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煜辉:商业银行定会走向利润平均化 利差将下降

2011年11月18日16:35  来源:和讯银行 
 字号:

刘煜辉
刘煜辉

  和讯银行消息 由和讯网主办的“金融谋变:后危机时代逆势转型——2011银行业战略发展峰会暨银行行业财经风云榜颁奖典礼”,于11月18日在北京昆泰嘉华酒店举行。社科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出席会议并发表主题演讲,他指出,在中国经济临近结构拐点之际,很多商业银行都还未能准备好。而未来随着利率放开,银行的利差长期来说肯定会下降。而面对挑战,商业银行应该抓住机遇,包括找到适合自身的商业模式,找到核心客户。

  另外刘煜辉指出,在逆周期环境下,商业银行诸如50%的利润增长率肯定难以为继,未来一定会走向利润平均化,这种情势下银行应该时刻准备着,以待抓住政策红利期实现快速发展。

  刘煜辉:谢谢主持人,谢谢和讯网,很高兴每一次参加和讯的这种论坛应该说都是我们与大家很好的交流机会。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未来5年甚至10年对这个行业的看法。

  应该讲过去的10年,特别是过去的8年,对我们银行业来讲是好日子的8年,规模的扩张,这么丰厚的利差,整个监管周期也是顺周期的,因为至少在2008年之前,没有危机之前整个监管的体系是顺周期的,整个银行的风险被高速的经济增长所掩盖掉,从2003年以后,我们整个银行业的资产出现双降,这当然是我们银监会的政绩。在此期间,中国金融自由化和金融管制的放松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最近这些年,无论是机构的跨区域还是所谓业务牌照的增长,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未来5—10年还能不能延续,我刚才讲了这五个方面很有可能在未来十年都发生了非常深刻的变化。过去的8年是中国经济崛起的8年,同时也是我们资产部门,也就是银行部门的盛宴,不可想象8年的货币量是非常剧烈的,2008年底是62万亿,央行在10月份的时候把M2的规模进一步扩大,达到80万亿,加上一些财政的存款、同业的存款放进去,使得我们现在的M2能真实地反映我们经济流动性水平。从货币情况来看,整个货币上涨了将近4倍,银行业伴随着资产扩张从2002年的23万亿,扩张到明年年底140万亿,名义经济增长了不到3倍。2004年我们给兴业银行(601166,股吧)做规划的时候,2004年底兴业银行的资产规模6000亿,当时我们给他定的是2010年达到1万亿的资产水平,但李行长和所有的高管对这个计划都持有怀疑,觉得快了,给他们的压力大。

  后来执行下来是2010年,兴业银行的资产突破了1.5万亿,今年按正常来讲应该突破1.8万亿,所以这超出了我们许多银行家的想象。未来中国货币扩张的空间还有多大呢?大家从G20国家的横向比较可以知道,中国去年年底货币化的水平现在是182,如果按今天81万亿的M2新的口径计算,G20是第一,银行业占经济总量的比重是多少呢?今年银行表外的数字出现了,如果表外加表内,IMF的数据去年是173,今年我想这个数在全世界G20主要国家中间也是第一的。但并不意味着未来中国信用供给并没有增长的空间,(图)从信用供给占经济总量的比重来看,中国并不是最高的,中国和西方国家,特别是西方市场比较好的国家,中国还有很大的空间,还有很大的差距。这个差别在哪里呢?肯定不是信贷靠利息收入的业务增长,最大的空间是黄色的区域,也就是我们讲的市场。未来留给银行业务的空间在哪个地方?在于市场。国家经济很有可能在一夜之间,不经意中间实际上迈入了一个拐点,这个拐点在我们最近的两年,2009年、2010年和2011年可以深切地感受到,我们今天总的信用供给规模中间,银行体系以外做的信用供给已经占到了一半甚至一半以上,因为有很多灰色的一块没有统计进来。按照人民银行调统对民间金融、灰色金融加在一起认为是3—4万亿,把这3—4万亿加到我们总的融资规模里,那么我们今天一半以上的信用供给是银行以外做的,所以中国实际上已经临近了这个拐点。

  当然,中国临近结构拐点的时候,中国今天的商业银行是不是准备好了,业务结构是不是真正准备好了?商业牌照是不是真正准备好了呢?我认为大多数还没有准备好。我们的国有银行70%—80%,接近80%主要还是靠传统的利息。当然,我们最近也看到中国有一些银行,股份制和一些中小银行在这方面业务转型准备的比较早,所以它在今天的宏观调控,特别是信贷配置中间显得游刃有余,这个我就不多说是哪些银行。

