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资管新规过渡期即将结束,上市银行11月发债超三季度

2021-11-28 20:11:10 第一财经  杨佼

工商银行11月26日披露,总额300亿元的永续债当天已经发行完毕。截至目前,该行年内的永续债发行规模累计已经达到1000亿元。

时间临近年末,沉寂了几个月之后,A股上市银行的债券融资,突然又变得热闹了起来。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6日,11月份已有9家上市银行完成或计划发行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各类债券,融资规模接近3200亿元,其中已发行规模2750亿元。

发债融资的银行有7家为系统性重要银行,对应融资金额超过2800亿元,已发行的达2400亿元。今年10月,监管刚刚出台规定,对系统重要性银行提出更高的资本要求。

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分析,系统重要性银行集中发债,与最新的资本要求有一定关系,是为未来的资本补充需求提前准备。但短期来看,可能主要还是受监管批文节奏、资管新规过渡期即将结束,银行表外资产回表两方面因素影响。

上市银行11月已发债2750亿

26日发行的300亿元永续债,是工行年内第二次发债融资。此前的6月初,该行发行了第一期700亿元的永续债。截至目前,该行年内永续债的融资规模已达到1000亿元。

不只是工行,公开信息显示,11月份以来,至少已有9家银行发行了债券或计划发行债券,融资规模合计达到3180亿元,其中已发行2750亿元。

上述银行发行的债券均为永续债、二级资本债,且大多数来自国有大行。11月9日、16日,建行、农行分别发行了450亿元、400亿元永续债,中行也在12日发行了500亿元二级资本债。

而除了国有大行,多家股份制银行、城商行也在11月份集中发债。其中,平安银行(000001,股吧)、兴业银行(601166,股吧)、浙商银行三家股份行分别在11月12日、25 日、27日,发行300亿元、450亿元、250亿元的债券。除了浙商银行,另外两家发行的均为二级资本债。

除了上述已完成发行的银行,招商银行(600036,股吧)也计划发行永续债。根据该行25日披露,银保监会近日做出批复,同意其在银行间市场发行永续债,发行规模不超过430亿元。

从发债主体来看,大中型银行仍是发债主力。公开信息显示,11月份已完成发债的银行中,只有郑州银行一家中小银行,发行金额100亿元。而已经获准发行的重庆银行、苏州银行(002966,股吧)、成都银行等城商行,发行规模合计只有270亿元。

今年以来,上市银行债券融资遇冷,各类资本补充债券的发行数量、融资规模等均大幅下降。11月份各家银行的资本补充债券融资金额已超过三季度之和。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包括二级资本债、永续债在内,A股只有6家银行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发行规模总计约为2200亿元,扣除工行的61.6亿美元境外永续债之后,发行规模在1800亿元左右,只有11月份的一半略多。即便不计入招商银行,11月份的发行规模仍然明显超过三季度总体金额。

而根据普华永道统计,2021年上半年上市银行通过永续债、非公开发行、可转债及二级资本债等方式,共募集资本4903.8亿元,较2020年上半年减少4963亿元,降幅高达50%。

批复节奏放缓?

近期已发行资本补充债券的银行中,有6家为系统重要性银行。今年10月,银保监会发布《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监管规定(试行)》, 19家银行被列入名单。其中,平安银行被列在第一组;招商银行、兴业银行列在第三组;工农中建四家国有大行均在第四组。

根据银保监会上述规定,系统重要性银行在满足最低资本要求、储备资本和逆周期资本要求的基础上,还要分别适用0.25%、0.75%和1%的附加资本要求。对应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要达到7.75%、8.25%、8.5%。

不过,上述银行中,国有大行资本充足率都处于较高水平。以工行为例,截至9月底,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3.14%,一级资本充足率14.68%,资本充足率17.45%。建行同期的资本充足率为17.25%,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96%、13.4%。

与大行相比,股份行的资本充足率相对较低。截至9月底,兴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54%、10.96%、12.92%;平安银行分别为8.56%、10.58%、12.55%,均在监管红线之上。

“最近发债的银行比较多,主要是上期到期续发,跟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附加要求可能有一定关系,是为未来需求提前做准备。”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永续债、二级资本债不能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银行虽然面临持续的资本补充需求,但二级资本充足率补充压力并不大。

该人士认为,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按照规定,今年申请的额度年内要使用完毕,否则明年要重新申请,届时又要重新走一遍流程;另一方面,今年银行债券融资的审批时间都比较长,往往要几个月甚至大半年才能拿到批文,“我们上半年就申请了,这个月才拿到批复。”

公开信息显示,4月9日,成都银行就已披露发行可转债方案,直到9月10日才获得四川银保监局批复,但目前尚未获得银保监会和央行批文,前后耗时已经接近8个月。

华南某银行债券部门人士认为,银行近期集中发债,除了监管批复、期限等因素,与资管新规也有关系。今年三季度,银行各类资本补充债券最主要的投资人是银行理财,但今年8月以来,受摊余成本法估值受限影响,理财资金配置银行资本债券的意愿下降。同时,资管新规过渡期即将结束,表外资产回表迫在眉睫,对银行的资本补充提出了新的要求。而且,随着资产回表,部分不良资产也会体现在表内,银行也需要补充资本。

债券成主要资本补充渠道

除了债券融资,部分上市银行也启动股权再融资。11月30日,耗时九个多月,宁波银行(002142,股吧)的配股将正式完成。根据披露,该行将以19.97元/股的价格,按10:1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6.01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20亿元。

此前,浙商银行、青岛银行(002948,股吧)、无锡银行(600908,股吧)也披露了配股方案,计划融资180亿元、50亿元、20亿元。

由于银行股估值整体偏低,不少银行股破净,最近几年来,A股上市公司股权再融资为数不多。根据不完全统计,不算IPO,2019年至今,只有华夏银行(600015,股吧)、郑州银行、南京银行(601009,股吧)、江苏银行杭州银行贵阳银行(601997,股吧)、长沙银行(601577,股吧)、宁波银行8家银行进行或计划进行股权融资,对应融资额也只有1280亿元左右,而贵阳银行的定增虽然去年底就已获批,但迄今尚未发行。

而作为其他一级资本重要补充工具,优先股在2019年达到2600亿元以上的发行高峰后,2020年和今年前三季度,发行规模也大幅下降,通过优先股补充资本的银行为数甚少。

相较于股权融资,债券融资已经成为商业银行近年资本补充的主渠道。其中又以二级资本债、永续债为主。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2020年全年,商业银行累计发行二级资本债约5954亿元、6113亿元,两年合计约达1.2万亿元。同期,永续债发行规模分别为5696亿元、6484亿元,合计亦超过1.2万亿元。

(责任编辑:邱光龙 HF05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