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2017年上市城商行发展述评

2018-05-15 16:29:25 银行家 

  作为“ 十三五” 开局之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金融监管的元年, 在“ 稳健的货币政策” “ 三去一降一补”“三三四十”“资管新规”“利率市场化”等关键词共同作用下,2017年中国银行业总资产、总负债规模持续稳步增长, 规模增速放缓,但资产结构不断优化,呈现出回归信贷本源的趋势。作为银行业金融机构的重要一员,部分上市城商行资产和净利润增速仍然保持着较快的增长势头。但是受人才、系统、流程、资源、地域等因素的限制, 部分上市城商行群体内分化进一步加剧,并呈现出区域性差异特征。展望2018年,身处“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期的上市城商行,将面临多样化的机遇和挑战。上市城商行需要明晰监管脉络,在严守合规的基础上,主动调结构、控风险,切实走出一条特色化、差异化的发展道路。

  2017年上市城市商业银行发展概述

  规模扩张放缓,区域分化加剧

  截至2017年12月末,我国城市商业银行总资产为31.72万亿元,同比增长12.34%,增速较上年降低12.16个百分点,规模扩张速度进一步放缓;总资产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12.57%,占比较上年提高0.41个百分点,占比增量较上年减少0.37个百分点; 总负债为29.53万亿元,同比增长11.86%,增速较上年降低了13.1个百分点,总负债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12.68%,占比较上年提高0.39个百分点,占比增量较2016年减少0.81个百分点。在存贷款方面,各项贷款余额12万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9万亿元, 在资产负债中分别占37.9%和64.4%,较年初提升1.9个百分点和0.5个百分点,尤其是存款占比实现了近八年来的首次回升,呈现出回归信贷本源的趋势,存贷款业务基础得到夯实。

  从12家上市城商行的资产规模和增长率来看(见表1),多数上市城商行的资产规模增长呈现放缓势头,但也有部分银行已寻找到发展新路径,如徽商银行资产规模增长率较往年进一步放大(图1)。从资产增速上看,12家上市城商行呈现出一定的区域性差异。在长三角区域的上市城商行已经走出发展疲软的困局,资产增速与往年相比已逐步企稳,并有抬头向上之势;西部区域的上市城商行,其资产增速与往年相比虽然有所降低,但下滑幅度放缓;而中部、东北及邻近沿海区域的上市城商行,多数资产增速波动幅度较大,整体呈现震荡下行态势。

  从贷款占比及增速来看,如图2所示,多数上市城商行贷款占比仍保持增长态势,仅宁波银行(002142,股吧)、徽商银行以及郑州银行贷款占比有小幅收缩。贷款增速方面,只有上海银行锦州银行保持着较快增速,有三家上市城商行的贷款规模增速与2016年同期基本持平,近半数的上市城商行贷款规模增速低于2016年同期水平。

  进一步拆解12家上市城商行贷款结构可以看到,在企业贷款方面,如图3所示,仅上海银行、哈尔滨银行和锦州银行2017年企业贷款较2016年有了明显的增加,并保持较快的增长势头,其余几家上市城商行企业贷款虽有小幅增加,但增速有所放缓。此消彼长,多数上市城商行个人贷款规模有了明显的增加,如图4 所示个人贷款增速也有了较大提升,最为明显的是盛京银行、重庆银行和甘肃银行,这三家银行的个人贷款增速都超过了40%。零售贷款呈现快速发展态势主要源于2017年以来,在对公业务市场空间和利润空间受压、同业业务受到监管约束的情形下,上市城商行顺应大势,主动转变经营理念,重塑零售业务,带动了个人贷款业务增长。

  在存款规模及增速方面,如图5所示仅天津银行存款规模较2016年有所下滑,多数上市城商行存款规模保持稳步增长。在存款增速方面,多数上市城商行都低于2016年同期水平,其中宁波银行、锦州银行、徽商银行的存款增速下降较为明显,分别比2016年同期下降33.25%、24.37%和17.62%;而中原银行和盛京银行则逆势而上,存款增速较2016年有了进一步增长,分别高于2016年同期水平27.01个百分点和10.85个百分点。

