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分拆进入模式之争 业内:存三种分拆方案 各有利弊但均可提升估值

2022-06-17 17:13:38 财联社 

财联社6月17日讯(记者 高萍)近日,汇丰分拆讨论声再起。目前市场讨论的焦点已从要不要分拆,转移到了分拆模式的深度讨论上。

在业内人士看来,虽然分拆涉及的交易费用昂贵也较为复杂,但汇丰亚太地区的利润贡献占其总额60%以上,分拆之后会更加独立,更加专注。分拆可释放其价值并加速增长,从而为公司的利益相关者带来长期利益。

如何分拆?国际咨询机构In Toto Consulting Ltd近日发布的一份研报提出三种潜在方案,即分拆亚洲业务、切离亚洲业务及切离除恒生银行外的香港零售业务。在In Toto Consulting Ltd看来,三种模式各有利弊,但即使在未有重估价值的情况下,分拆可能带来10%的价值创造。据测算,亚洲业务的分拆最大可释放265亿美元价值,占其当前市值的五分之一。

分拆溯源:分拆后或受其他因素掣肘减少

基于估值抬升、长期股东回报、进一步促进亚太地区盈利水平和运营效率等多重因素考虑,汇丰分拆的呼声渐起。此外,汇丰有着相对独特的分散财务、业务和法律实体结构,资产和业务能较为有序地分离和处置,这也具备分拆的可行性。

汇丰分拆呼声已久。此前亦有股东提议,可将汇丰一分为二,一家为总部设在中国香港的上市公司,专注于亚洲业务;另一家则经营全球其他地区的业务,由设在英国的公司持有。

从数据来看,亚洲市场是汇丰集团的一个主要驱动力。汇丰2021年年报显示,2021年集团列账基准除税前利润增加101亿美元至189.06亿美元。其中,在汇丰五大区域市场中,亚洲业务表现领先于英国、欧洲大陆、美国和中东地区,亚洲市场的税前利润为122.49亿美元,占比达64.8%,中国内地和香港依然是汇丰的第一大收入和利润来源。

另外,据公开数据统计,2021年,汇丰亚洲地区的贡献分别占集团总贷款的46%,营收的45%及税前利润的65%。亚洲地区特别是香港,一直是该集团向股东派发普通股息的基石。

但是,In Toto Consulting Ltd观点指出,亚洲的表现本来可以更为强劲。多年来,为解决业务中其他地方影响深远的遗留问题所花费的资源、业务模式的结构性变化,以及不可预见的运营阻力,已成为亚洲地区表现受掣肘的主要原因。这种背景下,In Toto Consulting Ltd认为可以采取不同的方法,提升亚洲业务的业绩和价值。

如果汇丰银行重新考虑其在亚洲的零售业务,并撤出部分市场,In Toto Consulting Ltd认为,高于1倍市净率的退出倍数会带来股权收益及节省成本,并促进资金释放。长远来看,虽然分拆涉及的交易复杂且费用昂贵,但可以为被分拆的子公司和剩余的公司释放价值,为股东带来长期利益。可预见的是,亚洲业务及其业绩的可视度获得提高,这有可能引导汇丰其他甚至全部业务的重新评级。由于市场给予恒生银行等上市同业的溢价,切离出来的香港零售业务可能是任何此类重新评级的最大受益者。

在英大证券李大霄看来,汇丰亚太地区的利润贡献占汇丰总额60%以上,分拆之后会更加独立、更加专注。无论对汇丰的股东价值贡献,还是对公司发展等方面的影响来看,都是多赢的选择。

存在三种潜在分拆方案 最高可释放265亿美元价值

那么,汇丰可如何分拆?In Toto Consulting Ltd研报提出了三个潜在的分拆方案,第一种是以向现有股东进行分派,把亚洲业务完全从汇丰剥离;第二种是切离亚洲业务,新投资者将持有新上市实体25%的少数股权;第三是切离除恒生银行以外的香港零售业务。

研报认为,三种方案各有利弊,方案一可专注于推动收入增长和运营效益,免受汇丰集团内其他业务的束缚,管理职责和绩效奖励也可以保持一致。同时,可通过升级部分核心支援功能令业务更具竞争力,亦可与汇丰或其他合适的第三方合作。此外,把支撑业务剥离,可能为非亚洲业务带来更有利的决策,亚洲业务价值的可视度更高,整个集团可减少复杂性折让,可释放资本。但也存在弊端,即部分分拆内容的代价可能高昂,对业务造成短暂的影响,另外,对剩余业务和被分拆业务的商业银行(CMB)和环球市场银行(GMB)部门构成风险,需要更长的执行时间。此外,存在剩余实体内的投资者的阻力(若干股东不希望失去亚洲业务)。

切离亚洲业务方案可专注于推动汇丰亚洲收入增长和运营效率,对剩余业务和被切离业务的商业银行(CMB)及环球市场银行(GMB)部门构成的风险有限;降低执行风险。同时,通过少数股东的股票出售增加股权收益,可回应投资者希望直接投资于汇丰亚洲业务的诉求,亚洲业务的价值更容易被提升。但弊端在于,对业务造成短暂的影响,不太可能释放资本,汇丰管理层难以让该部门以较高效率且相对独立地运营等。

至于切离除恒生银行以外的香港零售业务这一方案,可专注于推动汇丰亚洲收入增长和运营效率;对剩余业务和被切离业务的商业银行(CMB)及环球市场银行(GMB)部门构成的风险有限;执行风险较低;通过少数股东的股票出售可增加股权收益;可回应投资者希望直接投资于汇丰香港业务的诉求;香港业务价值的可视度更高。但弊端也很明显,即不太可能释放资本,同时亚洲业务还是难以提升运营效率和交易规模。

无论是哪种分拆方案,In Toto Consulting Ltd认为都将为汇丰市值带来不同程度的提升。假设分拆后市场没有对汇丰价值进行重估,方案一即将亚洲业务从汇丰集团完全分拆出来可释放的价值最大,预计带来市值提升高达265亿美元,分拆后估值可提升至1586亿美元,较当前市场价值提升20%左右。另外两种方案将分别为汇丰带来108亿美元和254亿美元的估值提升,较当前市场价值分别提升8.2%和19.2%。

至于分拆模式,李大霄认为,汇丰需要找到符合自己自身特点的模式,做到业务协同与区域侧重的平衡。In Toto Consulting Ltd认为不管是选哪种方案,都需要考虑债务重组的成本,尤其是一次性成本。保守估算,分拆可能会令汇丰失去19亿美元相关收入,但实际的损失或会更少。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