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4年,吉林银行换3任董事长!2022年收21张罚单,上市遥遥无期?

2023-01-13 14:20:55 时代财经 

不到4年,吉林银行已更换3任董事长。

吉林省政府官网1月9日发布免职通知,建议王立生为吉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人选,免去高壮的吉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职务。

出生于1969年的王立生,担任吉林银行董事长还不足一年。2022年2月,时任吉林银行董事长陈宇龙卸任,履新长春市委常委、副市长,王立生随即被提名为董事长人选。两个月后,吉林银保监局核准王立生董事长任职资格。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陈宇龙担任吉林银行董事长也不过才两年多。陈宇龙2018年初被任命为吉林银行行长,2019年11月升任董事长。

吉林银行行长一职也在2022年发生变更。2022年12月5日,吉林银保监局公告,批准秦季章的吉林银行行长任职资格。在正式上任之前,秦季章曾挂职出任吉林银行副行长,还曾在招行工作多年。

吉林银行2022年业绩下滑严重。2022年前三季度,吉林银行实现归母净利润8.61亿元,同比下降37.29%。吉林银行2022年多次遭监管处罚。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该行2022年累积收到罚单21张。仅2022年12月,吉林银行就收到12张罚单,罚款合计440万元。

吉林银行成立于2007年,是吉林省唯一一家省级城商行。该行前身为长春市商业银行,在吸收合并吉林市商业银行、辽源市城市信用社基础上而设立。2008年11月,吉林银行进一步壮大规模,完成吸收合并吉林省白山、通化、四平、松原等四个地区的城市信用社的吸收合并。

吉林银行在2014年年报提出,力争3年左右时间实现上市目标。随后,吉林银行又在2015年年报透露,将上市时间延长至未来5年。目前,吉林银行上市仍未见实质进展。人事更替之后,吉林银行何时实现上市成为市场关注重点。近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致函吉林银行,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图源:吉林银行官网

盈利能力不佳

吉林银行曾定下打造“吉林版招行”的目标。

秦季章在《一家城商行的零售转型》一书中回忆,2019年10月,在一个小型研讨会上,他与时任吉林银行行长陈宇龙相识。陈宇龙提到了打造“吉林版招行”的想法,并邀请他来吉林银行讲课指导。2019年11月中旬,陈宇龙升任吉林银行董事长,再次向秦季章发出邀请。

不过,吉林银行的转型之路道阻且长。数据显示,2017年,吉林银行归母净利润为30.51亿元,达到历史高点。2018年,该行归母净利润降至11.57亿元。此后几年,吉林银行的盈利能力虽呈现逐年回升趋势,但距离巅峰仍有不少差距。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该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11亿元、12.57亿元、19.81亿元。

2022年,吉林银行的盈利再迎滑坡。2022年前三季度,该行营收由2021年同期的82.58亿元降至79.27亿元;归母净利润由2021年同期的13.73亿元降至8.61亿元。

对于业绩下降,该行曾在2022年半年报解释称,营收同比减少主要受疫情影响,部分贷款户偿还利息出现困难,逾期超90天冲减表内利息收入转表外核算导致;净利润同比减少,一是受经济环境影响,不良贷款略有上升,为增强该行抵御风险能力,信用减值损失计提金额同比增加;二是薪点值优化和引进人才导致人力费用增加。

图源:图虫创意

作为吉林银行重要收入来源的利息收入也难掩颓势。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吉林银行利息净收入为40.14亿元,同比下降13.66%。其中,利息收入为100.19亿元,同比增长4.42%;利息支出60.05亿元,同比增长21.42%。

吉林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也处偏高水平。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达到2.23%,较2022年年初上升0.4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40.79%,较2022年年初下降10.88个百分点。联合资信认为,吉林银行信贷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贷款拨备亦面临较大压力。

吉林银行的股东接连出质该行股权。2022年半年报显示,该行第二大股东吉林省金融控股集团股权质押比例为31.30%,第八大股东吉林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质押比例为63.50%,第十大股东吉林市金泰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质押比例为75.15%。

