了17%、18%的增长速度,过去一直是12%、13%,顶多到15%就相当不错了,这两年老是在17%、18%的水平。为什么会这么高?我觉得其中的原因是这两年的农产品涨价,大幅度地涨,以至于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讲城乡差距拉大,农民的收入赶不上城市的收入。但去年城市人均纯收入增长是7.8%(扣除价格的实际增长),农村是10.9%。今年前九个月农民纯收入增长(扣掉价格)是13.6%,城市还是7.8%。农产品大幅度上涨是通过价格形式分配城乡收入,它大大提高了农民的收入水平。

  我们知道,中国有九亿农民,农民消费的边际倾向比城市人要高的多,所以农民兄弟口袋里有钱的时候就会多买消费品。中国在历史上始终就是这样,如果说今年是一个农业的丰收年,第二年的消费市场一定好。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农产品的大幅度涨价使农民的收入开始快于城市的时候,它使整个消费品市场出现了繁荣。但反过来它也带来一个问题,就是困扰我们的通胀,由食品推动的结构性的通胀,食品推动的结构性通胀到今天都挥之不去。尽管10月份的CPI价格在5.5%,但食品价格仍然在10%以上运行,虽然上个月掉下来了。政府在去年这个时候下决心把宏观调控的重点转向物价,压抑通胀,通过不断地四次调息和调存准率,收紧信贷等等一系列的货币收紧的操作,终于在6月份以后看到了物价开始下行,反通胀的斗争取得了成果。但当你取得反通胀成果的时候,很快可以看到农产品的价格暴跌。前段时间北京市场大白菜还卖1.2元/斤,到现在卖到0.2元/斤,很多地方报出0.01、0.02元,农民还让你随便拉,都到了这样的程度。通胀已经下去了,但农民收入也跟着掉下去了,如果农民收入跟着掉下去,那么持续这几年的市场繁荣就没有一个支撑。

  消费这几年好是因为农民收入上去了,现在倒转过来的话,什么来支持消费需求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现在面对的形势,投资已经在收缩,而且是剧烈地收缩,出口已经也是在收缩,而且是剧烈的收缩,都是10个百分点以上的收缩。消费是多少我们还不知道,但是我敢说明年的消费市场不会好,这就是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三大需求都向下走,我们能说将来形势是很好的吗?说我老说形势不好,这一组组数据表明整个需求在向下,而且是剧烈在向下,我们能说是好吗,能说是很高兴吗。今天都是银行业的朋友,从货币上来说,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情况,去年到10月末M2的增长速度是12.3%,今年就到12.9%了,当然这是政府为了压抑通胀采取的措施,但把广义的货币增长率压到了新千年以来的最低点。

  这么做应该说政府是有根据的,为了抑制通胀当然要进行比价的收缩,但是货币里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当我们收缩了以后,大量的钱从银行体系内跑到银行体系外了,M1和M2之间的关系我也注意到,M1是交易货币,现在看的是M1和M2增速差不多地拉大,去年两者的增速差只有0.7个百分点,但是到这个10月份,M1和M2的价差差距是0.4%、0.5%,大部分的交易量退出去了。你看到广义货币增长量增长快,但狭义货币、交易货币增长慢了,这代表了交易层面的萎缩,从货币和经济层面并不是反映经济的内生性的繁荣,这就是说在趋冷。

  一般来说,M1如果下降的话,存款是应该增长的,因为交易中的货币转变成存款了,经营活动减少了以后,我把经营当中的钱抽出来变存款了。过去你翻一番,每次M1的速度低于M2的时候存款都是增加的。但今年从7月份以后,存款大幅度减少,7月份当月减少了6000亿,如果扣除4000亿的资产新增存款,7月份少增加1万亿,接着到10月份又减了2000亿。这是什么情况?是大量的货币流到银行体系之外去了,到了地下钱庄里面去了。然后就是给这些中小企业贷款,这些中小企业通过正常渠道,因为你实施信贷紧缩、货币政策,他得不到资金,只有到地下钱庄里去融资,然后借高利贷,但我们很多典型材料说明,中小企业承担高利贷也就半年,如果真是半年不行的话,它一定是要死的。

  如果从7月份开始出现高峰,到10月份这一段出现的是资金外流到银行体系之外,地下钱庄猖獗,企业纷纷背上了高利贷的过程,那么我可以预言,这样金融活动的表现一定预示着今年底、明年初一大批中小企业要倒下去,这也是给中国经济往下滑增加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所以我们不能够说对经济形势看的很乐观。

 
(责任编辑:HF034)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