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John H.Boyd:美国银行业抵押贷款问题解决至少两三年

2012-09-10 16:29:42 和讯银行 

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明尼苏达银行业教席教授John Boyd
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明尼苏达银行业教席教授John Boyd

  和讯银行消息 2012年9月10日,2012第六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在北京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北京校园召开,本届论坛的主题是“银行业的模式变革”,和讯网作为论坛战略合作伙伴对会议进行直播报道。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明尼苏达银行业教席教授John H.Boyd在论坛上表示,美国的影子银行跟中国的私人借贷、私人融资还是不太一样的,但是还是有比较意义的。美国的住房市场现在还在受很多的问题的困扰,其中最糟糕的一个问题就是大量的资不抵债,就是这些收回的房子,还有一些房子需要等待被收回,因为没有办法偿还抵押贷款。就像我说的美国住房市场所遇到的这个问题,现在并没有结束,这个问题可能还需要再花至少2到3年的时间,才能够解决,是一团糟。

  以下为嘉宾发言全文:

  谢谢大家,我很高兴来到这儿,我的名字叫John H.Boyd,我是来自于美国,我是一位教授,我不是做银行的,我也不是银行顾问,不过有一点我一定要提一下,就是我确实是给美联储的联邦银行做咨询。但是我要说,我今天在这儿说的这些话,是不能够代表美联储的官方的政策,我说的这些内容都是我自己的一些个人的观点。今天中欧邀请我过来谈一谈美国历史上的影子银行的体系,它的历史还有政策上的一些响应。

  其实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就是,我觉得大家可能也想了解一下,其实我觉得美国的影子银行跟中国的私人借贷、私人融资还是不太一样的,不过我觉得这个比较一下是很有意思的,我们可以回顾一下最近的危机,那么在很多的文献当中的话,他都把这个称为准银行,什么叫准银行呢?准银行它是一些组织机构,在法律上来说它不算银行,但是他们业提供了大量的银行服务,虽然说他们不算是合法的银行,当然大多数的这些机构都是来做抵押贷款的,所以我们有专门的一些抵押贷款银行,这是这些小公司,他们什么都不做,他们只做抵押贷款。有的时候他们也会做一些这个方面的中间商,他们会把一些抵押贷款进行再包装。有的时候他们会来做一些非常复杂的,用抵押贷款支持的一些证券产品,他们会把这个抵押贷款打包,分解成很多的部分,然后把这些产品拿到二级市场上来进行出售,然后他们也会买养老金、共同基金等等。

  那么在这个方面比较大的一些公司,就是一些投资银行,他们的参与是很多的,比如说高盛、摩根斯坦利。大家注意到我还没有提到商业银行,这里面还有像美国的信用评级机构,因为像这些是需要进行评级的。当你在给他做评级的时候,其实评级机构是要收费的,所以有的时候他给出的评级就不太准确。比如说很多的打包之后的抵押贷款的产品,他会给他打3A或者2A,但实际上这些产品的风险可能是非常高的。

  我们刚才讲到了,这些机构他们都不算银行,但是他们造成了很多的风险,带来了很多的问题。我自己在2009年的时候写的一篇文章,也把这个问题做了一个非常好的总结,我们注意到这样的一些证券化产品它是有问题的,它是用抵押贷款来支持的证券产品,这些产品不仅是在美国出售,实际上是在全球市场上来出售,所以说实话,我觉得我们今天在讲到这个银行危机,是1920年时的内阁银行的危机,那个时候的危机主要是在美国范围内的,但是这次的危机我们说影响到全球。

  其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问题,很长的一段时间的话,大家都过得不错,银行也赚钱,评级机构也赚钱,大家都觉得说房地产的价格只会不断地上涨,就有点儿像中国现在的环境一样。直到有一天住房市场整个地崩溃了,整个市场就垮了。在2004年的时候,我买了一栋房子非常地贵,我还以为市场还是会接着再往上涨,但是我原来那个房子的价格,只有原来的60%。但是在当时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个价格只会涨不会跌。然后之后发生了什么呢?就是这些抵押贷款支持的产品,突然一下子变得没有价值了,没有地方可以卖这些产品,没有人买这些产品,这些产品就失去了它的流动性。

  在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美联储的这个市场开始提供一些流动性,主要就是买一些抵押贷款,其中有很多的抵押贷款是属于美国的纳税人的,那么美国的这个纳税人最终还是要承担这方面的负担。我们还需要注意到另外发生的事情,突然之间有很多糟糕的抵押贷款在出现了,还没有能够偿还的抵押贷款。但是没有一个单一的贷款人,因为他把这个抵押贷款分成了不同的部分在全世界销售,所以说有这么多的所有者,怎么样把他们聚集到一起,怎么样解决抵押贷款的问题,这个是非常难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现在也没有结束,这个问题现在还是在美国是住房市场上非常大的问题,我相信你们也知道,美国的住房市场现在还在受很多的问题的困扰,其中最糟糕的一个问题就是大量的资不抵债,就是这些收回的房子,还有一些房子需要等待被收回,因为没有办法偿还抵押贷款。就像我说的美国住房市场所遇到的这个问题,现在并没有结束,这个问题可能还需要再花至少2到3年的时间,才能够解决,是一团糟。

