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王永利:警惕中国银行业走出去变成面子工程

2012-09-10 14:04:49 和讯银行 

  

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
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

  和讯银行消息 2012年9月10日,2012第六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在北京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北京校园召开,本届论坛的主题是“银行业的模式变革”,和讯网作为论坛战略合作伙伴对会议进行直播报道。中国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王永利在论坛上表示,中国银行业走出去面临四大重大机遇,但是走出去也面临着很多的挑战。

  同时,王永利表示,中国银行业走出去很重要的一条是我们要明确你为什么要走出去?走出去干什么、怎么干?你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我觉得我们现在最怕的是做一种运动式的走出去,成为一种面子工程式地走出去。

  以下为嘉宾发言全文:

  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来跟大家就中国银行业的国际化的话题,做一个交流。

  最近企业走出去、银行走出去的话题很热,各种论坛很多媒体报道也很多,我想第一个确实大家看到了中国企业包括银行业走出去面临的重大的机遇,主要机遇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个是中国的经济已经发展成为第二大经济体,那么它给中国的企业走出去创造了很好的机遇,也为银行走出去创造了很好的机遇。

  第二个是中国有规模很大的外汇储备,而且由于外汇储备的增加,我们的外汇管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为企业走出去、银行走出去奠定了一个很重要的基础。

  第三个是我们普遍认为人民币的国际化,给中国的银行业的国际化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第四个是可能大家认为,当前金融危机并没有完全过去,对经济和金融依然产生了很多的影响,特别是欧债危机对一些欧洲的大的银行,产生了大的影响,那么也为中国的银行走出去开拓国际的市场,增强国际的影响力,带来了很好的机遇。

  大概我想可能有这样一些有利的条件。

  但是走出去也面临着很多的挑战,我想最大的挑战就是,尽管我们讲全球化已经讲了很久了,但是到今天为止,各国的法律、各国的财政、税收,各国的金融监管等等还存在着很大的不同。当我们原来主要是在中国这个环境生存和发展的情况下,走出去的时候那么一定会面临着很多我们不熟悉的地方,不熟悉的环境,我们怎么去面对海外新的一些环境,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那么这里面不仅要看到它有可能对业务量扩大的一个好处,也要看到各国他们的政治风险、法律风险、监管的风险、税收的高低、外汇的管制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以及你去的这个国家的货币未来的走势和人民币的汇率是怎么样的一个走势,这些问题都是需要我们去观察、去分析。

  第二个就是走出去的时候,我们还会遇到一个自身的约束,就是你的未来盈利的水平,你资本金补充的能力到底如何?大家知道,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金融业的监管,特别是对商业银行的监管越来越严格,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资本充足比率,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资本金,你要去扩张你的规模的话,是很难做到的。而今天资本充足率还比较高,你扩张完了以后,资本充足率可能下降,如果你没有稳定的补充资本金的来源,后续的发展就会受到影响。那么也包括国际的监管正在越来越严格。

  可能大家知道最近美国特别是纽约州的监管机构,对全球的银行业提出了一系列的新的惩罚措施,造成了很多大银行发展,它的声誉各方面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我们中资银行走出去,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所以说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去研究的。

  走出去很重要的一条是我们要明确你为什么要走出去?走出去干什么、怎么干?你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我觉得我们现在最怕的是做一种运动式的走出去,成为一种面子工程式地走出去。比如大家说国家鼓励走出去,从2007年我们国家实施了鼓励走出去的政策,不仅仅是以前的我们引进来,现在我们还要走出去,特别是当全球的基础加工业大量地转移到中国,中国迅速成为世界加工厂之后,一方面原材料的供应、一些核心技术的供应需要我们逐步把它承接起来,以避免完全受制于人。另外一方面我们需要把一些其他的,我们认为需要转移出去的,利用原材料更丰富的劳动力或者说其他各方面的成本更低的地方去发展,我们也要转移出去。那这个转移出去,这个走出去的政策会给我们商业银行海外的发展带来很大的好处。更重要的是人民币现在也在走出去。

  那么这个时候当大家看到这种机遇的时候,难免大家都会发力,都想走出去。但是怎么走出去,如果你认识不清楚,简单地觉得手里有钱、有这个机遇我就要去,恐怕会犯错误。大家回过头去看,我们到今天已经有一些企业,由于走出去的时候,前几年的扩张太快、太猛,今天的盈利水平大受影响,接下来我相信可能会遇到比较困难的时期,他再想扩张可能会遇到很大的困难。

  第二个是我们曾经有一些专家提出来,说你中国的银行业走出去太慢了,什么理由呢?说你看看,不管是英国还是美国、日本,当他们经济是世界上最大或者说第二大的时候,他们的金融到了什么程度?我们现在是第二大经济体,全球最大的贸易国,我们的金融在国际上的水平太差了,所以说应该加快,要达到第二大的这种水平,我觉得这个分析可能还是需要推敲。因为一个国家的金融在国际上的影响力,首先跟这个国家的国际影响力是密切相关的。除了经济以外,你的货币是不是一个全球主导性的货币,你的语言是不是一个全球比较通行的语言,你的游戏规则能不能影响到国际上的游戏规则,这一系列的东西,都会影响到你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

  所以说不是单一的经济总量的概念,经济总量或者说贸易量大了,你就应该是第二大,不一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加入世贸组织,我们可能更多地接受的是原来我们不是很熟悉的一些国际的游戏规则。我们的货币刚刚在走出去,还远远没有形成国际影响力,所以说一系列的问题还要谨慎一点。那么我想至少有以下一些问题在商业银行走出去的时候是值得关注的。

