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业务逻辑生变,银行逐鹿财富管理战场

2022-06-09 19:47:36 读懂财经 微信号 

 

过去几年,理财正在逐渐成为大部分年轻人的选择,这也带动了银行财富管理业务的繁荣。

在银行的业务里,代销基金、保险和理财等业务,被归类为财富管理收入;而银行通过发行自己的理财产品,赚取手续费和佣金收入,则被归类为理财收入。从广义上来讲,不管是财富管理收入还是理财收入,被统称为大财富管理收入。

而过去在银行以销售为驱动的背景下,财富管理的重要性远远高于理财业务。

但随着资管新规的出台,推动理财行业集中度提升以及企业投研能力加强,使头部银行的理财业务重要性显著提升。

与此同时,银行管理的理财规模特点是阶梯式壮大,收入和利润受资本市场波动影响较小,而代销各种金融产品赚取的财富管理费用,会随着资本市场牛熊变化,发生剧烈波动。这也进一步拔高了理财业务在银行大财富管理业务中的地位。以招商银行(600036)为例,2022年一季度受资本市场低迷影响,财富管理收入同比减少11.11%,反观理财收入却同比增长47.55%。

所以,在资管新规对整个行业格局重塑以后,银行的理财业务将有了新的增长逻辑。

/ 01 /

资管新规,重塑银行理财格局

过去几年,在资管新规的作用下,银行的理财业务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

中国银行(601988)业理财市场报告披露的数据看,2018年至2020年银行理财总余额分别为22.04万亿、24.25万亿和23.40万亿,三年间几乎停滞不前。直到2021年,银行理财业务规模才重新实现增长,同比增长12.15%至29万亿。

反观2013年至2018年,银行理财规模从6.53万亿增长至22.04万亿,同比增长了237.5%。

而这背后的核心原因是,2018年资管新规从打破刚兑、净值管理、产品分类,提高投资者门槛和限制杠杆水平等几个方面重新规范了银行理财业务的发展。例如,针对合格投资者标准的认定,家庭金融资产从不低于300万元,提高至不低于500万元;新产品实行净值管理后打破了刚兑,投资收益和风险均由投资者承担。

显然,不管是提高合格投资者认定标准还是打破刚兑,都将抑制新投资者进入。所以,过去几年银行管理的理财产品规模增速并不亮眼。

值得重点一提的是,根据资管新规的政策,银行的理财业务将向理财公司转移。没有成立理财公司的银行,将不得开展理财业务。

展开来看,截至2021年末,银行全部理财公司管理的规模合计达到17.19万亿,占全部理财业务体量的比例为59.28%,也即理财业务转移率为59.28%。

其中,国有六大行、12家股份行、其它银行并表口径的理财业务规模分别为11.22万亿、11.47万亿和6.30万亿,对应理财公司管理规模分别为9.40万亿、6.30万亿和1.48万亿,对应的理财业务转移率则分别为83.78%、54.94%和23.53%。

可以看出,头部银行的理财业务转移率非常高,而中小银行的理财业务转移率非常低。

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是,理财公司的注册资本最低需要不低于10亿元。参照信托公司监管标准,理财公司10亿元净资本能支持约1000亿元的理财规模。理财规模小于1000亿元的银行,成立理财公司后业务不够饱和,也将会影响资本使用效率。

这对于资本金本就不充足的中小银行来讲,是一道跨不过去的槛。这也意味着因规模限制等因素,无法成立理财公司的中小银行,将不得不退出理财业务,转型代销业务。

所以,未来银行的理财业务将出现强者恒强的趋势,行业格局将得到重塑。

/ 02 /

从销售驱动到投研驱动,核心竞争力生变

某种程度上来讲,资管新规重新给银行梳理了经营“边界”之后,头部银行都会受益于集中度提升带来的利好。

但理财产品不再保本后,对银行则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让其资产投向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另一方面将考验银行自身的投研能力。

换句话说,在未来只有投研能力更强、为客户创造更多价值的银行,理财业务才能真正地建立竞争优势,形成良性发展。而过去银行的理财业务过分强调保本,理财资产配置主要以固收类为主,导致整个行业的投研能力都比较弱。

以2021年工银理财、农银理财、建信理财3家头部理财子公司披露的数据看,理财资金的投向主要是固收类,占比约90%,而混合类、权益类及金融衍生品类等资产占比只有约10%。具体来看,三家银行非标债权类资产和债券类资产占比分别在4-6%和40-60%之间,现金、存款、同业存单、拆放同业及债券买入返售等资产占比在35-50%之间,其它类资产和权益类资产占比在0%-11%之间。