内控顽疾何解

近年,吉林银行屡内控问题被罚。

2019年11月,吉林银行被曝卷入一起巨额骗贷案件。吉林银行大连分行被大连长波物流有限公司通过虚假的财务报表及审计报告骗贷5.8亿元。裁判文书网显示,截至2018年12月18日,该贷款本息损失至少6.54亿元。而吉林银行2018年全年净利润仅为11.57亿元,这意味着,骗贷损失金额超过了该年一半的净利润。

到了2022年,吉林银行及相关主体又因信贷业务,主要有贷款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信贷资产风险分类不准确、隐瞒不良贷款真实水平、股东入股资金审查不尽职等违规事项,累计收到监管部门21张罚单。

此外,吉林银行有多名高管因违规遭监管处罚。2022年12月,吉林银行原董事长王立生因“监管意见整改落实不力”“对股东入股资金审查不尽职,股东以非自有资金入股”以及“非信贷资产风险分类不准确”等三宗罪被吉林银保监局罚款140万元。

2019年11月,吉林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宝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2020年11月,张宝祥因以虚假整改欺骗组织、违规收受礼品礼金、在职工录用、职务晋升等工作中为他人谋取利益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双开”。

2019年以来,吉林银行有4位副行长被“双开”。时代周报梳理发现,吉林银行4位原副行长王安华、杨盛忠、邰戈及王俊翔,先后于2019年7月、2020年12月、2021年4月及2021年11月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双开”。2022年2月18日,该行信贷与投资评审部原总经理陈洪波与个人金融部原副总经理王志刚双双被通报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对于自身内控情况,吉林银行在2022年半年报表示,该行内控合规管理持续加强,已建立检查与定责、问责与通报、整改与考评、治理与完善的闭环管理体系,实施认责问责全流程管理,常态化开展内部审计、监督检查。

行长能否完成上市重任

王立生上任吉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吉林银行董事长一职也出现空缺。

新行长秦季章,现年55岁。他曾在招商银行(600036)工作多年,早在2001年就已加入招行,历任招行办公室副主任、办公室主任、总行业务总监等职。秦季章拥有丰富的银行零售业务发展经验,经历过招行多次业务转型的重大战略节点。2020年3月,秦季章加入吉林银行,担任执行董事,同时挂职副行长。同年6月,吉林银行启动零售变革,提出打造“吉林第一零售银行”的战略目标。

“吉林银行要成为优秀的城商行,零售变革是必由之路。”在秦季章看来,吉林银行具备零售变革的天然土壤,比如个人客户的数量超过1000万、网点近400个、员工近万人、储蓄存款超过2000亿,有利于零售变革取得成功。

秦季章以“招行经验,吉行实际”为指导思想,经过两年时间,重构吉林银行零售经营管理体系,推动零售变革取得一定成效。

截至2022年9月末,该行储蓄存款时点、日均分别较年初增长415.39亿元、334.82亿元,创历史同期新高,增幅均超17%;个人客户达到1113.2万户,较年初增加94.62万户;收单商户较年初增加6.92万户,增幅508%;手机银行客户282.98万户,较年初增加61.34万户;信用卡发卡达101.38万张,新增25.54万张。

秦季章掌舵吉林银行,上市重任也压在他的肩上。

吉林银行曾在2014年年报称,将着手制定上市工作方案,对满足上市条件、上市程序步骤、具体工作安排等做好系统筹划,力争利用三年左右时间实现上市目标。在2015年年报中,吉林银行的上市计划却略有变动。该行表示,将加快集团化发展步伐,力争未来五年成为在全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综合性上市金融集团。

2021年12月,吉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吉林省金融业发展“十四五”规划》,吉林省将支持吉林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加快上市发展步伐。在新任行长带领之下,吉林银行能否积极改善经营、完善内控机制、推动零售变革、实现上市,仍备受市场关注。

(责任编辑:周文凯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