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青海银行追债青业石化后续:“背锅者”大华化工怒揭担保陷阱

2020-04-19 22:27:29 中国经营网  杨井鑫

  由于为青海青业石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青业石化”)2.8亿元贷款提供担保,大柴旦大华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华化工”)深陷贷款担保泥潭(详见本报2020年3月30日报道《青海银行追债青业石化 贷款被疑挪作“股市投机”》)。

  从一家净资产超过40亿元且是全球最大金属锂的生产企业,到如今的被青海银行追债,大华化工董事长赵鹏龙向《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阐述了企业的担保始末,并声称青海银行等金融机构在其中也应当承担一定责任。

  陷入盲目担保“陷阱”

  赵鹏龙2003年底成立大华化工,在青海省海西州出资收购了盐湖采矿权,以萃取法加大盐湖的资源综合利用,并实现金属锂产业化。

  2015年,大华化工建立了盐湖萃取生产氯化锂的工厂,实际生产能力就达到了1万吨。2017年,该企业加大投入涉足金属锂的生产,在配合相关技术后建立了年产金属锂3000吨的生产线,并在国内引起了轰动。

  赵鹏龙告诉记者,金属锂的生产全球一共有10家企业,8家在中国,大华化工是第一家用中国盐湖资源生产金属锂的企业,实际产能在国内也是居首位。“由于新能源的发展和锂电池的运用,大华化工的发展前景毋庸置疑,但由于给青业石化的担保影响了企业的进一步发展。”

  “2012年,青业石化通过各种关系给大华化工施压,希望能够为其贷款进行担保。当时青业石化是做石油批发的,实力也很强。看在诸多领导和熟人的面子上,第一笔5000万元的担保就这样扛在了大华化工的身上,我也认识了青业石化的实际控制人姜某。”赵鹏龙称。

  他告诉记者:“提供贷款的银行支行长也对该担保出面游说,并再三做出保证。考虑到大华化工在银行也有1亿元左右的贷款,是有求于银行的,就勉强答应了。”

  “起初的两三笔贷款,都是这个模式操作的。但是,情况在2014年前后发生了变化。”赵鹏龙表示,青业石化的经营情况并不好,并要求大华化工担保的贷款数额越来越大。

  他向记者透露,由于之前已经为青业石化进行了多笔担保,一旦不再为其提供担保,可能贷款的“借新还旧”不能持续,面临的将是大华化工的代偿。

  据了解,从2012年至2016年,青业石化在8家银行的贷款合计6.18亿元,而大华化工为其中的11笔贷款2.8亿元提供了担保。

  “这是一个担保陷阱。一旦不能为后面的贷款担保的话,之前的贷款就可能违约,并影响企业自身的融资。大华化工就这样被担保‘绑架’了,此后的所有担保都是被动担保。”赵鹏龙称,大华化工为青业石化的担保额度越来越大,但从始至终也没有收取青业石化的一分钱利益。

  “由于暂时没有完全清偿所有担保债务,大华化工被青海银行列入了失信人名单中,影响了企业的正常生产。”赵鹏龙称,大华化工有资产,企业净资产的评估超过40亿元,但贷款融资的前提是解决担保问题。

  “目前担保代偿的金额1.77亿元,公司贷款1亿多元,需要2亿多元才能让公司运营,正常修复公司的信用。”赵鹏龙表示,已经在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让企业尽快正常运转。

  债务“背锅”苦难言

  此前本报《青海银行追债青业石化 贷款被疑挪作“股市投机”》报道,大华化工称已经为青业石化代偿了数笔债务,包括中信银行(601998,股吧)的700万元,中国银行的3800万元和2900万元两笔。对于青业石化在青海银行的6000万元贷款,其中3000万元由大华化工担保,但是大华化工已经提起了诉讼,并拒绝代偿该笔贷款。

  早在2018年8月,青海银行在贷款到期后向法院起诉追债,法院判决青业石化偿还银行贷款本金6000万元及相应利息,姜某和大华化工对债务则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对此,大华化工不服,向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

  大华化工在上诉中称,青海银行与青业石化签订的《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并未按照合同约定用途贷款使用,青业石化取得贷款后将资金全部挪作股票投机经营,同时青海银行对青业石化违规使用贷款的行为持续放任、怠于监管,导致了该笔借款因股票投机失败而无法清偿,若大华化工知道该笔贷款真实用途为高风险股票投机,必然不会同意为贷款提供担保,因此保证合同并非大华化工的真实意思表达。但大华化工对担保责任提出的异议并未得到法院的支持。

  “在银行为其提供的担保相关材料中,贷款资金是有明确的用途和偿还来源的,然而,这些贷款资金并没有按照合约用于指定的项目,而是被挪作了投资。银行在贷款项目管理上存在严重失职。”赵鹏龙告诉记者。

  “青业石化在股市持股最多的时候高达40只,并曾经是苏宁环球(000718,股吧)的大股东。同时,青业石化还持有兰州银行、青海银行等银行的股份,实际控制人及其亲属在多个城市拥有别墅、商铺、办公楼等资产。”赵鹏龙称,很多资产不是直接在青业石化及其实际控制人名下,这为债务的强制执行也造成了障碍。

  公开信息显示,由于青业石化在青海银行的贷款6000万元无法偿还,青海银行冻结了姜某子女名下的7套房产,拟通过不动产抵债。但是,姜某子女则以享有不动产所有权为由,向法院申请停止不动产强制执行,并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青业石化的贷款资金被挪用炒股炒楼,银行监管缺失导致贷款违约,却让大华化工‘背了锅’。”赵鹏龙表示,如果银行的风险管控能够做到位,能够严格按照贷款合同执行,就不会出现贷款资金被挪用的局面。

  据介绍,大华化工如今以青业石化诈骗银行贷款为由向青海省公安厅及检察院报案,目前大华化工追偿拍卖青业石化的贷款抵押物的诉讼也在法院的最后审理阶段。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企业贷款提供担保实际上是一件风险很高且尴尬的事情,比较典型的是湖北一家企业为另一家企业担保了7年无法抽身,最终债务难以偿还而决裂。

  “很多企业的贷款采取的是借新还旧来实现资金运转的,这也就意味着一旦给人担保,很可能贷款展期或者借新还旧时仍需要担保,甚至担保的金额更大。如果贷款企业找不到新的担保人,担保方就很难抽身,从而成为一个长期的担保行为。”一家股份行人士认为,乱担保的后果很严重,为他人贷款担保必须谨慎。

(责任编辑:邱光龙 HF05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