  从存款结构上看,零售存款规模方面,如图6所示,除天津银行以外,其余11家上市城商行零售存款仍能平稳增长,其中8 家仍能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在零售存款增速方面,12家上市城商行呈两极分化态势,有5家城商行零售存款增速较2016年有所增加,其中盛京银行、锦州银行和甘肃银行排名前三,增幅分别比2016年同期扩大121.16%、20.39%和9.74%;其余7家城商行增速均低于2016年同期增速水平。除此之外,2017年作为金融监管元年,银行业监管力度显著加强,多项政策频频出台,倒逼银行脱虚向实,主动“缩表”,从表2可以看出,2017年半数上市城商行同业存款增速为负值,而其余城商行同业存款虽有增加,但增速较2016年均有所下降,这表明强监管政策带来的“缩表”效应仍在不断放大。

  缩表效应逐步显现,盈利增速持续下行

  面对错综复杂的外部环境,城商行盈利能力相对较好,截至2017年末,城商行整体实现利润2473.3亿元,较2016年增长10.2%,高出商业银行平均水平4.2个百分点。

  从12家上市城商行净利润规模及增速情况来看,如图7所示,过去城商行两位数盈利增速的时代已然过去。在12家上市城商行中,有6家银行净利润仍能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但增速较2016年放缓;4家银行净利润增速已下滑至10%以下,有两家银行净利润甚至出现了负增长。从区域上看,长三角区域的四家城商行净利润增速较为平缓,波动幅度平稳;东北部及沿海区域的5家城商行则受区域经济、产业结构、企业管理等多方因素制约,净利润增速波动幅度较大;在中西部地区的3家城商行中, 甘肃银行和中原银行净利润增速仍在放大,这主要得益于这两家银行生息资产总额稳步增长。

  净利润持续下滑的主要因素之一在于净利差和净息差的进一步缩窄。在净利差方面,如图8所示,12家城商行中,11家城商行净利差呈缩窄态势,其中锦州银行、天津银行和郑州银行收窄态势较为明显,分别较2016年下降83bp、62bp、58bp。其中, 天津银行净利差已经降到1%以下,到0.81%,这也直接影响了天津银行的整体效益。除此之外,仅有5家城商行还能保持高于2%的利差,其中在净利润增幅排名靠前的甘肃银行和中原银行,其净利差也排在前列,分别为2.74%和2.57%。

  净息差方面,从图9可以清晰看出,12家银行净息差较2016 年均有所下滑。其中,甘肃银行、锦州银行和中原银行净息差尚处于高位,分别为2.91%、2.88和2.76%,而盛京银行、上海银行和天津银行的净息差已经下降到了1%~1.5%的区间之内。在净息差降幅方面,锦州银行、郑州银行和天津银行净息差降幅明显,分别下降79bp、61bp和51bp,而宁波银行和甘肃银行净息差降幅最小,分别下降1bp和17bp。

  过去,城商行盈利增速的快速上行还得益于中间业务的强力支撑,而近年来,受监管政策强制缩表的影响,多数上市城商行中间业务收入受表外收缩的拖累,呈下滑态势,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城商行盈利增速下行态势。由图10可以看出,与2016年全面呈现两位数增长态势相反,仅5家上市城商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增幅仍能维持两位数,其中中原银行(71.37%)、郑州银行(53.58%)和甘肃银行(46.96%)增幅位列前三。有5家银行已呈现负增长态势,其中降幅最大的为盛京银行(-15.73%)、重庆银行(-12.77%)和锦州银行(-8.97%)。而从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增幅变化上看,除甘肃银行(10.53%)和天津银行(4.23%)的增幅保持正数之外,其余10家银行的增幅均有所收缩。

  资产质量持续向好,潜在风险依然存在

  从整体上看,经历过2016年经济下行、风险逐步暴露的洗礼,2017年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持续向好,其中国有银行资产质量率先呈现拐点,不良率逐步下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也逐步走出上行通道,不良率整体企稳,而城商行不良率仍然低于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

