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祁斌:中国经济转型离不开金融体系市场化

2012-11-23 12:59:37 和讯银行 

  和讯银行消息 2012年11月23日,2012第二届重庆金融开放论坛在重庆召开,论坛主题为:金融改革与经济转型。和讯网作为独家网络对本次论坛进行直播报道。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在论坛上表示,对于中国经济今天来说,经济转型、产业升级怎么发挥好金融体系的作用,让金融体系的效率能够发挥这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一个国家经济转型能不能成功有一个要素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能观察国家的金融体系和经济体制的市场化程度,如果这个国家的金融体系比较市场化,但是资源配置不一样的话,经济转型比较难;如果经济体制比较市场化,社会经济体制比较有弹性的,比较容易转型。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 祁斌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 祁斌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祁斌:各位领导、嘉宾:上午好!非常高兴来参加重庆金融论坛,对论坛的召开表示祝贺。另外我也非常荣幸趁这个机会能到重庆向各位领导学习汇报。我想谈几点想法:一是经济转型;二是资本发展;三是西部的发展问题。大概是这三个方面。

  我想经济转型应该是一个非常系统性、全方面的转型,大概有这么几个方面:一是向国内外兼顾的方式转变;二是由原来的传统经济拉动转变为中西部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三是原来大家非常关注增长不太关注其他方面,国家经过一定发展之后,现在提出“美丽中国”大家觉得也是一个非常振奋的口号;四是在全国产业链中处于比较低端的制造业向中游或者上游迁移,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现在大部分的产业,比较有代表性的富士康在苹果的制造中拿不到7美元的加工分,大家有一个概念叫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这指的是有很多方面的因素需要改进,包括法律体系的完善、科技水平的提高,我想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应该是存在社会资源效率的提高。很多国家在人均三千、四千美元之后,在经济转型方面的困难是非常明显的,所以才有历史上非常著名的所谓收入陷井,讲的就是人均GDP三四千美元以后进一步发展是有困难和瓶颈。

  对于中国经济今天来说,这么一个经济转型、产业升级怎么发挥好金融体系的作用,让金融体系的效率能够发挥这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一个国家经济转型能不能成功有一个要素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能观察国家的金融体系和经济体制的市场化程度,我觉得这应该是比较观点的一点,如果这个国家的金融体系比较市场化,但是资源配置不一样的话,经济转型比较难;如果经济体制比较市场化,社会经济体制比较有弹性的,比较容易转型。

  我想今天中国经济中资本市场在未来发展转型过程中应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一方面经济转型中有一个部分,就是中国经济存量的整合,也就是现有产业可以通过产业并购,通过实现规模效应能够降低成本,能够提高产业素质,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依靠资本并购,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经济中还需要发展一些战略新兴产业。观察美国历史上两次转型对我们还是非常有意义,正好是他们两个世纪的最后三十年,第一次是十九世纪末期的三十年,当时他们的产业升级、经济转型是依靠并购,最明显的就是石油演练,这样奠定了美国的全球地位。所以我们也应该更好的用好资本力量,通过产业并购能够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同时,增长的方向可以看到过去三十年全球最主要的产业基本上全部依托于市场的发现与推动,大家都知道硅谷。我想这些对于今天的中国经济来说是有一定启示,我们的经历是美国这两个转变的叠加,我们希望能够帮助中国发现一批更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我想这两点都需要一个市场化的支持。刚才领导讲到现在的金融机构是以银行业为主导,我们也相信在银监会的有效监管下能发挥很好的作用,但我们也相信中国经济需要更加好的平衡结构,利用更多的资源配置,总的方向我想还是应该向市场化的方向推进。

  我们最近发现了一篇论文还是很有启示的,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了过去50年全球17个经济体经过了84次金融危机,然后他们从危机之后反弹的速度,他对比了金融结构,最左边的四个国家是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他们是以市场为主导的金融体系,最右边的国家是奥地利、比利时、葡萄牙西班牙,再就是德国意大利,这是现在欧债危机的主要国家。我们会发现金融危机之后他们反弹的速度市场为主导的国家远远超过了银行为主导的国家,我们还是要坚定不移的建立起一个以市场为导向的金融体系,然后帮助中国克服各种可能的障碍,或者是帮助中国更好的转型升级。这个是金融危机以前50年的经验,金融危机之后再次印证了,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美国在过去的两三年之内已经实现了正的增长,而欧洲还在负增长,而且美国还出现了像苹果这样的公司。 第一部分我就想谈谈经济转型中金融体系的支持和改革的方向。

  第二个部分谈谈资本化率。最近我们都在学习十八大的报告,其中有一些内容是和资本市场有直接和间接的关系,最直接的就是加快构成资本市场,间接相关的有一部分是促进科技和创新体制形成,还有一部分是扩大社会保障资金、投资渠道,建立社会保险基金,这里确保基金安全和保值增值。还有一部分是全面提高开放水平。我想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有两个非常重要的背景,刚才也有领导提到“两贵两难”的问题,所有的改革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服务于中国经济的需求。从经济的角度来讲很明显,中小企业在某种意义上也产生了大量的资源,中小型企业在某种意义上说代表了中国的未来,在浙江销售超过1亿的企业超过1万家,在北京市一个科技园区符合上市财务标准的有一千家。与此同时我们还可以看到改革开放重大的成就就是社会财富激增。这么多的社会资金带来什么样的效果呢?往往不是令人非常愉快的事情。最近一个加拿大的留学生说了一个事情,100个中国的富二代在加拿大飙车,最后被抓了。这样的问题一方面是我们在国际上增加的社会财富,包括形象对中国都非常不利,更重要的是这些资金怎么回流中国支持中国发展,与此同时中国还有大量的企业找不到钱。改革开放30年两个阶段,前30年就是缺资金,现在是有了资金不知道怎么办,大量资金去炒房、炒煤矿,到新疆去炒棉花。所以对我们来说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刚刚黄市长提到堰塞湖的问题,我觉得中国的堰塞湖就是两方面,一方面大量的企业,一方面大量的资金,怎么让这两个堰塞湖能够打通我觉得是个巨大的工程,如果能够做到对中国经济推动的好处是毋庸置疑的。

