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张立钧:绿色金融发展面临两大挑战 标准尚不统一

2016-12-22 17:51:23 和讯银行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银行业协会原副秘书长 王衍行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主管合伙人 张立钧

  和讯银行消息 12月22日,由和讯网主办的第十四届中国财经风云榜银行分论坛在北京悠唐皇冠假日酒店盛大召开。本届论坛的主题是“绿色金融时代银行业新思路 新发展”。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主管合伙人张立钧在论坛上表示,为什么绿色金融本身发展会有难度,比如数字化普惠金融为什么会那么难?其实有几个方面的挑战。

  一个是我们讲外部性的内生化,这是什么概念呢?做绿色、环保、节能减排的带来的正外部性和负外部性怎么样量化,怎么货币化,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比如说绿色的定义,浅绿、深绿、中绿,绿色的标准,很多国家跟国家之间都不太一样。在这个基础上面,我们要求一个什么样的披露标准。还有一个就是在整个环境、气候对于金融资产,不断是信贷还是投资的标的,怎么样做一个量化的评估,这都是过去在做这个过程当中金融机构面临的很大的一个挑战,需要国家和政府监管机构共同推动。

  以下为圆桌对话实录:

  主持人:下面的一个小时时间就由我们几位一起跟大家做一个圆桌论坛,主题是智能金融和绿色金融。我们在绿色金融的大背景下谈技术对我们的绿色金融的驱动,下面就有请各位嘉宾用简短的话先做一下自我介绍。

  张立钧:大家好,我是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主管合伙人,我们的团队从战略、科技到风险管理,提供各方面的服务。我另外一个身份,在去年一年里面也作为B20、G20金融工作小组的智库。所以在过去的一年里面,我跟全球的很多金融业的高层和监管机构在法国巴黎到华盛顿,还有到成都,最后到杭州,我们开了无数次的会议,讨论并且提出了很多政策的建议,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绿色金融、数字化、普惠金融,这一系列都是在我们的政策建议报告当中,等一会儿我希望在过程当中给大家做一点分享,谢谢。

  主持人:谢谢各位嘉宾的自我介绍。刚才在主题演讲环节我记得黄剑辉黄院长说发展绿色金融需要产学研的紧密结合,我们今天台上的四位我觉得也可以代表产学研的各方,比如说许总和王总是来自产业界的,秘书长来自于研究界,现在在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我们的张总可能在研究方面,在学界也有很深入的研究。所以现在就开始我们下一步的讨论。首先我想请各位嘉宾谈一下你们各自对绿色金融的看法,包括你们怎么把绿色金融的理念用于自己的工作实践当中去的。

  张立钧:我一直强调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大家都知道我们付出了两个很大的代价,一个是环境的破坏,一个是社会诚信。我是1987年去美国留学,2009年回来,在国外待了20几年,我出国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地沟油的概念,PM2.5是回到中国才知道有这个指数。所以我觉得咱们国内这几年虽然富有了,荷包里的钱多了,但是其实是很悲哀的,你所生活的这个环境里面,你的嘴巴是管不住的,没有选择的,你呼吸的空气,你喝的水,你吃的食品都是有问题的,这是人类最基本的权利,你没有这些权利,你有很多钱,有这些高楼大厦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我相信绿色金融的意义不用再讲了,今天早上很多嘉宾也讲了,接下来更多的是,我们讲Why,接下来是What跟How,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做什么,怎么做。

  绿色金融刚刚主持人也讲到了,其实有几个层次的意思,不单单只是说我支持这些服务实体经济,环保、节能、减排这个领域的金融怎么去提供产品支持。也要从金融行业本身怎么通过金融科技发展,这几年金融科技特别火,通过金融科技的提升,用智能化的方式来提升我们金融在提供服务产品时候的效率,来去减低金融行业服务过程当中的减排。等会儿我会跟大家分享一些数据,是我们的一些研究。

  本身金融科技的变化,特别是一些大数据,云和区块链可以支持,比如说我在做金融产品过程当中怎么去监测你是不是真的绿色。因为在之前可能是很难做到的,但是现在有各种的传感器,通过这些传感器,用云、数据整合起来,通过区块链,比如说我们最近也在研究怎么样用区块链去支持整个碳交易的过程当中的一体化,这个我觉得是我们接下来要去做的过程当中,什么是绿色金融,绿色金融有很多的方面。接下来是How,等一会儿我也可以再跟大家分享。

  主持人:我现在简单总结一下。刚才许总提到绿色金融要有一颗绿色的心,包商银行的王总提到每个人都有绿色的偏好,王秘书长讲我们银行做绿色金融要有一种纠结,张总待会儿会告诉我们到底怎么样去做绿色金融。我想在座的各位,包括我们在场探讨的嘉宾大家都有一种情怀和社会责任,但是这个东西是高高在上的,我们怎么把它落到实地?换句话说,怎样实现绿色金融的可持续性,也就是张总要回答的一个问题。先请张总讲一讲,其他的嘉宾如果有补充的话咱们一起再讨论。

