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闻   个人门户  search2

今日话题  银行业究竟是不是暴利行业

新闻背景
2011年底,民生银行行长洪崎“银行利润高到自己都不好意思公布”这一番言论,激起了社会各层对银行暴利的热议。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商业银行净利润为10412亿元,同比增长36.34%,银行平均每天“吸金”28.53亿元。[详细]
今年两会期间,多位代表委员也将视线聚焦于“银行暴利”,对此展开大激辩。有委员称银行大量利润是政策保护而非市场竞争的结果;而有委员则称,中国银行业利差偏低,一年的利润才1万亿,大头都给政府拿走了。您怎么看?[详细]
编辑设问

银行业就是大暴利 吸金不止

银行业就是大暴利

陈永杰:中国银行业暴利超烟草石油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陈永杰:银行和实体经济一个利厚一个利薄的问题,已经到了非常严峻的程度。资本利润率已经大幅高于工业,而且高于石油和烟草,我们都说烟草是最暴利的,石油勘探开采也很暴利,而现在银行业比这两个行业利润还要高。

2011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利润会超过1万亿元,那么人均利润会超过50万元。相比之下,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去年前三个季度实现利润3.68万亿元,但这些企业有8700多万人,人均利润不到4万元。除去个人所得税,人均净利润不过3万元,以此计算,银行的人均净利润是工业企业的12倍。所以说银行业确实是暴利的。[详细]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痛斥银行暴利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在建议中指出,2011年,中国大部分实体企业举步维艰,制造企业利润率约仅为3-5%,但银行业利润出现了大幅增长。建议降低银行贷款利率,让利给老百姓,让利给企业;减少个人业务服务性收费,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问题,并鼓励发展民营银行。 [详细]

洪崎:银行业利润太高了 我们都不好意思公布

民生银行行长洪崎:“中国银行业一枝独秀、利润很高,不良率很低,大家有一点为富不仁的感觉,企业利润那么低,银行利润那么高,所以我们有时候利润太高了,有时候自己都不好意思公布。”

“实体经济依然是银行的基础,银行如果健康发展,对经济结构的优化,资源的迅速优化,以及整个资源在社会中间的效益最大化,我想是有其促进作用的,但是一旦整体的经济系统性地出现风险以后,银行想独善其身也是不可能的。”[详细]

吴晓灵:银行巨额利润不合理 息差超过3%

吴晓灵日前表示,中国银行业巨额的利润的确有不合理的地方,这是改革过程中产生的问题,需要继续推进改革去解决。

“目前,银行业如何将钱挣得让大家心服口服是一个问题。”吴晓灵表示,银行存贷利差相对较高,某些收费不透明,准入门槛高,确实不合适。据悉,我国目前存款利率是3.5%,贷款利率是6.56%,息差超过3%,高于国际平均水平。[详细]

银行行长否认暴力说 政府拿大头

多家银行行长称政府拿了利润大头

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李若谷认为,“银行每年新增贷款7万亿,要按12.5%资本充足率,银行一年的利润才1万亿,8千亿补充资本金了,剩下的还有分红还有成本,大头都给政府拿走了!”

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表示,中国银行完全靠高利差实现高利润这个说法不太符合事实,目前中国银行业的利差水平大体是2.5%左右,在世界范围来看,中国银行的利差是不高的,是偏低的。

周小川认为,说中国银行业存在暴利有点过分。他说,相对于其他行业,去年银行业的利润还是不错的。[详细]

肖遂宁:银行业既非暴利也非高利

深发展董事长肖遂宁:实际上银行业“高利”都算不上,利润实际上超低,计算高利一般是指单位投入所得回报。目前银行业资产收益率只有1%,前几年还只有百分之零点几,而一般制造业这个指标能达到5%,“所以银行业既非暴利也非高利”。[详细]

潘功胜为暴利正名 称利润来自规模扩张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潘功胜称,银行业利润没有和工业企业背离,而且银行利润来自规模扩张,而不是价格提高。

2007年到2011年,银行贷款年复合成长率20%,总资产复合成长率21%,利润复合增长率23%,从数字比较可以看出,银行业利润主要来自规模扩张。和国际上相比,中国的存贷利差并不大。2010年国际上前十大银行平均利差2.31,中国略高,为2.46。而与金砖四国来比,中国是金砖四国中最低的。[详细]

刘克崮:不是“暴利” 而是息差高

全国政协委员刘克崮:一般的“暴”的概念常常是差距很大,如果都差不多,就不能算是。利润是绝对额还是利润率,是“资本利润率”还是“资产利润率”,还是“绝对额”,但是这个又不好比。

银行是高息差,不要说暴利。银行的“三高”分别是:高息差高收费高利润,前两个之和形成第三个,然后还有其他来源。不是没有高的道理,但是高得度有点过了,该调了。[详细]

测试
(共有人支持蓝方)
(共有人支持红方)
结语
中国银行业依靠规模扩张来实现利润持续增长,这个模式是不可持续的。目前银行高利润记在利润表中,但未来的潜在风险,很可能需要整个系统来买单。未来怎么办?要减少对银行牌照、利率区间等的管制,让银行业更加市场化、更具有弹性。具体操作上来说,提高直接融资比例是一个办法;另一个则是推进银行贷款的证券化,通过创新持续给予实体经济支持。
微博热议

CopyRight @ 和讯网 和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返回和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