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兴动:中国应着力推动利率与人民币两项改革

2011年11月18日16:03  来源:和讯银行 
 字号:

陈兴动
陈兴动

  和讯银行消息 由和讯网主办的“金融谋变:后危机时代逆势转型——2011银行业战略发展峰会暨银行行业财经风云榜颁奖典礼”,于11月18日在北京昆泰嘉华酒店举行。法国巴黎银行亚洲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出席会议并发表主题演讲,他认为中国经济正面临巨大的转型,包括产业结构等。陈兴动指出,未来中国的两项改革:利率与人民币,第一只有利率市场化,中小银行才能长大;第二,人民币汇改完善之后,中国经济在全球中才能达到再平衡。

  陈兴动:首先谢谢和讯的邀请,每次来这里和大家谈谈我们对世界经济、中国经济的看法,说老实话,我自己也是一个受益者,会议专家在演讲各个题目的时候,其实我们都希望去判断一个可能会发生什么的问题。我曾经给自己讲过,我说我们要定位,今天我站在这里,个人身份就是市场经济学家,判断的是希望去摸索未来三个月、六个月、十二个月可能会发生些什么,然后给投资者提出一些建议,希望投资者能够用这种建议去判断发生的概率有多高,指导投资行为。我们听政府官员在谈,因为政策是从他们那里来的,包括刚才的王建老师和焦老师,他们更多的有官方和半官方的背景,包括待会儿刘煜辉老师也有一定的官方背景,我们想他听听他的意见。

  站在市场的角度来看,我们更多地希望把它结合在可能发生的问题。李犁秘书长讲我是研究宏观经济的,的确,作为宏观经济学家,很多时候面对不同的观众还是需要谈许多与我们投资有关的东西。今天给我的题目,和讯和我交流的时候,我发现这个题目很有意思,尽管我更在行一些现在的宏观经济以及现在欧美都比较纠结的问题,今天主要还是谈谈这两个题目,这实际上是一个题目,中国经济转型和民间借贷之殇。

  我想讲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大家都知道,温州所谓的“民间之殇”。今天我想讲三个,一是民间借贷出现所谓的危机状态;二是中国现在面临的经济转型、产业结构调整所需要面临的一系列挑战;三是如何应付这种挑战,银行业和未来的融资改革路径可能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我们目前正在做这些事。

  关于温州的民间借贷危机问题,可能在座的比我清楚的程度不差。民间借贷的的确确增长得非常迅速,从温州给我们提供的信息来看,民间借贷基本上涨了35%—40%,如果全国按这种舆论下去,民间借贷增长率是很大的。按银行的借贷状况来看,对民间借贷会是5%、6%甚至7%的水平。民间借贷在中国并不是新鲜的东西。今年我在做很多的路演,在不同的地方做报告的时候有一个问题跟大家谈起来,认为中国从去年12月份以来到现在,不是采取一系列宏观调控和宏观紧缩政策,中国的经济增长怎么会有这么高呢?上半年一季度是9.7%,二季度9.5%,三季度尽管降下来了还有9.1%,一到三季度名义GDP增长达到18%。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今年货币供应量增长速度是非常慢的。到10月底,M2的增长降到12.9%,M1的增长降到10%以下,只有8%、9%。M1的增长从超过30%以上的增长降到了今年只有8%、9%的水平。

  如果能够解释这种巨大的反差?一方面,经济增长加速,大规模地发展下来。但另一个角度发现,货币量的增长和市场上的融资量会大规模减少,只有两种可能解释这种状态:要么观经济数字的增长是假的,要么企业会从别的地方得到融资。宏观经济增长的数字是真是假可以从两个角度去进行印证。第一个角度摆正收入,今年1—10月份的财政收入31.5%,到10月份降了2.5%的增长,财税政策并没有相应的加税,只有减税,力度不是很大。今年财政政策没有增加,税率的增加是因为征税力度的加大而导致的,如果没有经济增长,很难解释现在财政收入增长有这么高。

  很多人讲中国经济增长多少我不在乎,不在乎GDP增长的速度,在乎的是实体经济,看电力增长和货物周转量的增长,1月10月份货物和电力的增长都在12—13%的增长,这是实物的增长。从这个指标来看,今年一到三季度经济增长还是真实的。比如我们有十个人坐在桌子上,要等待大师傅给我们送饼来吃,大师傅给我们送来十块饼,你相信大师傅只在厨房做十块饼吗?肯定不止。大师傅会在厨房做十三块饼,你能保证端上来的饼是能吃的吗,至少三块饼是烧的,里面说明的添加剂、人工是13块饼算的,这样厨房的GDP是13%,桌子上的GDP是10%,这种情况可以解释我们经济生活当中许多不可解释的情况。