  从表3可以看出,在12家上市城商行之中,半数以上的城商行资产质量向好,不良率下滑。其中宁波银行资产质量最好,不良率仅0.82%,中原银行不良率则相对较高,为1.83%。从区域上看,长三角区域随着经济回暖,新动能带来的效益逐步显现, 该区域城市商业银行资产质量普遍向好,而东北及邻近沿海区域,尚处于旧动能转换,新动能尚未萌发的阶段,不良率仍有抬头向上的迹象,中西部地区城商行不良率则相对介于上述两个区域城商行不良率之间。

  进一步从关注类不良贷款和三个月以上逾期贷款上看,如图11所示,仅宁波银行、徽商银行和盛京银行关注类不良贷款规模较2016年有所下降,分别下降41.68%、17.27%和14.10%,其余9家均有所增加,其中甘肃银行关注类不良贷款增长率达到了241.02%,存在潜在不良爆发的隐患。

  在逾期90天以上贷款方面,从图12可以看出,上市城商行逾期90天与不良贷款比例呈阶梯式上升,且上升幅度有放大态势。进一步看表4可知,继2016年逾期90天以上贷款快速增长之后, 2017年半数以上银行的逾期90天以上贷款在规模和增速上都进一步放大。随着监管逐步趋紧和不良认定标准的进一步趋严,城商行不良资产处置和风险防控能力将面临更大的考验。

  进一步来看12家上市城商的拨备覆盖率,如图13所示,多数上市城商行拨备覆盖率较2016年有所回升,这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各行风险抵补能力。其中,宁波银行、徽商银行和上海银行拨备覆盖率位列前三,分别为493.26%、287.45%和272.52%,而宁波银行、甘肃银行和盛京银行则是增速最快的三家银行,增速分别为141.84%、29.29%和26.85%。

  2018年上市城市商业银行发展展望

  2017年,面对复杂的经营环境和日渐趋严的监管形势,上市城商行整体上实现平稳健康发展。在规模发展上,通过调速换挡,逐步走出“粗放野蛮”的发展模式,规模扩张逐渐趋于合理。整体上看,12家上市城商行发展呈现一定的区域分化特征, 长三角区域的银行已经逐步走出发展泥潭,逐步迈入新的发展车道;而东北及邻近沿海区域的银行,则受制于经营环境、资源禀赋、管理水平等因素影响,业务发展、盈利能力和风控水平都承受较大压力,整体发展持续放缓,而中西部地区的银行情况则介于两者之间。

  2018年是深入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一年。对于上市城商行,需要明晰服务实体经济的责任、服务社会的责任以及维护金融稳定的责任,坚持回归本源的定位,坚守城商行使命,聚焦关键领域,定点突破,切实走出一条特色化、差异化的发展道路。

  一是规模增速持续放缓,结构调整势在必行。2018年,随着实体经济逐步企稳、消费增长红利逐步显现以及地方基础设施建设投融资需求增加等因素的出现,将引致非金融部门贷款需求有所增长,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上市城商行资产和负债的稳健发展。但在“去杠杆、去通道、防风险”的监管思路指引下,2018 年监管力度将进一步加大,政策叠加带来的阵痛效应将倒逼上市城商行进行结构调整。在负债方面,严监管态势下,央行可能还会继续维持紧平衡的状态,M2预计仍将低速增长,存款整体增速放缓的局面短期内难以改善。加之国有大行凭借网点优势,迫使存款向大行倾斜,从而进一步压榨城商行吸收存款的空间,上市城商行吸收存款将更加艰难,维持负债稳定性的成本将继续上升。在此情况下,上市城商行必须提高存贷款占比,减少对主动负债和非信贷资产的依赖,多寻找以存款为主的中长期负债,减少对同业拆入、同业存单、应付债券的依赖程度。在资产方面, 资管新规将进一步压缩上市城商行非标资产规模,非标管理办法则限制了应收款项类投资业务的增长,加之存款增速下滑将引致城商行各项存款占比处于低位,进一步推升负债端成本,而负债端成本上升将迫使银行在资产端配置高风险资产以谋求高收益, 并可能将上升成本转嫁至实体经济。