  对银行来讲,未来的业务、经济模式面临更加深刻的变革,它的变革应该根治于经济格局的变革。刚才四位老师已经讲到了宏观的变化,如果我们去总结过去8年中国经济显著性特征的话,我想所有的人最终讨论下来大家都会集中在一个方向,就是投资。过去8年人们对中国经济最强烈的印象就是投资的扩张。最近我们做了一个研究,1994—2002年,中国的实际投资增长率是11.9%,剔掉价格因素以后。2003—2010年中国实际投资增长率翻了一倍,后一任政府比前一任政府的投资增长速度翻了一倍,达到了32.2%,这么高的投资增长必然要求我们宏观经济其它部门做补贴,必然做补贴才能维持这么高的投资增长和投资增长率的增长。

  这主要来源于三个方向:家庭储蓄利息率长期压制在很低的水平,为我们投资的繁荣做贡献;私人部门、家庭要长期忍受全球很高的税负来为经济做补贴;同时政府的投资需求,投资规模这么大就会产生很大的财政需求,财政的需求就是要融资,必然要找到制度的安排,最后的制度安排就是房地产,所谓住房货币化和土地的资本化。房地产最近十年的繁荣是各级政府,特别是地方政府融资制度的安排,由此所导致的楼价泡沫和衍生出来的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实际上是变相地,强制性地,隐性地为其它家庭部门和私人部门做征税,在为这些征税做补贴。过去的投资模式中间必然深刻影响中国银行业的资产结构。中国银行业的资产结构、信贷结构过去八年中间主要集中在三块:基建、重化工(资本密集型产业方向)、房地产。这三块加在一起大概占到中国信贷总规模的75%。

  当整个经济结构、投资驱动结构,其它部门做补贴的模式,把你的投资力顶到经济总量的50%甚至以上的时候,当你的家庭为投资的繁荣做补贴,家庭消费率不断下降,下降到33%以上,这个经济中间的结构再恶化还能恶化到哪儿去呢?必然会面临刚才王建老师所讲的深刻转型。我想中国未来的转型之路如何蹉跎,不管面对多少利益结构的调整,带来多少不断的悲观,我想未来的方向肯定是递进的,也就是说,中国今天的投资率一定是渐进的,消费率一定是渐进的,再往下压,中国经济就会面临很大了问题。面对未来中国经济格局的拐点,中国银行的信贷结构会集中在哪里呢?每个商业银行家都应该做出长远和更深的判断。

  未来利率放开,对利差肯定会有影响。有一些学者在争论,中国把利率上限放开以后,我们的存贷款利差是放大还是缩小呢?我认为从宏观来看一定是缩小的,不要对今年利差瞬间的放大,被500个BP利差水平表象所迷惑。今年的情况是极不正常的情况,它是货币政策扭曲操作的一个结果。所以利率市场化未来的一个前提是什么呢?资金和利率持持续松驰,这样宏观利率一定是个缩水的过程。

  长期来讲,银行部门、金融部门是防止实体经济下滑的过程。3000家上市公司总的净利润是9900亿,12家银行所占的利润是4900亿,三季度可能会扩大,三季度工业利润下降很显著,开始加速下降。从三季度总结来讲,到年底这个比例还会上升,或者55%的利润来自于银行。这是很不正常的结果,未来的财富分配肯定会伴随利率市场化而发生改变。资产向好未来是可以确定的,但这体现了经济的周期和经济的规律,伴随着资产分母的扩大和分子资产的长期化把这个过程实际掩盖下来了。面对着未来的十年,我想今天的银监部门必然面临棘手的为问题,处理中国银行的两个难题,一是政府的债务,二是房地产。

  政府债务现在出现问题并不偶然,2009年、2010年,银行用3—5年甚至更短,大部分是3年,3—5年的信用支持5—10年以后可能有现金流的大量政府项目,大量的基建项目,如果你不允许政府平台做债务滚动的话,银行未来的偿付无疑会放在抵押品,无非是税收的承诺和土地的财政。税收的承诺和土地的财政,熟悉中国地方财政体制的都清楚,在我看来都是一个画饼,因为地方财政是以支出定收入的,也就是说一届上任的领导上来以后会想在他这一任要干几件大事,回头再安排钱从哪里找。今天税收增长很快,百分之三十几,土地卖了那么多,还有那么多的土地储备,其实这些东西已经被预支出去了,预支到政府期限要干的事情。分到银行身上,银行指望它只能是画饼,这是面对的长期投资压力。

