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降价重拍却0人报名!新网银行股权拍卖冷清,这次能找到新金主吗?

2021-12-06 20:36:49 北京商报网 

继半年前6%股权一拍被撤回后,12月6日11时,新网银行1.8亿股股权再次在阿里司法拍卖网上重启拍卖。尽管评估价大打折扣、起拍价也有所调降,但新网银行此次一拍仍显冷清,拍卖时间近半仍是0人报名,再联想起下半年金城银行流拍一事,此现象也引来不少人士感慨:民营银行股权,真的不香了吗?

降价重拍仍无人问津

拍卖信息显示,2021年12月6-7日,由四川省巨洋企业管理集团名下持有的四川新网银行6%股权,再次进行公开一拍,此次起拍价3.222亿元,折合每股起拍价为1.79元,相对半年前撤回的3.628亿元有所降价;评估价也为3.222亿元,相较半年前首次评估价5.184亿元,打了6.2折。

不过,尽管降价重拍,但此次新网银行股权拍卖仍显冷清,目前,拍卖时间近半,但截至目前仍是0人报名,仅38 人设置提醒,1750 次围观。

根据拍品介绍,截至评估基准日2020年12月31日,新网银行报表总资产405.61亿元,负债总额355.5亿元,净资产总额50.11亿元。2020年营业收入总额23.57亿元,利润总额7.85亿元。

此外,新网银行这笔股权的持有人四川省巨洋企业管理集团,产业涉及文化旅游、饭店、金融、房地产、商贸物流等,但近年来债权纠纷缠身。天眼查数据显示,四川省巨洋企业管理集团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对于此次拍卖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新网银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应。另在业内看来,降价拍卖0人报名基本在预期之中,新网银行股权拍卖市场热情不高,与该行自身发展及行业情况或均有关联。

“根据3.222亿元评估价来测算,新网银行总估值是53.7亿元。2020年底,新网银行股东权益50.11亿元,净利润7.06亿元,如此计算市净率为1.07倍,市盈率为7.6倍。这一估值水平对于一家全国性业务的互联网银行来说并不高。”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说道,新网银行经过前几年的高速增长,在2020年资产规模、营收、利润均出现下滑,拨备覆盖率依然维持在334%的高位,但同比也在下降,这也或显示出在疫情等影响下,经营状况承担了一定的压力。

尽管降价拍卖,新网银行仍未找到合适买家,但在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看来,也或有买家方面的考虑。一方面,过往对民营银行牌照感兴趣的巨头看不上此类较小的股权比例,他们通常更期望获取民营银行牌照的控制权;另一方面,还有一些之前对民营银行牌照感兴趣的部分金融科技公司,也由于自身原因业绩承压或是监管环境趋严等因素,放弃谋求民营银行牌照。

事实上,除了拍品自身及买家考虑外,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是,银行股权拍卖涉及资金规模大、专业性要求高,同时要求参与者有一定门槛,该市场本身就较为“小众”,因此股权拍卖冷清也受一定客观行业影响。光大银行(601818,股吧)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投资者也会充分考虑部分中小银行经营情况与估值表现,目前,经营状况相对好的上市银行中,仍有不少银行估值处于破净状态,这在一定程度也影响市场交投。

为何股权不香了?

事实上,除了新网银行股权拍卖遇冷外,今年下半年,同为民营银行的金城银行,其小比例股权公开拍卖同样无人问津。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由天津开发区泛亚太有限公司持有的天津金城银行2%的股权(6000万股),分别于2021年9月17日、2021年10月29日在阿里司法拍卖网上结束一拍、二拍,起拍价从6720万元降至5376万元,均0人报名,最终流拍。

对于流拍一事,金城银行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天津开发区泛亚太有限公司系天津金城银行股东,持股比例仅为5%,泛亚太公司所持我行股权被冻结、拍卖属于该公司资产处置和偿还负债的正常行为,不会对金城银行日常经营产生任何影响。”

此外,金城银行补充道,“近年来金城银行一方面积极推进股权结构优化工作,主动申请并配合监管部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对个别问题股东采取了针对性的监管措施,相关监管措施有利于金城银行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架构;另一方面金城银行也在加速数字化转型进程。”

近两年来,民营银行股权出现在阿里、京东等司法拍卖平台拍卖,这一现象其实并不鲜见,主要是因为银行股东出现债务危机,持有的银行股权被法院强制拍卖。于百程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银行股权拍卖出现少人问津或最终“流拍”其实比较普遍,一是价格不合适,或者市场对民营银行的估值还难以达成共识,投资人可能需要更安全的价格边界;二是拍卖的股权比较小,只能财务投资,真正想要银行股权的机构并不感兴趣;三是司法拍卖平台上股权投资者少,股权并不像房产那样标准化,所以更难被一般投资人接受。

周茂华同样称,部分民营银行股权频遭流拍,原因或在于目前银行股权交易市场深广度不够、交易不够活跃;投资交易门槛高,股权定价不够合理;投资者对部分中小银行经营前景担忧等。

多个痛点待破

股权拍卖遇冷,也引发不少人士对民营银行生存境况的关注。

当前,民营银行监管趋严,互联网存、贷款相关规范不断细化,也使得过往民营银行采用的业务模式承压,包括揽储、资本补充以及跨区展业等均面临掣肘。苏筱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前,民营银行格局逐步稳固,发展层次分明,以微众银行、网商银行为代表的互联网银行已牢牢把持第一梯队优势,但部分中小规模的民营银行,却尚未明确战略方向并形成自身的特色业务。

周茂华同样评价到,民营银行面临内源性融资能力不足、外源性负债渠道窄,品牌效应不强,负债和整体运营成本较高,行业竞争压力较大;同时,民营银行的客户群体主要是小微企业为主,加之国内信用担保机制仍处于完善阶段等,使其面临的信用风险相对较大;以及民营银行资本实力和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等。

针对该类银行后续发展,在周茂华看来,一方面需要加快风险处置与完善内部治理,科学制定发展战略,提升经营水平与风控能力,增强自身造血能力;另一方面创新资本补充工具,拓宽补充资本渠道。一是拓宽民营银行融资渠道。民营银行根据自身情况,灵活选择债券、股权及创新补充资本工具,以及引入战投等;二是增强负债能力。提升服务质量、实施差异发展战略,增加高质量服务供给,增强客户黏性;三是从中长期看,需要降低高资本占用的业务依赖程度,提高中介业务收入比重等。

苏筱芮则建议,对后续业务,民营银行需要在自身定位的区域精耕细作,关注数字经济背景下小微金融、普惠金融的市场需求,在战略方向和业务模式方面做出更加成熟的思考,结合监管精神与科技赋能金融的大趋势、大方向,努力探索适合自身发展的长效机制。

北京商报记者 刘四红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