  现在一个是要加快多层次资本的发展,去帮助企业获得需要的资金,走向市场是一个改头换面、彻底脱胎换骨的过程。中国经济目前的不平衡,一方面中央企业在2011年贡献了50%的税收,60%的就业,与此同时大部分企业没有办法获得银行贷款。在今年有一个非常大的进展,就是新三板已经在开始推进之中。同时四板,就是全国各地区域性的股权交易市场,有些地方已经在积极推进,比如浙江走得比较靠前了,深圳是浅海,我们相信根据各地的经济发展阶段,各地的情况推进速度不一样,但是他们的出现能够帮助中国经济上一个台阶。因为这些中小企业,我想浙江一大批中小企业不可能上市,他们到股权交易市场有一个价格,卖好还是不卖好,我觉得对他们是一个约束。同时我们也在积极研究发展OTC平台。这些都是为了帮助中国企业和中国资本更好的对接。

  另外一个进展就是中小企业私募债,我想这是在中国资本市场尝试非常市场化的产品,总体的安排是比较市场化的,应该是高收益、高风险的债券品种,总体来说取得了相对大的比较成功,我觉得还是比较顺利。

  我想强调的另外一方面,还是要积极推动社会保险和养老体系与资本体系的协调发展,共同促进这样一个关系。这张图是美国过去三十年中养老计划,从80年代推出三十年之后,美国老百姓个人资产在养老金中的变化,我原来想找一点证据,看看美国长期资金或者说养老体系的相关指数,所以我让同事把数字找出来,让他们做一个回归。我希望这个回归第一相关系数是正的,我没想到这个回归系数是98%,我想这很有说服力,说明美国的养老体系和资本市场是相互促进的过程。这里面有几条非常重要的:第一,我们要借鉴历史。要看到对我们国家解决问题有利的方面,因为制度建设如果现在不推进再过十年还是要推进。第二,要有顶层设计。中国的优势就是顶层设计,我们要从一个宏观的角度去对制度安排进行规划和设计,这里有一些发达国家比较好的经验,比如税收优惠、企业强制补充等等。

  作为资本市场,包括监管机构主要是注重投资平台,应该是努力去创造一个公开、公平、公正的平台,同时要兼顾投资的安全性和成长性。过去十年中他们的经验是值得借鉴的,他们实现了8%的回报,为什么能够实现相对比较稳健的回报,其实非常简单,还是用了国际上通行的一套资产管制、风险控制加上业绩评估这么一些标准的做法,我们想这套做法对今天的中国来说还是值得借鉴的,不光是投资股权市场还是债券市场,还是投资于最严重的国债市场,这是一个组合投资。资本投资能够帮助资本市场的长期性,这都是我们市场迫切需要改进的方面,因为我们的市场是扩张率比较高的市场。而且这么一个安排我想还能够帮助中国解决很多问题,包括老龄化问题、财富化管理问题、创新性的问题,大量的企业创新是需要资金,大家可以变成一个利益,与社会和谐稳定是有极大的帮助。

  

  今天在重庆我想提几句西部发展的思考,非常不成熟,重庆的领导和同志们肯定有更深入的思考。讲到西部的发展我想到硅谷,其实硅谷就是一个西部,而且曾经也是一个很落后的地方,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崛起了。我想硅谷的经验对西部快速发展应该是有很大的借鉴意义,但是它的成功主要在于把自己最大的比较优势和资本金融市场进行对接,它具有的创业精神、科技进步等方面与市场结合,最后有了很快的发展历程。我们不知道一百年前硅谷是美国最落后的地方,短短的50年前硅谷还是一个牧场,那儿基本上都是美国的农民,他们叫牧民。就是在短短的几十年之内实现了发展,所以西部的发展还是要尽快的把自己的比较优势和市场化的资源平台以及社会化的平台进一步结合,不管有什么优势,重庆可能在高科技方面有很大的潜力。我还想讲一句硅谷成功的要素,他的成功当时的州长很有关系,里根在做州长时把高科技作为推动。大家要问里根在硅谷做了什么事情,其实非常简单,他什么都没做,他就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环境,让各种市场要素能够自然对接、自然流通,这些要素包括人力资源、人才、科技、专利、风险投资,我昨天到重庆非常晚,是深夜1点才到,我在飞机上他们送我一份报纸,我觉得非常好,我是看了一个题目叫“科技成果作价入股或催生一批科技服务”,上面的大标题是“学习贯彻十八大开创新局面”。很多科技成果不能转化为生产力进步,而我觉得重庆在这方面做了非常好的尝试。总之,第一要创造好的平台;第二就是加强科技园区与市场要素对接的机制;第三是加强与资本市场的对接,包括创业板;第四要加强区域性建设;最后也可以吸引一些金融机构,我想银行已经是遍布全国了,各大银行重庆有无数的分支机构,私募股权基金、证券公司等等,加快科技和金融人才培养。

  最后一句话,我相信今天来自于草根创业有可能成为中国科技创新的力量,而金融改革和金融转型能够成为未来十年中国经济转型的突破口。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