  二是利率市场化深化,盈利能力承压加大。2018年,商业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的行业自律约定将放开,这不仅标志着中国利率市场化将进入新的阶段,同时也意味着商业银行利率自主定价的能力大大增强,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剧银行之间揽储争夺战, 诸如在存款利率上限将放开的消息放出前,为了满足存款竞争需要,各大行开发出结构性存款产品作为吸收存款的重要渠道,引致结构性存款大幅增长;而在消息放出后,则转向了大额存单产品,并相继提高利率。一般而言,上市城商行往往有“高息揽储”的冲动。在存款利率上限放开后,上市城商行为了获取增量的法定利率存款,就有提价的动机;而其他同业为了保持必要的份额也只得跟进,新发生法定利率存款成本将提升,而新发生主动存款(包括结构性存款,中央国库定期等品种)成本居高不下,一般性存款成本进一步上行,由此引致上市城商行负债端成本整体上升。当然,这种“高息揽储”并不会成为常态。一方面,市场利率自律定价机制仍有明显约束能力、MPA考核仍然关注利率定价行为、数据治理同步进行等将在一定程度上杜绝恶性揽储现象;另一方面,在严防金融风险的监管主题下,高息揽储所带来的成本骤增将极大地影响银行的获利。

  三是不良仍有抬头之势,风险管控能力经受考验。2017年, 虽然多数上市城商行不良率下降,但关注类贷款、逾期贷款仍在高位运行,房地产、地方政府相关债务增速、规模均较大,不良贷款偏离度逐年升高,在不良贷款认定标准趋严的背景下,上市城商行不良贷款进一步上升的压力仍然很大。除此之外,由于2017年监管层在资管业务、同业业务、流动性管理等方面频出重拳,使得银行负债端承受了极大压力,由此催生了结构性存款的产生并大幅增长。但结构性存款中大部分是保本理财的替代品, 且其本质是在普通存款基础上嵌入金融衍生工具,收益率远高于普通存款。但实际中却存在衍生品业务量与结构性存款高收益不相匹配的现象,这将带来监管套利问题和衍生品交易难以支撑结构性存款高收益的问题,这种潜在风险将进一步考验上市城商行的风控能力。

  四是深耕小微金融和消费金融,推进零售业务新增长。截至2017年末,城商行小微企业贷款达53935亿元,较年初增长13.52%,分别高于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5.95个和4.75个百分点,在规模和增速上均呈现快速发展之势。在此基础上,随着我国经济增速换挡,发展方式和发展动力转变,2018年,上市城商行将进一步深耕小微金融,通过创新与丰富产品体系,来满足小微企业的多元化需求,逐步形成特色化、差异化小微金融服务体系。在消费金融方面,随着国民收入和财富的增长,零售客户的需求愈加多样化、个性化,如何实现有效、精准而低成本地获客,成为上市城商行在零售业务竞争中获胜的关键。此外,由于资本约束和信贷规模扩张有限的因素,银行对公业务增长乏力; 受央行MPA考核、银监会“三三四十”整改影响,银行同业业务的大规模扩张受到制约,零售业务由于其占用风险资本较少的“轻资本”优势,成为上市城商行资本充足率面临较大压力时的利润增长点。因此,2018年上市城商行将继续深耕消费金融,从而与小微金融形成双轮驱动,带动零售业务新一轮增长。

  五是大力提升金融科技水平,加快推进数字化转型进程。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改变了人们行为习惯和生产模式,创新了金融业务模式,实现了金融服务的场景化、线上化、智能化,提高了业务效率和客户粘性,最终重塑了上市城商银行的经营发展模式和市场竞争格局。2018年,上市城商行将加大金融科技的投入力度,加快提升金融科技水平,运用大数据技术洞察客户,基于人工智能改善服务流程,运用云计算打造基础设施平台,这将使得银行电子化替代率进一步提升,银行网点和员工逐渐从“交易型”向“服务型”转变,柜面员工人数占比减少,科技开发、科技服务等岗位的员工人数占比将有明显增长。从长远看,随着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逐步成熟和推广应用,将推进上市城商行数字化转型进程向更深层次发展,并将围绕银行业务的流程、渠道、获客、平台等方面,构建一个全新的金融生态圈。

  (作者单位:青岛银行研究发展部)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2017年上市城商行发展述评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