  反过来当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了,这个情况也是存在的。如果今年是9.4%的增长,那就意味着是正常的。非管制以外的民间借贷肯定是大规模性的,我们在许许多多的事件当中已经得到印证,这不用去多说。民间借贷的问题真正出在什么地方?其实我个人认为,民间借贷的问题大概是三个:

  第一个问题,民间借贷今年和往年相比一个很大的特点,中国已经有几千年历史的民间借贷,它根本不是一个新东西。从我们民间借贷比较发达的一些地区,像浙江、福建、广东,甚至江苏、安徽这些比较发达的地方原来是熟人社会当中,不是生人社会,是亲戚、朋友、家族之间互相借贷,保证借出来的钱能回来基本靠的是家族里的信誉和个人的形象。如果贷给你的钱都不还,恐怕你死后棺材都进不了家族坟墓。这是经济学不能解释的。

  今年的现象已经超出了熟人社会,进入生人社会,把很多资金吸引进来。为什么由熟人社会进入生人社会?我认为有两个问题:第一,在温州这个地方,我们看到很多数字,包括温州当地研究人员给我们提供数字,温州民间资本有6600亿,所谓民间资本是银行以外的,合法性的金融机构以外的民间资本有6600亿,民间借贷在温州当中今年底是1100亿。换句话说,温州这个地方本来可以用自己的资金来满足,他的熟人社会当中所提供的资金能够帮助本身自己的需求,为什么还要到许多地方去借,甚至跑到银行体系当中去了呢?在我看来这主要是温州的产业升级没有找到路子。

  通过三十年的经济发展以后,温州人能够把钮扣做向全世界,把全世界的打火机生产厂商打死。到了这样的程度以后出现两个问题,温州的产业升级到什么地方,我积累起来的过去三十年当中的过程发展,积累起来的资本往哪个方向走?第二,第一代的创业者、制造者已经老了。曾经有一个调查发现,温州90%以上的第二代不愿意继承他父母亲的生意,温州积累的资本往哪里去呢?温州的资本追求的是回报,所以温州当地的资本就走出了温州本地,走向了全中国,到各个地方炒房子,投向了非他们专业领域当中去,投向了房地产、煤炭等其它领域当中去,导致温州本地的资金供给出现紧张。这是温州当地监测部门提供的数字,我认为比温州当地的实际数字要多得多。实际上3分到6分每月利息非常普遍。我曾经去温州做过调查,我们的客户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第二个问题,中国经济本身也遇到了一个转型,这个转型过程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结构调整,我们发现由于资本市场的大规模发展,由于房地产行业的大规模发展,许多人认为在制造业已经挣不到钱了。在温州有一个资本家讲,他辛辛苦苦供应了一千多个工人干活,还不如他老婆在上海买房子挣了20%。这导致了制造业觉得不挣钱,其他行业挣钱,导致了货币的大量投机。后来导致了第三个问题,为什么说现在的民间借贷出问题了?我个人认为,我们的官方当局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尽到很好的责任,换句话说,原来认为的民间借贷让自生自灭,很多东西没有很好的发展。实际上市场上关于民间借贷的问题早就有过大量的呼吁,要改进对民间借贷的管制,要把民间借贷合法化、透明化,让逐渐走出来。事实上意味着中国的经济面临一个巨大的转型。

  我们可以看看,中国现在的状态是这样的。我做了一个比较图,我们在其他领域当中中国的资本市场发展是相当不充分的,尽管它的增长速度是非常快的。我们可以看出,金融资产到了2010年年底达到104万亿,和2005年的39万亿、40万亿相比并每年平均增长21.4%,增长非常迅速,其他的比如保险、证券、资产管理,如果按照资产方来看,银行的贷款、财政债券、企业债券、股票市场发展,从比例角度来讲,银行仍然占91%,这是合法的四大国有银行,再加上其它的中小型银行、小型银行等其它我们金融机构,和其他地方相比它的比重非常小。我们的证券业发展到现在,只占资产1.9%,我们现在不满足目前中国经济转型结构调整所向金融业提出的需求。所以我们说现在来看,中国的金融业应该是大大落后于其他各个方面的发展。所以金融业从一个角度讲是落后的,另一个角度讲也是说我们现在的金融有巨大的潜力可以发展。

  我个人二十到二十五年时间,作为经济学家,也在不断观察全世界,每年做大量的路演。第一印象感觉中国现在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OECD国家,大概世界经济增长当中的70%的贡献度来自于发展中国家,而中国又是发展中国家的领头羊,中国在这方面过去长期依赖出口拉动,中国经济从现在开始,我个人认为应该从客观上、主观上,外需对中国经济的拉动都应该是逐渐下降的。最近我们听到的商务部正在研究,采取一系列办法鼓励进口,其主要目的就是想把进出口的贸易尽可能走向平衡,否则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压力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增加,老在人民币上做文章,说老实话,我们又是一个G20的成员,奥巴马在中国的APEC喊话说中国已经不再是三十年的中国,不再是以前做什么错事对世界没什么影响,如今中国长大了,做任何事情都会对世界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你们要知道自己的言行对世界的影响,你们的政策、经济增长都会对我们有影响,你们不要以为你们做的政策和我们没关系,你做得任何政策分分钟都和我有关系,所以你要根据国际规则来运行,要遵循国际共同规则,要对规则的执行作出贡献。所有的这些,中国都要对世界经济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都要做再平衡。

