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吉林蛟河农商行 业绩巨亏,踩雷两大案

2018-09-07 01:00:41 新京报 
吉林蛟河农商行 业绩巨亏,踩雷两大案

  8月30日,吉林蛟河农商行在中国货币网公布2018年二季度信息披露报告,今年上半年,蛟河农商行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均为负值,同比降幅均超100%,其中净利润大降861.98%,净亏损7232.54万元。该行此前“踩雷”两起银行业大案的影响进一步加大,去年底和今年初,原银监会公布了处罚结果,蛟河农商行在两起案件中合计被罚7944.51万元。不到半年,评级机构新世纪评级将该行评级两度下调。目前,其36亿元本金的应收款项类投资暂无法回收,其大额罚款上交也将对明年的业绩造成压力。

  上半年业绩惨淡,净利润降超800%

  与去年上半年相比,今年上半年蛟河农商行的营收和净利润均由正转负:营业收入-1351.09万元,降幅118.69%;净利润-7232.54万元,降幅861.98%。在营收各项中,利息净收入和投资收益均为负值,利息净收入为-1218.07万元,投资收益为-342.62万元。而去年上半年这两项均为正值。

  该行总资产也出现收缩,截至今年6月末,蛟河农商行资产总计109.10亿元,较年初减少11.70亿元。其中,应收款项类金融资产余额为41.10亿元,较年初减少6亿元。

  这些数据显示,蛟河农商行不仅在存贷款等基础业务方面表现不佳,在投资方面也出现一定问题。事实上,从2017年起,蛟河农商行的业绩就开始明显下滑,营业收入仅0.22亿元,较上年下降93.85%;净利润为-1.33亿元,下降188.67%。

  蛟河农商行前身为蛟河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2012年12月,经原银监会批准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是吉林省农信改制较早的县级机构之一。截至2017年末,该行在蛟河市存贷款业务市场份额均保持在第一位。但正是这样一家业务在当地具有一定竞争优势的银行,却卷入两起银行业大案——邮储银行甘肃武威文昌路支行违规票据案件和广发银行违规担保案件,业绩受影响。

  卷入“侨兴债”案,半年遭两降评级

  今年1月27日,原中国银监会披露了邮储银行甘肃武威文昌路支行79亿元违规票据案件查处结果。吉林蛟河农商行被罚没7744.51万元。

  蛟河农商行在此案中的角色是违规购买理财,购买了邮储银行武威文昌路支行的30亿理财资金,后被该支行挪用。根据上海新世纪评级2017年7月28日出具的对该行的跟踪评级报告,截至2017年3月末,该行持有邮储银行武威支行发行的保本理财产品30.00亿元,利率为5%左右,期限一年。后新世纪评级2018年2月8日再次发布报告,蛟河农商行这30亿的理财资金已全部逾期,该行已对相关单位提起诉讼,案件正在审理中。

  蛟河农商行还卷入了轰动一时的120亿“侨兴债”案件。2017年12月29日,原银监会公布了对广发银行违规担保案件出资机构的查处结果,因违反国家规定从事投资活动,蛟河农商行被吉林银监分局罚款200万元。

  该行投资了陆家嘴(600663,股吧)国际信托发行的侨兴集团有限公司应收账款债权信托受益权,2017年年报披露了这笔投资,在应收款项类金融资产中包括:陆家嘴信托瑞安3号单一资金信托(侨兴)、陆家嘴信托瑞安8号单一资金信托(侨兴),2017年末金额均为3亿,两笔投资共计6亿元。

  根据新世纪评级公告,其中一笔投资已于2017年10月到期,侨兴集团未偿还全部本金和部分利息;另一笔将于2018年9月底到期。上述两笔投资均由广发银行惠州分行提供担保。广发银行惠州分行以相关事件存在内部流程漏洞为由,拒绝按原合同履行代偿,蛟河农商行已对相关单位提起诉讼,案件正在审理中。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已于2017年作出民事裁定,广发银行因不服裁定向最高法提出上诉,最高法2017年11月28日裁定撤销原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目前广东省高法尚未公布最终裁定结果。这意味着,这笔投资款项能否追回仍未知。

  不到一个月时间,蛟河农商行涉入两起案件的查处结果相继被原银监会公布。2018年2月8日,新世纪评级将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由A+下调至A,列入负面观察名单,同时下调债项评级至A-。7月31日,新世纪评级再次下调该行评级,主体评级降至A-,债项评级降至BBB+。

  新世纪评级指出,该行在合规及风险管理方面存在缺陷,需持续改进。在邮储银行文昌路支行案件中,原银监会直接指出“涉及该案的相关机构肆意妄为,不具备资质开展非标理财产品投资”。在广发银行违规担保案中,原银监会也指出,出资机构存在的问题包括:过度追求业务发展规模和速度,既不了解自己的客户,又不能穿透管理风险;既不能提供实质金融服务,又缺少风险“防火墙”。

  不良上升,资本充足率“亮红灯”

  2017年,蛟河农商行未就这36亿投资确认收入,但2017年该行仍实现投资收益1.77亿元,贡献了当年营业收入的主要部分。而到了2018年上半年,投资收益大幅降至亏损超300万元。

  资产质量方面,蛟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由2016年的2.09%升至2017年的3.18%,2018年一季度进一步升至3.19%。2017年至2018年一季度,该行无不良贷款核销。另外,该行关注类贷款、逾期贷款的增幅均较大,贷款质量可能进一步下行。2017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降至180.30%,2018年上半年,该行未公布不良贷款及拨备情况,但两笔共计36亿元的投资均未计提拨备。这些意味着,该行风险水平可能继续上升。

  该行的资本充足情况也亮起“红灯”。2017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5.16%,不足2016年的一半,2018年一季度进一步降至5.12%,资本充足率降至10.14%,均处于非常低的水平,且低于监管要求2018年底前达到的标准(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7.5%、资本充足率不低于10.5%)。资本充足率水平大幅下降,除了有亏损对资本的侵蚀之外,还有蛟河农商行投资1家农商行、5家村镇银行对资本扣减增加的影响。另外,由于应收款项类投资回收情况存在不确定性,加权风险资产规模收缩有限,也加大了该行的资本补充压力。

  蛟河农商行2017年全年和2018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合计为-20510.48万元,加上两起案件中合计被罚7944.51万元,亏损和罚款总金额已经超过2015、2016两年的净利润之和。罚款支出预计将于2019年上缴,该行扭亏存在巨大压力。

  新京报记者 顾志娟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吉林蛟河农商行 业绩巨亏,踩雷两大案》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