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机构属性不是成败的唯一标准

2018-07-12 09:45:00 金融时报  宋珏遐

  “实际上,机构的好坏成败重要的是在治理结构、风控能力、工作机制和责任心,而不主要在产权制度上,不是说产权制度不重要,而是相对于其他仍是属于次要地位。”中国社科院中国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杜晓山在近日召开的中国农村金融转型发展论坛上,谈到农信社改革方向时提出,在判定农信机构的运营成败方面,不同所有制机构有不同的利弊,并不是某种产权制度一定就是最优的,因此也不能单以机构性质“一刀切”地指导改革或判断改革成败。

  而在实践中,类似的问题还有不少,也在本次论坛上被提到了。201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再次提出“要推动农村信用社省联社改革,保持农村信用社县域法人地位和数量总体稳定”,以“小法人”守住农信机构贴近“三农”的政策引导方向;部分地区以增加中小涉农金融机构方式增加竞争,认为更强的行业竞争压力可以引导机构注意到普惠金融等蓝海,进而提升金融机构整体的支农力度……但与会的从业人员特别是基层农信从业者反映,这些政策作用效果在实践中是有限的:尽管保持了信用社的县域法人地位和数量,仍有部分县域农信机构更愿意服务于单笔贷款大户,而排斥普通小农户,涉农力度是上去了,但金融的覆盖面并没有实质性地好转;而增加机构竞争以提升支农支小的愿望,在部分地区反而加剧了金融服务红海的竞争强度。

  这些引导性政策从机构的性质或大小入手,希望能够提升农信机构的综合支农水平,但从结果来看都不理想。机构改革改的是其内部治理、风控水平和服务定位,如果仅限制机构属性甚至设置了一步到位的改革时限,那么结果也必将存在其片面性。因此,在机构改革中,机构属性其实还是次要的,重点在于如何全面地、系统地引导机构提升支农支小的服务能力。

  针对这一问题,杜晓山对整个金融体系和商业性金融机构提出了不同的建议。

  总体来说,机构多元化展还是极为必要的,不同地区应当根据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金融信用环境、机构发展层次等因素,科学地确认适合的改革目标和进度。除了常被提到的农商行、农信社与农合行,“对带有社会企业性质的公益性或非营利性的金融组织,也应该是我国在结构性改革过程中补短板的重要环节。”运行良好有序的社会企业类和非营利性金融机构,不以追求利润为经营目标,而是坚持保本微利、可持续地为中低农户提供金融服务,他们对普惠金融是有特殊作用的。那么政府其实可以适度减少对“特惠金融”的直接扶持,转而为这些有益的机构提供合法身份和平等、有效的支持。

  而对于商业性金融机构支农支小,监管当局还是要以考核发挥出“指挥棒”和导向标的作用。“我们要改变这种状况,应该同时考核机构的业务绩效和社会绩效,在理论上要指明,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理论是有局限性的,不是理所当然的,不应该作为主流理论;在实践上,要增加考核评价普惠金融所要求的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等问题的指标体系、跟踪体系、评价体系和奖惩体系。”这样的考核体系给了商业性金融机构服务“三农”、小微的动力和压力,从而其支农支小的综合服务能力也得以提升。

  另外,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汪小亚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张承惠都在发言中强调了健全县域地区的征信系统、服务平台等基础设施对于降低机构经营成本、风险,并引导农信机构回归本职的重要意义。

  综合而言,农信社改革,或是扩展到整体农村金融改革,应当处理好市场与政策之间的关系,二者都不可以起决定作用,而是相互协同引导。在改革中,各级监管部门也要从对机构属性的关注,扩展到综合考量金融服务的各个方面,才可能实现提升服务质量、回归支农支小等多重改革目标。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机构属性不是成败的唯一标准》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