  我们现在在很多开会过程中,我和国内领导,他们参与国际商务谈判时一提到Rebalance(再平衡)就很烦,这不是中国的官方语言,是西方的官方语言,但是又避免不开,所以很大程度就是要调整。怎么调整?在我看来,中国需要从战略角度考虑。第一个调整,把中国培养成为一个消费社会。现在我们有机会做到,也就是说,过去东部地区的11个省是出口基地,市场是在国际市场,我们自己在11个省作为出口基地,现在要把这11个省,6—7亿的人口逐渐培养成为中国的消费市场。如果能够把这块市场培养出来,市场够大,他们的人口相当于美国、欧盟再加日本三个传统大市场的人口总量。我们把自己的制造业往中部退,把中部的6个省变成中国的制造业,然后绝大多数的生产中心中国人自己消费。首先讲地区经济上的调整。

  第二个调整就是服务业,要做巨大的转型。我们说现在对中国经济增长能够大规模往前推动的部分是服务业,我们的服务业占的比重太小了。但是如果要发展服务业,总不能总是靠国有企业,我们的国有企业一进来,就把所有的东西垄断,都增长不了。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寄希望于政策上大规模放松。我很高兴看到,现在终于下决心在服务业进行所谓的增值税改革,让增值税替代流转税,这是非常好的办法,这样有赖于服务业的发展。这样的话需要一个重大的金融改革,所以金融业里我们就需要大量允许除了国有银行以外,要大规模的允许其他银行的发展。

  一个(表)这张表里有一个数据表示,国有银行仍然在2010年当中占整个银行资产当中的49%,差不多50%。我们这么努力工作,把大量的银行上市以后国有银行的资产比重仍然占这么多。我们现在看到更有意思的是,为什么国有银行还有这么大的块头,是因为没有竞争。现在把利率的设定一直由中央政府设定,这种利率我们可以看出最后出来的结果是,中国四大国有银行是全球现在十大银行当中,一个国家占全球十大银行当中占四大,第一、二名还是中国,十几年以前说中国的银行技术上都已经破产,可是如今的中国银行是世界上最好的银行。为什么?它是国有企业,一切都是有保证的。

  它的保证靠什么?靠银行的利率。银行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国有银行有国家的信誉担保,所有的人都把钱往国有银行送,你需要做什么?贷出去就好了,我们的利率是固定的,你可以看出我们现在就按照固定的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再往前本世纪这个利润就是国家给的,只要你坐在那里就有钱可赚,利差有300个点以上,全世界哪有这么好的?今年10月份到9月份,第三季度中央银行货币政策报告出来可以看出,加权的贷款利率8.09%,我不知道存款的成本是多少,也就是3%左右,它不是300点,而是500点。这张表做的比较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银行,他们的收入来自于利息的有多少?中国银行平均占77.4%。我们可以看出,发达国家的平均占56.7%,发展中国家和我们水平差不多的是65.9%。利息为什么这么高?没有利息市场化就没有竞争了,所以银行业一定要在利息上做重大改革,所以把利息市场化才可能竞争,否则中小银行永远长不大,没有地方去。现在为什么中小银行的贷存比那么高,为什么每到月末和季末进行大规模的存款大战?是因为吸收不了,如果允许他们比国有银行利息高一点,存款就可以到中小银行。换句话说,对很多的银行金融机构也一样。

  我们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大量的中小银行为什么不愿意去给中小企业、微型企业服务呢?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们的资金来源。本来就很小,再把有限的资源贷给中小企业风险比较高,没法做生意。我开会时问了下面很多商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我问他们把钱贷给谁?他们说我们也想把钱贷给国有银行。我说你那么小怎么贷?他说我一个人不能满足,我可以把兄弟姐妹捆在一起贷就可以贷了。他们就把钱贷给大型企业、中型企业,那么中小企业资金从哪里来?这是有很大的改革。当然我们需要考虑,我们要学会从日本人当中得到经验教训。日本银行保护的过分,导致日本的经济实际上受到了很大的拖累。当然我们也要吸取美国人的经验教训,美国人的制度创新和金融创新过分,管制没有跟上,导致本轮最严重的金融危机。

  我觉得关键问题未来是两个改革。第一个改革,利息。第二个改革,人民币。谢谢大家!如果有人愿意谈欧债问题我可以讲一点,如果没有的话就到此为止。

 
(责任编辑:HF034)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