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剑等:降准等举措推动银行让利同时保持合理利润

2022-04-15 22:17:25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4月15日电 题:降准等举措推动银行让利同时保持合理利润

作者 王剑 国信证券(002736)金融业首席分析师

黄江鑫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硕士研究生

帮助受疫情影响的实体经济特别是经营困难中小微企业渡过难关,需要各方纾困帮扶。在金融方面,主要的纾困手段就是降低企业的综合融资成本。综合融资成本是指一个企业获取融资所需要支出的利息、担保手续费、其他手续费等。其中,最主要的是利息,而银行作为提供融资服务的主要供应商,因此自然是让利的主体。

经过近几年多轮的减费让利,银行本身盈利水平也有所下滑。近十年来,中国商业银行的资产利润率和资本利润率均保持波动下滑的趋势。银行需要维持一个合理的利润水平,这样才有能力覆盖可能的风险、补充资本、进行分红。否则,如果银行盈利能力太差,就会影响到其股票估值,进而影响到银行的经营,以及其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在这种背景下,就需要从银行的成本端进行考虑进一步更好服务实体经济。银行的成本一般可以分为五大类。一是资金成本,即银行的负债成本;二是业务成本,主要是指业务及管理费用,包括员工工资、行政办公、业务开展、折旧摊销等;三是风险成本,主要指信用成本,即银行的贷款等资产发生的不良资产损失;四是资本成本,大体等于合理利润;五是税收成本,即银行的所得税等,数额相对固定。其中,业务成本和税收成本数额相对固定,缩减难度大,因此主要考虑的是降低银行的资金成本、风险成本和资本成本。

资金成本

资金成本或者说负债成本,可以分为两方面:

一是直接的负债成本。比如存款、同业负债、债券发行等各种负债的利率。其中同业负债、债券等利率一般和货币市场挂钩,央行可以通过降低MLF、OMO等政策工具的利率,来引导货币市场利率下降。但存款利率和货币市场利率相关性弱,需要存款自律机制引导各家银行适度降低存款利率。

二是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通过提高实际存款利率而间接提高了存款成本。政策当局可以使用宽松的货币政策来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如降准、降低货币市场利率、引导降低存款利率等。2022年4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2年4月2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25个百分点。此外,据媒体报道,2022年4月15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召开会议,鼓励中小银行存款利率浮动上限下调10个基点左右,即通过利率自律机制鼓励中小银行降低存款利率上限。这些都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的措施。

风险成本

实质上,风险成本是银行发生的不良资产损失,但在会计上则体现为银行当期计提的拨备。中国银行(601988)业经历了2012-2016年的一轮不良资产大周期后,资产质量大体趋于稳定。但是银行业计提拨备一直有“以丰补歉”的传统,于是在之后资产质量稳定的年份里,许多银行依然大幅计提拨备,这便导致在会计上形成“信用成本”。

因此,降低风险成本的主要措施便是让银行在合理范围内减少计提拨备。于是,2022年4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针对当前形势变化,鼓励拨备水平较高的大型银行有序降低拨备率。而早在2020年也提到过降低中小银行的拨备覆盖率。2020年疫情期间,银保监会下发《关于阶段性调整中小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阶段性降低过拨备覆盖率要求。

资本成本

资本成本本质上是银行资本的机会成本。一方面,货币政策宽松时,如果全社会利率水平下降,资本成本也就下降了;另一方面,适度降低资本充足率要求也会降低银行的资本成本。目前,我国有很多银行出于审慎的目的额外多留存资本,导致资本充足率过高。因此,如果适度降低资本充足率,也能够节省成本。在财务上会体现为:银行的权益乘数上行,ROE也随之上行。

综上,在银行业的盈利水平已难以进一步让利的情况下,政策当局正着力从成本端发力,逐一推出相应的政策降低银行的资金成本、风险成本和资本成本。最后,再通过降低对企业客户的利率或收费,将节省下来的成本让渡给企业,从而实现降低综合融资成本的目标。(中新经纬APP)

本文由中新经纬研究院选编,因选编产生的作品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选编内容涉及的观点仅代表原作者,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责任编辑:王蕾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