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陈道富: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可以“单兵突进”,先开枪再瞄准

2022-01-26 18:11:47 新金融城 微信号 

“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是可以‘单兵突进’的,应该‘先开枪再瞄准’。中小银行不可能面面俱到,也不具备准备好了再上阵的资源和时间,一定是在开拓市场当中逐步完善体系实现转型,关键是对未来的核心业务、核心客户要有准确把握。”1月15日,在新金融联盟举办的“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的难点与突破”内部研讨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表示。

“中小银行需要站在未来看当下的数字化转型,而不能被推着转型。”他认为,现在中小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在数字化转型后可能都不再是了。因此,要着眼于未来行业格局的发展变化和市场定位,来寻找数字化转型的方向和重点。

会上,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晓春,平安银行(000001)行长助理孙芳滔,上海银行副行长、首席信息官胡德斌,廊坊银行行长助理单正勇,神州信息(000555)金融科技副总裁戴可也做了主题发言;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陈道富进行了点评。来自54家银行、44家金融科技公司,以及十余家基金、证券机构的162位嘉宾通过线上线下参加了会议。会议由新金融联盟秘书长吴雨珊主持,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提供学术支持。

以下为陈道富发言全文,已经本人审核。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陈道富

听了五位演讲嘉宾和两位点评嘉宾的发言,我很受启发,特别是很高兴听到银行很多非常落地、非常有实效的做法。我们的中小银行已经不是概念上的数字化转型,也不是框架上的被动数字化转型,而是已在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在具体业务上探索数字化转型。借这个机会,我谈几点体会。

转型应有助于夯实核心竞争力

当前中小银行面临的困难和压力是非常大的,有大行业务下沉的压力,也有数字经济的冲击,还有业务定位、经营模式、资本补充等历史问题。

中小银行最大的优势是贴近客户、贴近市场、贴近基层。但是,在数字化转型情况下,这些优势正逐步弱化,因为通过数据和信息技术方法,大行或者科技公司可以充分调动并了解基层情况,触达并服务尾部客户。

总之,只要是已被市场看见的价值,理论上都可以通过数据和技术的方法,转化成低成本的规范操作,从而由大行或科技公司开展。

如果中小银行仅仅只是被动地做数字化转型,并不会增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甚至很容易被大行或者科技公司取代。因此,数字化转型应有助于中小银行夯实核心竞争力。

转型应着眼于未来

目前,中小银行的数字化转型至少有三个层面。

一是出于降低成本、降低风险,实现现有业务的边际改进。在现有的业务框架和逻辑下,通过数字化转型实现成本或风险的降低,即实现现有业务效率的边际改进。

二是适应环境和客户的数字化转变。社会环境正转向数字化,特别是银行服务的客户在数字化,个人的活动越来越频繁地在移动终端上完成,企业客户的业务也越来越强调数字化、智能化。为了适应环境和客户的变化,中小银行不得不转型。

三是通过数字化转型,为未来提高中小银行在行业中的核心竞争力、拓宽生存空间打下基础。

数字化转型不能仅仅以适应环境和客户、对现有业务做边际改进为目标,这样的数字化转型固然必要,但无助于缓解当前中小银行的困境。

十年后,不知道有多少中小银行能存活下来,如果最终仍被淘汰,数字化转型的成本还不如不花。因此,当前中小银行的数字化转型必须结合其未来的行业定位和业务核心竞争力才有意义。

那么,在未来的整个金融业格局重构、数字化冲击下,中小银行的定位应该是什么?核心竞争力在哪儿?或者说,中小银行的数字化转型应该夯实哪个长板,强化哪个核心竞争力?

实际上,数字化冲击将带来一个巨大变化,我们现在所认为的中小银行的核心竞争力、资源,在数字化转型后可能都不再是了。所以,要在未来数字化转型后的场景来看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正在重构银企关系

从数字化对银行体系的影响看,可以看到银企关系在重构。

随着数字化进程的推进,银行和企业都不再是一个黑箱。银行和企业把机构、业务的黑箱打开,外部开始关注机构的具体业务,也开始看到每个业务详细的流程。

机构之间不再仅仅通过有限的黑箱之间业务联系连接,而是在更细的颗粒度下,实现流程层面上的相互融合。

随着业务流程层次的相互连接,在数字化降低操作成本,特别是交易成本的情况下,银行和企业的关系会发生重构,出现分工细化和服务外包,甚至开始出现平台化重新组织。这意味着未来不仅单个银行的组织架构会发生变化,整个银行业的组织形态也会发生变化。

中小银行的哪些方面无可取代?

在整个银行业组织形态重构的情况下,中小银行的合适行业形态是怎样的?仍是现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方式,只是组织边界大小的调整,如省级层面的重组,还是需要整个行业组织方式的重构,形成平台和生态式的模式?

最近市场也在讨论中小银行的公司治理问题。其中就有一个问题需要关注,即中小银行的合理组织边界在哪?我们可以看到中小银行很难聘到具有总行思维的行长,合格股东和独董也很难找。这个时候,组织的合理边界在哪儿?

