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澳大利亚会否是下一个希腊

2015-08-18 14:17:44 和讯  农业银行战略规划部 李新祯

  作为GDP排名全球第12位的发达经济体,澳大利亚今年以来外债攀升、经济增速下降,引起了广泛关注。有人认为,澳大利亚可能步希腊后尘,走上债务危机的道路。本期述评在分析澳大利亚经济状况的基础上,重点分析澳大利亚陷入希腊式债务危机的可能性。

  一、今年以来澳大利亚经济面临较大困境

  经济增速下降,投资动力减弱。去年以来,澳大利亚经济增速呈现下行趋势,今年1季度,季调之后的GDP增速为2.3%,低于金融危机前十年3.68%的平均水平。受大宗商品价格下降的影响,澳大利亚的企业投资动力减弱。据德勤数据,今年一季度澳大利亚大型项目总值较上一季度下滑2.5%,同比降幅达7.6%;同期已确定项目(在建或承诺建设)总值下降了跌幅1%,同比下降了2.1%;同期已规划项目总值也进一步收缩,下降了168亿澳元。

  失业率高企,工资增速下降。经济下行的同时澳大利亚失业率高企,去年10月和11月为6.23%,创下十年来的高点,今年以来虽然有所下降,但也高于6%。劳动参与率下降,2014年以来,澳大利亚的劳动参与率位于64%左右,低于2013年65%的水平。工资增速下降,自2014年以来,澳大利亚季调之后的每小时工资的同比增速持续下降,今年3月为2.29%,远低于前十年3.8%的平均增速。

  出口增速下降,贸易逆差创新纪录。澳大利亚商品和服务贸易的出口同比增速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持续负增长,4月的出口增速为-9.0%,创2013年以来的新低,今年6月虽扭转了负增长局面,但增速仅为0.7%。4月份的相关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贸易逆差高达41.4亿澳元;6月经季调后商品和服务收支逆差为29.33亿澳元。

  财政收入下降,外债攀升。澳大利亚政府财政收入增速下降,今年一季度为1.5%,创2010年四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澳政府预期未来四年铁矿相关税收收入将缩减200亿澳元。澳大利亚外债攀升,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澳大利亚外债为9550亿美元,达到其GDP的60%,并且可能继续攀升。

  二、澳大利亚经济困境仍将持续一段时间,但不会是下一个希腊

  澳大利亚目前的经济困境引起了广泛关注,澳大利亚经济学家考科拉斯指出:澳大利亚可能步希腊后尘,走上债务危机的道路。但我们认为,尽管澳大利亚经济困境仍将持续一段时间,但不会是下一个希腊。

  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是澳大利亚经济困境的主要原因,这也决定了其困境将持续一段时间。澳大利亚是典型的资源性国家。资源类商品出口占其总出口的比重超过50%(由2000年的31%上升至目前的52%),出口结构单一化,使得澳大利亚这个发达国家逐渐靠近“香蕉共和国”[ 香蕉共和国(Banana Republic)泛指经济依赖单一商品出口的经济体,同时拥有不民主或不稳定的政府,被强大的外资控制国家。1904年由美国作家欧·亨利在Cabbages and Kings 一文中首创,以虚构的republic of Anchuria来影射被美国控制的洪都拉斯,称她为香蕉共和国。智力、多米尼加和比利时也是香蕉共和国的典型国家。

  ]的边缘。而自去年以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今年前7个月,CRB指数已经下跌6.3%),这使得澳大利亚的出口持续负增长,是其经济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随着美元指数进入上升周期,加之来自中国的需求下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还将继续低迷,澳大利亚的经济困境将持续一段时间。

  图1:澳大利亚出口结构
  图1:澳大利亚出口结构

  数据来源:wind资讯,中国农业银行战略规划部

  不过,三因素决定澳大利亚陷入严重债务危机的可能性较小,不会成为第二个希腊。第一,资源产品出口并非澳大利亚经济的全部。澳大利亚GDP的同比增速虽然低于近十年来的平均水平,但并未出现负增长,而希腊的GDP增速自2008年以来持续负增长,2014年虽然转成正增长,但仅为0.8%。从动力结构看,出口虽然是拉动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但最终消费支出对其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9.5%,内需才是拉动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因素,在出口下降的同时,房地产行业、服务业和零售业仍然稳健增长。第二,物价基本稳定,为其政策调整创造了空间。今年1、2季度,澳大利亚的CPI同比增速分别为1.3%和1.5%,处于温和增长区间,而希腊的调和CPI自2013年以来持续负增长,已经陷入了严重的通缩区间。第三,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空间比较大。希腊政府没有货币政策的自主权,在欧元的框架下没有货币贬值的可能,同时财政政策又受制于制度、文化、经济体制等多种因素的制约,腾挪空间较小。澳大利亚可以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稳定本国经济增长。目前,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出台了刺激经济的新预算案,澳大利亚央行也通过几次降息来刺激经济且仍有降息空间,自由浮动的货币汇率也可以通过贬值来改善国际收支状况。

  三、澳大利亚经济困境对中国经济负面冲击总体不大,但要警惕两大风险

  总体看,澳大利亚困境对中国经济负面影响较小。第一,中澳贸易额占中国双边贸易额的比重较小。虽然中国是澳大利亚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一季度澳中双边贸易占澳大利亚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高达26.9%),但中澳澳双边贸易占中国对外贸易的比重较小,历史上的最高点为3.5%(2012年1月),今年上半年仅为2.9%。第二,中国对澳出口结构决定了对澳出口增速将保持稳定。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的主要产品为机电产品、家居用品、纺织品等,这些大部分是生活必需品,具有刚性需求。2014年以来,虽然澳大利亚进口增速下降,但自中国进口增速呈现上升趋势,今年一季度达到10.1%,预计这种稳定增长趋势将继续保持。实际上,考虑到中国自澳大利亚进口商品主要是资源性产品,大宗商品价格下降有助于降低中国企业的进口成本,改善中国贸易条件。

  但澳大利亚困境给中国企业带来两方面风险因素值得警惕。一是投资澳大利亚房地产的风险。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中国投资者已超越美国,成为仅次于新加坡的澳大利亚商用物业第二大买家。2014年,中国在澳大利亚投资房地产的同比增速高达60%。悉尼和墨尔本是中国投资者在澳大利亚的投资房地产项目的主要目的地。今年6月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同比涨幅分别为18.4%和11.5%,其中悉尼的房价涨幅创13年来的新高,两地的房价蕴含着较大泡沫,投资澳大利亚房地产的企业和个人面临一定风险。二是在澳大利亚投资能源企业的风险。2014年中国首次赶超美国,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外资来源国,金额高达276.5亿澳元,占其外国投资总额的17%。中国企业对澳投资主要包括采矿业和油气开发等资源能源行业,其中采矿业投资占总量的2/3。澳大利亚目前采矿业不景气,可能对我国的对澳投资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合作供稿方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