这已经是近两年银行在增加权益类资产配置前提下的结果,不然理财资金投向固收产品的比例还要更高。

反观美国银行的理财资金投向权益类资产占比普遍高于国内银行。以摩根大通为例,2020年管理的资产配置流动性资产、固收资产、股票资产、多元资产和另类资产的比例分别是23.6%、24.7%、21.9%、24.2%和5.6%。

两者对比来看,国内银行高风险、高收益的权益类资产占比较低。因为过去国内银行的理财业务,主要是以销售驱动,而不是以投研驱动,导致投研能力普遍偏弱,资产配置集中于固收产品上。

这点,招行的管理层在2021年业绩发布会也曾表示:“招行是一家销售机构,能力和优势主要体现在渠道方面,不是体现在投研和资产配置方面。如果投研和资产配置的能力上不去,还不敢拍胸脯说我们就是很牛的财富管理机构。”

所以,理财业务的投研能力补齐短板,成为银行们面临的共同难题。这不,在资管新规打破刚兑后,银行的理财业务纷纷向外资机构抛出了橄榄枝,例如,建设银行引入了贝莱德;工商银行引入了高盛;招商银行引进了摩根等等。

头部银行引入外资机构,为的就是学习外资银行的投研能力,快速补足自身的投研短板,为客户创造更多的价值。

例如,招商银行在引入摩根之后,在丰富产品体系方面,2021年招银理财聚焦客户需求,打造具有鲜明特色的理财产品,双方各自发挥在固定收益和全球权益投资领域的优势,合作发行了4只产品。

也正是因为如此,未来银行理财业务的核心竞争力,将逐渐由销售能力过渡到投研能力。在这个过程中,客户也将享受资产保值、增值带来的好处,两者形成互相吸引的健康发展模式。

/ 03 /

“卖理财和管资产”,哪个更重要?

随着理财业务的重新“洗牌”,其在银行扮演的角色也将越发重要,甚至高于所谓的财富管理业务。这里可能有人会问,银行的理财业务和财富管理业务有什么区别呢?

一般而言,银行报表披露的财富管理收入,是卖理财产品赚取的代销费用(主要是代销基金、代销保险、代销理财),而通过管理理财赚取的收入,则是管理客户资产,赚取的手续费和佣金。

从广义上来讲,不管是代销理财赚取的收入还是管理资产赚取的收入,均属于大财富收入范畴。不同的是,代销理财体现的是银行背后的客群质量及规模,而管理理财产品则更看重于银行自身的投研能力。

在投研能力较弱的阶段,银行大财富管理收入主要依托海量客群,代销各种金融产品赚取收入。但随着银行补齐投研短板,理财业务甚至要比财富管理业务更加重要。因为理财业务本身具有较强的盈利能力,且建立投研能力后确定性要强于财富管理业务。

从数据来看,2021年招银理财实现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2.03亿元、32.05亿元;兴银理财实现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9.4亿元、38.06亿元;信银理财实现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0.4亿元、18.06亿元。

可以看出,银行理财业务的盈利能力极强,净利润率甚至不输茅台(600519),但规模普遍较小。

此外,银行管理的理财规模是阶梯式壮大,收入和利润受资本市场波动影响较小。而代销各种金融产品赚取的财富管理费用,则有点看天吃饭的意思,代销收入会随着资本市场牛熊变化,发生剧烈波动。

以招商银行为例,2022年一季度受资本市场低迷影响,代销基金、代销理财收入出现大幅下滑,导致财富管理收入同比减少11.11%至104.29亿元,反观理财收入却通过理财产品结构调整,提升手续费、佣金较高的产品占比,推动收入同比增长47.55%至32.49亿元。

从这个角度来看,理财业务对于银行的大财富管理战略来讲,重要性要高于代销金融产品赚取的财富管理收入。尤其是银行的投研能力上来之后,可以发行非固收类理财产品,赚取更多手续费和佣金的同时,给客户带来更高的投资回报率。

所以,从确定性的角度来看,对于头部银行来讲,理财业务的重要性要高于财富管理业务。拉长周期来看,在理财格局重塑之后,理财业务或许将在银行的大财富生态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免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或受访人提供的信息撰写,但读懂财经及文章作者不保证该等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准确性。在任何情况下,本文(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读懂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