中小银行还存在业务定位和核心竞争力的问题。目前看,中小银行的核心竞争力有四个:特定行业、特定区域(群体)、与政府有特殊关系、线下实体。这些优势在数字化冲击下可能都会逐步弱化。

那么不能替代的是什么?应该是线下面对面的沟通,是软性知识,是对区域、行业特殊性的理解和判断。更紧密的组织联系和更深刻的区域、行业理解是中小银行的立身之本。

我们需要站在未来看当下的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而不能被推着数字化转型,也不能是着眼于现在的业务定位、经营模式与市场环境,而是要着眼于未来行业格局的发展变化和市场定位,来寻找数字化转型的方向和重点。

中小银行转型可以先开枪再瞄准

相对于大银行,中小银行在数字化转型中最大的短板在于资源不足。数字化转型成本很高,但中小银行资金、人才不足,市场环境压力还很大。

因此,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首先需要转变观念:是不是需要做好充分准备了才能“冲锋上阵”?是不是要把所有的技术都夯实了,才可以冲进市场?

如果这样的话,中小银行是没优势和基础的。大行可以这么干,他们资源和人才是有保证的,对于小行而言,如果都准备好才上阵,资源、条件和时间都不具备。当然小行也可更有效利用外部力量,甚至采取SaaS模式购买一些服务降低成本,但这也涉及到内部机制、文化的协调过程。

实际上,对于中小银行而言,是可以“单兵突进”的,应该“先开枪再瞄准”。中小银行不可能面面俱到,也不可能让你准备好了再上阵,一定是在市场的开拓过程中逐步完善体系实现转型。

这种策略的关键是对未来的核心业务、核心客户要有准确把握。即仍然是从业务和客户出发,真正“以客户为中心”,通过更好适应、服务重点客户需求,并借与客户共同数字化转型,在逐步迭代中带动中小银行科技和机制的转换。

与企业共同数字化

数字化过程,对金融体系来说,就是“走进”企业,“走进”客户,一定是相互“融入”甚至相互“嵌入”。

银行业务会逐步嵌入企业日常经营中,或者嵌入消费者或者个人的日常生活场景中。

这就是所谓的“场景金融”,核心是相互嵌入,相互融合,金融服务从“显”、外部,转到“隐”、内部,甚至推动行业组织形态重构以适应这种变化。

数字化转型在宏观上涉及另一个问题,数字化是从银行入手,从企业入手,还是从第三方入手?如果从银行入手,银行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数字化,也容易陷入现有理念和业务模式中。

银行现在虽然有大量的数字“金矿”,即有价值的结构性数据,但这些数据还缺乏内在的逻辑和联系,也没有转化成机器可以理解和操作的动态数据,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现在我国企业的数字化程度还达不到数字化的要求,甚至有意愿和机制上的问题。比较现实的路径,是从服务客户的需求出发,走进企业真正理解客户的需求,整合甚至改造现有的业务,跟企业共同数字化。

即,在数字化过程中相互迭代,形成未来新的融合模式,而不是现在这种模式。这种数字化转型过程也许既能节约精力和成本,又能为未来的生存发展奠定基础,是真实的和有生命力的。

银行的本质是信任载体和分析能力

中小银行未来想发展一定要合作,不可能单打独斗。

金融业数字化改造,要把原来封闭业务链条打开,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外包合作。过程中会涉及到银行的核心是什么?什么是金融业务,什么是非金融业务?什么可以外包,什么不可以外包的?

如果把数据和各类技术系统拿掉,银行还剩啥?银行背后是分析能力和信任。

银行是一个信任载体,银行核心能力体现在对数据和模型使用的判断上。银行应该是开放的,有大量的主体为你提供数据和软件服务,银行保留判断、决策和承担行为后果的能力。在这过程,核心竞争力并没有被取代,反而有所增强。

为此,要区分不同类型的外包,是金融业务、金融业务中的某个环节,还是技术支撑和技术维护的外包。

风控是银行的核心能力,那么在外包和合作的环境下该如何理解独立风控?我个人认为独立风控需要银行对风险有独特的看法,有自己的判断,但技术层面上数据和软件服务应该是可以外包的。

社会分工的发展,就是逐步相互合作相互链接的过程,而社会合作在某种程度上就会产生一定相互依赖。金融业是运转或者说是驾驭信任的主体。信任来源于对价值、风险的深入理解和长期业务实践的检验。

为此,核心是真正走进企业和行业,看见企业和行业的真正价值,感知真正的风险,看见别人还没看见的价值。只要与真正的价值同在,基本的风险就控制住了。

我国当前的金融业发展更加强调“开放包容”。实际上最近西方也在推动“开放银行”,银行从自我封闭的数据和业务环节中,通过隐私计算、API等技术,平衡隐私、安全和价值等,在更大范围和更多机构分享基础数据、账户、服务等。数字化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开放和重构的过程,是一种共享模式的良性互动生态。

【关于我们】

新金融联盟成立于2016年,致力于打造一个高质量的新金融政策研讨和行业交流平台。成立以来,联盟共组织各类闭门研讨会、优秀企业参访近百场,议题涵盖数字金融、数据治理、资产管理等方向。部分研讨成果形成报告,呈送给相关部门,推动了业界与监管的沟通交流,助力理事单位的合作共赢。

【学术支持】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立于2008年4月12日,是中国极具影响力的金融专业智库平台,专注于经济金融领域的政策研究与交流。CF40每年召开闭门研讨会、大型峰会、国际交流会等百余场研讨会,每年开展课题研究20余项,出版要报、周报、月报、书籍、《新金融评论》(NFR工作论文)100余册,受到决策层领导重视和经济金融界人士高度评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新金融城。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