  第一个我们走出去要干什么,你的市场定位,说我走出去仅仅是跟着我的客户,我中国的客户走出去,由于他走出去,我要为他提供全球的服务,还是说我看好的是当地的金融市场,我要做成一个国际化的银行,首先要明确这一点。如果你服务的仅仅是中国的企业走出去,恐怕你用不着考虑太多的收购兼并,因为你完全有能力跟着你的企业,需要一个机构网点的时候我设一个网点,需要两个的时候再设两个网点,因为这样的话你的文化、你的控制力、你的成本都是很低的。如果你服务的是走出去的客户、走出去的新的中国人,而你一定要收购兼并的话,当然有好处,就是可能你会增加你的资金来源、影响力,但是你的控制力怎么样?收购的这个新的企业、新的银行,他的文化、他的管理、他的内控,他的系统跟你对接能不能很好地转化过来,这是有成本、有风险的,不是说仅仅是花钱就可以搞定的。

  第二个是说我们看好的是当地,我要发展成为当地有影响力的银行,你要在当地是做一个小银行还是做一个有影响力的银行,也是需要我们来研究的。你要收购的是一个小银行还是收购一个大中型的银行。举个例子,在雷曼兄弟刚刚倒闭之后,美国著名的大银行的股价都是迅速下跌的。我们知道花旗银行他当地的市值68亿美元,68亿美元对当时中国的四大银行来讲,要拿出68亿美元来,特别是我们背后还有2万多亿美元的国家外汇储备来讲,恐怕不是一个难事儿。但是问题是你为什么要收购它?你能不能收购成?大家还要注意一个问题。

  因为中国的开放可能是在全世界里面最彻底的一个国家,而既使美国这样的国家,你交易双方可能从商业的角度来讲,你说我可以卖掉它,但是大家会看到很多案例,最后可能都会到议会那儿,到更上层的一些地方去审议,说不行,最后你根本收不成。

  那么既使说他能收购成,你的控制力到底怎么样?这么大的一个机构你能不能控制住它,大家说你为什么要控制住它呢?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既然收购了他就让人家管吧,人家可能管得比你好,大家知道这可能是一个理念的问题,中国人认为人之初性本善,是后来犯错误的,而西方的哲学是说人生来是有犯罪欲望的,你必须要通过法律制度来约束他。如果你收购一个企业,你根本控制不了,你说我什么都不管,交给你来做,没有几个人会那么认真地去做的。大家去看看索尼曾经收购了一个美国最大的电影公司,曾经在一开始的三年左右的时间里亏得一塌糊涂,因为当时日本人也认为,他们的文化是不能驾驭好莱坞的文化的,但是最后把管理层彻底更换了,这些问题都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这是我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走出去,你的目的、你的目标是什么?

  第三个是我们走出去,你主要打的是商业银行的业务,还是商业银行以外的业务,因为现在我们尽管没有明确地取消分业经营的限制,但是实际上各家银行基本上都是多元化经营了,除了商业银行的业务,我们可能还会有投资银行的业务,可能还有基金的业务,可能还会有证券、保险等其他的一些业务,那你走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业务。不同的业务他的定位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商业银行的业务可能对金融活跃度要求不一定那么高,但是你如果走的是投行或者说是其他的一些业务,你往往要找金融中心的地方。既使你是发展商业银行业务,也有一个选择的问题,你是发展你周边的经济业务往来比较密切的国家,还是直接就延伸到很远的地方。比如说我们中国,我们是选东南亚周边的国家,还是上来就选美国、欧洲这些地方呢?你也得去慎重地考虑。

  既使你去发展商业银行的业务,还要再思考,特别是当你主要服务走出去的企业的时候,你主要发展的是公司业务还是说你上来就是公司业务或者说是更全面的业务全面发展的一个设置,不同的定位你的网点的装修、你的人员的配置,乃至你的系统都会是不一样的。这个是需要我们认真地去考虑的。

  也包括你要走出去,你整个海外的发展的规划必须走在前面,但是走海外的规划,最怕的就是脱离国内单独去讲海外的发展,任何一个海外的发展,一个企业的集团的海外发展,必须放在他企业整体的战略里面去考虑,否则就很容易形成国内外两张皮,海外机构小而全、小而散,形不成合力,尽管可能面上很多,但是整体的影响力并不强,所以大家去看看,我们反思一下国外的一些跨国大公司或者说跨国银行,他们在中国的分支机构,很多并不是说你这个分支机构在这个地方自生自灭,你是在他全球布局里面一个点,他通过线再把你连在整个的这个全球的战略上面去。比如说一个外资银行的中国的分行或者说子行,他一旦发现像中石油、中石化这么大的企业,或者说他有很大的一笔贷款的需求,他自己可能资本金是不够的、实力也不够,做不了,总部马上就会派人过来。我们有没有这样的能力?前提是如果我们还像前几年外汇管制,你如果外汇只能进来,出不去的话,你总部就根本支持不了海外。今天我们外汇管制这条已经大大放开了,但是你自己能不能做到?如果做不到,都是一个一个点,形不成一个整体合力的话,它的影响力乃至于未来的整体盈利水平是会受影响的。

  那么也包括,当我们说海外发展的时候,国际化的时候,大家会说它面临很多的挑战,需要人才、需要很多方面的人才,怎么样来向海外派足够好的人?当我们在讲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是错了,一个银行、一个企业国际化的时候,挑战最大的不是你那个海外的机构本身,挑战最大的是你的总部,你总部有没有全球化的视野,有没有全球化的战略,有没有全球化的财务的管理,包括税收的安排。因为大家知道今天我们全球的税收、税务差距是很大的,有没有全球化的法律支持甚至有没有全球化的风险管理、业务支持。当然还有一条今天要求很强的全球一体化的信息科技的系统和信息科技的支持。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