  由于出现了这一点,所以说在美国今天虽然抵押贷款的利率是历史最低的,但是要获得抵押贷款是非常非常难的,虽然你可以以3%的利率去借20年的贷款,根据美国的标准,这是非常低的一个利率的,但是你要想真正,这个价格是很好,但是却没有量。既使你是有非常顶级的信用评级,但是你在美国现在要得到按揭贷款还是非常非常难的。

  到底是什么引起了这一团糟的情况呢?现在已经过去了,所以说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其实这些问题有很多的原因,我们很难去谴责,只是谴责那些金融机构,那么金融机构他们被放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他们就为他们所创造出来的这个激励机制,我们也可以谴责美国的国会,美国国会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房子,所以他们就施加了很多的压力给房地美和房利美,给美国政府按揭的保险公司,让他们为按揭贷款去保险,为那些没有资产也没有收入的人提供贷款保险。那非常有意思的就是,弗兰克众议员写了一个一个监管的法案,而这个人正是最早促使这个房利美和房地美,能够向所有的人提供抵押贷款担保的人,所以国会、房地美、房利美,他们是这些问题主要引起的原因。

  还有评级机构,评级机构也是主要的一个原因,他们把那些非常糟糕的,给这个3A或者说是2A的评级,但是其实信用很糟糕。还有是商学院的经济学家,其实他们也助长了这种情况。因为我们教他们的那些模型,他们教的那些模型就不是特别好,所以所有的这些因素组合在一起造成了这些问题,投资银行也应该受谴责,因为投资银行在这里面赚取了大量的手续费和利润。不是说他们投资的收入,而是他们经过交易所赚的手续费,他们能够交易得越多,他们能够赚的钱也就越多。

  那监管机构也应该受谴责,我为美联储工作了很长的时间,我曾经是美联储在华盛顿和在明尼苏达的高级的官员,美联储是有必要的工具去应对这个问题的,他们说他们没有必要的工具,但是其实他们是有工具去应对这个问题的,但是美联储就没有能够发挥好自己的职能,监管机构也没有在美国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最糟糕的就是证券交易委员会,我们可以思考一下,他是监管投资银行这个行业的,我们思考一下这个时间的问题,在2006年的时候,他们取消了所有的资本金方面的要求。我们这里不是说降低了资本金的要求,我们现在是说完全取消了资本金的这个要求,对于所有的大的投资银行都取消了资本金的要求。

  2006年的时候,你可以想象一下,他们的这个时间还能不能更糟糕了,因为危机是起源于2007年,你可以想象一下这个时间点有多么糟糕。

  我们在政策的层面上,我们所做出的这个响应其实是很大的,但是我会说在美国今天,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首先我们建立起了一个新的非常有权利的监管机构,他是有美联储,还有联邦保险公司,还有财政部长组成的,甚至奥巴马总统也可以参与进来,他们的职责不仅仅是要监管银行或者是投资银行,他们的职责就是要监管整个的金融机构、整个的金融体系。这个金融体系可以包括通用电器资本,这个也是一个很大的金融中介公司。政府还做了一件事情来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接管和房利美和房地美,房地美和房利美已经被政府所接管了,当然他们的损失是非常大的,纳税人所付出的巨大的代价,没有人知道具体的数字是多大,但是可能是几千亿甚至达到几万亿美元,也许还更多。而且我们是大幅度滴虫新对于抵押贷款市场,进行了重新的监管,之所以现在很难获得按揭贷款,就是因为监管非常地复杂、非常地困难。但是不管怎么样,出于这些原因,我觉得我们已经解决了影子银行的问题。但是我们永远都在打最后的一场战争。

  顺便说一下,这场危机并不是一个小问题,至少这场危机所带来的成本和代价在媒体上大家估计,以及根据我的这个估计是非常大的,这个会给美国所带来的代价,不包括其他的国家,只是美国就是17万亿美元,这个可能就是包含了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所有的财政赤字了。

  还有两分钟,我觉得这场仗我们是打赢了,但是我还有一张幻灯片,这张幻灯片最好还是放在今天上午的那部分,我这里就不讲了,我想讲一下美国目前的问题,不是影子银行的问题,这是完全不同的一个问题。我们现在说美国的问题是大而不能倒的问题,也就是说银行规模大到了一定的程度,你就没有办法允许银行破产,如果这个银行破产的话,就会摧毁你的整个金融市场。这个被认为是美国现在最重要的问题。

  大家可能是知道我们在60天之后,即将进行总统大选,所以说这个就变成了,总统大选过程当中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很多的人,包括我就觉得要应对这个问题的话,就是要把那些大的银行进行拆分,没有必要有这么大的规模的银行。我在这里把几个人的照片放在这里了,这几个人对于这个问题都有自己的看法,我们有监管者保罗,他曾经是我的上司,沃尔克他公开地说,如果是大而不能倒的话,就是太大了不能存在,你就不应该让那么大的银行存在。还有银行家,他也最近做了一个声明,说应该把它拆分,还有就是说桑迪威尔,他是花旗银行的CEO,他说像花旗银行这样大的银行,是大的麻烦。还有我的朋友是专家、学者,他以前曾经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门的负责人,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还有像我不需要给大家介绍的,高层的经济政策的这个制订者,温家宝总理也有同样的观点。

  这就是我今天发言要讲的全部内容。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