  面对这个事情,中国不要有太多的顾虑,未来可能性最大的还是在中央政府信用入手。中国四张表都是宏观四张表,到今天我认为至少有两张表已经倒掉了,一张是地方政府表,二是企业表,大家觉得企业负债表不是很多。最近两年,根据我在很多地方企业的调查,企业出现了一个结构性变化,资产出现了长期的倾向,大部分的企业被地方政府矿权诱惑、土地诱惑做土地的扩张和产能扩张,所以他的资产出现变化以后,一旦未来出现宏观波动,也就是说明年经济出现下行,隐性资产比较显著下行,资产会出现显著的变化,债务是负的,不可能消除的,资产缩水的话,结构一下就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

  今天大家看到企业背后这张表不能等同于2008年之前企业的表,有很多企业的表因为资产长期化实际上存在着变坏的理由,两张表已经掉了,中国还剩下一张什么表呢?幸好中国中央政府的表还是好的,能够实现中国未来软着陆最大的依托是中央政府信用的这张表。

  另外就是房地产。中国和西方不太一样,西方的金融杠杆是进入家庭,一旦资产负债表倒掉以后,修复的过程必然导致房价的持续性下跌,而这个下跌可能是快速而且比较持续的,因为中国的杠杆主要是建立在开发商、企业、地方政府,所以这张表的下跌主要看企业去库存的状况和未来行业的整合状况。所以,房地产未来能下多少,取决于这个杠杆在中国今天的企业和地方政府真实状况有多高。很多银行的信贷通过实体经济的方式还是流向了房地产,因为很多做物流、贸易的企业从银行拿到很多钱,通过贸易合同拿到很多钱以后又流向了房地产项目。

  起初,我的想法是中国去杠杆过程中国房价肯定会出现阶梯性的下跌模式,可能这种下跌不像西方那么剧烈,但这种看法确实有所改变,因为很多实体部门的贷款最终流向了地产以及企业现代资产结构中间很大一块是长期资产,这是我的理由。所以中国银行未来必然面临着资产的压力,应该说未来十年比任何时期都要大,甚至比2004年之前为挽救亚洲金融危机所累积的金融资产的压力还要大。

  监管环境已经发生变化,所谓后危机时代监管的变化是什么呢?逆周期宏观审慎就是平滑经济的逆周期性,当经济往上走的时候政策收紧,当经济往下走的时候政策放松,平滑行业的波动和经济的波动,监管必然决定了未来银行业走入利润平均化的过程,不可能再出现今年上半年所有银行业50%的利润增长,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小的,极不正常的状况,未来一定会走向利润平均化的过程。

  从牌照角度来讲,未来十年是金融管制,但是一个金融管制放松的过程,无论是牌照的发放,还是2009年以后机构牌照的发放,当时为了配合四万亿投资相当功利地开放了跨区域的进入。我想这种政策已经开始调整,这种调整和全球的大背景是非常相似的。也就是说,全球这次危机以后必然会对金融自由化的过程做一定的收缩。美国出了两个最重要的法案,《多德弗兰克法案》和《沃尔克规则》(音)。我个人感觉,机构的牌照我们撇开不论,但混业这块方向我认为肯定是收的,因为这两个方向都是限制过去黄金时期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划的过程,都是对这个方向进行抑制的。所以对中国来讲,未来最大的可能是牌照处于分级管理的过程,对不同企业、不同风险能力的企业审慎地发放牌照。所以从全球范围来讲,金融牌照的价值,危机以后出现了回升的态势,这应该是我们注意的一个大方向。

  无论未来有多大的挑战,多大的变局,变局的另一面是机遇。未来你要成为行业的领先者,必然是那些最先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式,去适应改变目前所遇到的平均条件,当未来整个行业出现放缓的背景下,你如何提升自己的份额,关键是银行怎么样找到自己的核心客户。经济变局格局下你的核心客户在哪里?在利差面临收紧,传统银行竞争激烈的局面下,如何保证你的资本利润率,就是扩大收入的来源,减少对存贷的依赖,更多的是在你的内部要提高风险的定价权,客户谈判中间你要能够对不同的客户群体进行引导,精确定价和营销。面对逆周期的我们监管环境的变化,对银行来讲,未来最重要的是怎么样转变你的资本战略,就是从集约粗放型走向资本集约型战略,从中国特有的牌照稀缺性看,对银行来讲最现实的方法还是时刻做好准备,等待着政策红利期的到来,怎么抓住政策的红利期快速地发展,因为中国很多东西是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的,很多政策存在一定的功利性。

  2009年4月份放的机构牌照,现在基本就收了,一年中间基本没怎么批机构,所以过了这个地方很可能会失去这个机会。但从微观上对银行来讲是这么一个抉择,包括怎么制定你准确的牌照战略,从您自己的定位来讲,要把握住内部的发展,外部扩张的关系,未来你是选择综合化的道路还是专业化的银行商业模式。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HF034)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