  张立钧:怎么样做到知行合一,刚才我提到,我们在B20的工作会议上面提到了几点。首先我们先看看为什么绿色金融本身发展会有难度,比如数字化普惠金融为什么会那么难?其实有几个方面的挑战。一个是我们讲外部性的内生化,这是什么概念呢?做绿色、环保、节能减排的带来的正外部性和负外部性怎么样量化,怎么货币化,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比如说绿色的定义,浅绿、深绿、中绿,绿色的标准,很多国家跟国家之间都不太一样。在这个基础上面,我们要求一个什么样的披露标准。还有一个就是在整个环境、气候对于金融资产,不断是信贷还是投资的标的,怎么样做一个量化的评估,这都是过去在做这个过程当中金融机构面临的很大的一个挑战,需要国家和政府监管机构共同推动。

  在我们的报告当中,我们当时提出了非常详细的建议。既要有胡萝卜,也要有大棒这个机制的设立,包括贴息、罚款这些层面都是可以双向性的,在这个方面有正面外部性效益的机构予以补贴,予以贴息,但是你这些钱从哪里来?因为毕竟财政是要平衡的。我对那些违规的产业进行巨大的罚款,或者通过征税,其实这些东西很早以前就存在。比如说烟酒我们征的税是很高的,用来作为研究烟酒带来的对我身体的伤害的研发。一方面你要用可以,我征你巨大的税。所以在这一点上面,政府需要在未来通过不管是财政的手段,环保法严厉的执行,运用这方面来撬动,更好的用好我们的胡萝卜跟大棒。

  从市场参与者的角度,比如说碳交易,碳交易在国内现在已经试点七个地方在进行,大家知道,明年全国会实行交易。这样的话,对于那些空排、减排的机构,有这个动机,如果做好了,减排了,其实可以把这一部分过比化。还有一个概念叫做CCER,是所谓的我们叫做核证减排量的概念,中国现在还是从整个配额的角度去控制减排,但是更多的是传统的制造业,所谓的空排的产业,未来是通过CCER这个机制,这个机制还没有完全的市场化运作,未来对于所谓的一些污染、交易的价格设立起一个完整的市场机制出来。

  另外我们讲PII和SII,责任投资者或者社会价值投资者的原则,其实在海外很多投资机构他们都有这种标准,必须遵守这种标准。我们未来的私募、财富管理、激进党他遵守这些标准的时候,他有投资的倾向性,对于这些机构在投资的过程当中,不管是投资的主体还是投资人,其实他很愿意对于,如果你能够符合这些ESG标准的这些标的的投资,有一个所谓的投资溢价的,他愿意少拿1%的利息,但是你必须给我达到一定的指数指标的标的里面去。所以这些机制,针对所谓的外部性内生化,怎么样把这些好的一面都通过这些不管是政府或者是市场激励的手段货币化了,这样才会让绿色金融本身可以持续发展。

  主持人:谢谢张总,张总刚才其实从制度架构上,怎么样去给这个市场参与主体形成一个有效的激励,这个是很重要的。这让我想起我曾经看过一本书叫做《巨变》,是匈牙利的哲学家卡尔·波兰尼写的,他批判资本主义,说资本主义的核心就是没有给资源定价,但是资源应该是有价值的,你不给它定价的话,我们只会倾向于无限制的去使用。张总刚才讲的其实也是给资源要素去定价,构建一个更好的激励机制。

  主持人:其实我想问一下张总,在中国做绿色金融的金融机构到底赚不赚钱?怎么样才能让他们更多的赚到钱?当然您刚才也提到了很多制度层面的设计,目前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张立钧:我觉得中国的金融机构里面,可能兴业银行(601166,股吧)相对来说有一个专门的绿色事业部,可能能够做一个完整的评估说到底赚不赚钱,大多数的金融机构没有达到这个程度,能够把这一块完全拉出来说我去计算一个成本或者是收益的整个问题。我其实回过来想讲的是,关键还是回到我们之前讲的未来对于外部性怎么去内生化。因为赚不赚钱是关系到很多的这种成本、收益没有被货币化,如果只是按照我们讲所谓的财务的会计来作为一个计量肯定是不准确的。所以我想借着这个问题说的是,未来如果说真正要把除了我之前讲的胡萝卜加大棒这些用起来,开始把这些货币化,更重要的还要怎么样用监管披露衡量的标准给建立起来。

  主持人刚才提到了经济行为,其实大家都知道,不止是靠我们讲所谓的金融资本。金融资本只是达到我们经济行为的其中一种资本。你刚才也提到自然资本、社会资本、环境资本,我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对我们世界中国的会计体系有一定了解的,你现在的资产负债表,收入里面看的都是财务指标,没有衡量其他的几个资本。但是没有其他的这些资本,我是不能完成这个经济行为的。其实这也是在全球,我们普华,包括其他的一些机构,我们在推动一个所谓的从财务会计准则到可持续会计准则的原则。这是大的国际上面的方向,从最简单的企业现在做CSR,企业社会责任,那个我觉得都是虚的,都是一些慈善、捐钱,种多少树。再到相对严格一点的,比如香港有ESG,就是环境治理这个领域深度的要你披露,我们推动了一个,南非作为一个国家在10年前就实行,要求所有的上市企业披露和分析,中文我们翻译成价值总揽报告,未来企业、上市公司不能只是从财务的角度披露你的整个企业,你要把所有用到的资本从环境的角度、社会的角度,从治理的角度要有一个评估,有一个披露。我们再回过来看银行是不是赚钱,那完全是两码事了。

  主持人:最后我想请每位嘉宾用简短的话概括一下自己的观点,或者再说一下自己最想表达的内容。

  张立钧:要做好绿色金融是一个全球联动、人人行动、科技驱动的概念。

(责任编辑:张倩 HF00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